生活

【團結撐小店】系列 - Sugar Crush /啡白

DSCN5728

信和中心上一層電梯,左邊轉角位有一間長條型的糖果店,叫「甜蜜滿屋」。問這個店名的由來,店主黃小姐忍著笑說,「好肉麻係咪?我拍檔改㗎。一個大男人可以改得出呢個名,你話幾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她賣糖,但不怎吃糖。她說賣糖,一來是拍擋愛吃,二來是減少結怨機會,「以前喺波鞋街賣鞋,好容易同人結怨㗎。試過有個客買對波鞋,都唔知點解佢差啲同同事大打出手。」她形容這份是她有生以來最和平的工作,「我哋唔少客都係學生,而且買糖既人都一定係開心嘅,多數見到都係帶住笑臉嘅人。」店內除了軟糖綿花糖,還有賣一些玩具和懷舊小吃,這些都是她愛的東西,「有時呢啲玩具,都可以同客打開話題。我希望做返以前屋邨士多嘅感覺,賣零食賣汽水之餘,大家又可以一路飲吓嘢一邊吹吓水。」賣糖果,利潤可以有幾多?信和雖然是個大眾化的商場,但租金絕不是「街坊價」,「上一次續約,業主又想加價。我就話我賣糖嘅,可以賺得幾多呢?佢就叫我不如轉行賣其他嘢啦。」她說業主應該是個「離地人」,習慣在家裡嘆世界,未知民間疾苦,「我同佢講,間舖三步就行完,唔賣糖可以賣得啲乜?如果我去賣電話殻,成個場都已經咁多人賣電話殻,我無理由喺度樹立敵人㗎喎,好唔和平㗎喎。我真係問過佢,我係唔係喺度賣鹹碟都得先,咁就一定賺得多。」業主連忙耍手說不。勉強擋得住上一次加租,下年年初租約就要續期,她不樂觀,「講真,好難將啲租轉嫁落啲客度,糖可以賣幾貴?而且租金水平咁高,業主有錢唔會唔賺㗎喎?上次唔係啲客唔捨得我哋,我哋都未必續約㗎。」

開店之前,她以為信和品流複雜,但後來發現,內有不少會挺身而出的正義之士,「好多呢度嘅人,個樣係豪邁左啲,說話又粗聲粗氣啲,但人真係不可貌相。若果有客嚟惡意搞事,他們一定會走過去幫拖,隨時一呼百應。」過往以為職業高低跟人格成正比例,後來她發現更愛這裡的真性情,「反而見過一些穿得很光鮮的人,嚟度個人可以180度咁,變得很粗鄙,真係虛有其表。」佔領運動進行之初,她跟很多鄰店店主,送了一大箱物資過去現場,略表支持。一日後,集會現場有人搗亂,她從網上看到物資都給人拿走了,自己頭頂就冒起煙來,「好可惡,佢地真係一樽一樽水咁拎走㗎喎。嬲到我!如果人類可以自我燃燒嘅話,我當時應該可變成一個火球。」當晚她還看到,有一班人追打一個十多歲的學生,「有人嚟旺角搞事嗰晚,我同個friend諗住閂舖落去睇下咩事。一落到去,就見到有班人追著一個學生嚟打。我們咪即刻扯走佢,佢哋連我哋兩個女人都打埋。我成日都唔記得啲人咩樣,但呢班打我嘅人我一世都記得。」幸好各人也算安然無恙。

生意方面,也受了一些影響,主要是學生客減少,「好多同學仔話,佢地嗲哋媽咪驚呢邊危險,叫佢地少啲過嚟呢邊。」這陣子熟客少了一點,不過上星期就遇上一位奇怪的新客人,「上星期之嘛,有位阿叔過嚟買糖,望住我門口條黃絲帶,然後講『呢條絲帶⋯⋯』。」她覺得不妥,就說是裝飾罷了,純綷支持一下學生。大叔突然挺起胸膛,滿腔熱血的說自己都已經「一把年紀」,有什麼不能豁出去,現在就要站出來,「佢話要買啲嘢食送俾嗰班戴藍絲帶學生,等佢哋掃走嗰班黃絲帶學生。佢以為藍絲帶嗰班都係學生,點解呢位阿叔既資訊可以咁混亂?」

甜蜜滿屋

旺角信和中心M層M32A

【團結撐小店】系列

趁這非常時期,介紹旺角以及銅鑼灣的小店,志在連結同為香港用心付出的人。

不撕裂,要團結。

如有以上地區的小店店主有興趣接受訪問,或你有小店想跟我推介,請到www.facebook.com/brownwhitehk 然後私訊給我。謝謝﹗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