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雷氣老闆 為未來叉電 /場邊故事

MK_charge_1MK_charge_2

旺角佔領區的關公神龕旁,有一個專為集會人士服務的免費充電站。與金鐘的不同,這裡總有三兩彪形大漢在附近輪流監視。「唔知係未黎踩線。」其中一人戴口罩的,與旁邊頸項掛上口哨的大隻佬耳語,眼就飄向站在叉電站前已有一段時間的中年男子。十分鐘後,口罩男走近,問中年男子「有咩幫到你?」男子有點失措,就指着一排電話中的其中一部,「叉緊電,叉咗4個字」。口罩男即走前為他換上另一個電源,「呢個快啲。」記者不知這位口罩男是誰,問,也不答;只知道拍照不要拍臉,因為這裡是旺角,黑白灰分不清之地。
這個臨時叉電站,坐落在一間專賣手機配件及維修的小店門前,老闆由金鐘發催淚彈那天開始讓人免費叉電。「啲學生仔個個好心急,好想同屋企人報平安。」小店老闆雷先生邊低頭修理電話邊說,「跟進有義工黎負責,我只是供電。要幾錢?冇計錢。」頭也不抬,眉也不皺,冷冷的說。
雷老闆沒有半點自詡之意,實情是他專誠落了一半店面的大閘,作為叉電站的檔口。自己的小店卻顯得更小更不起眼。有影響生意嗎? 「多數做街坊生意,冇咩分別。」小店關門後卻仍在閘前留一線,一條24小時源源不絕供充電站使用的電線,老闆揚言供電「直至中電cut我線」。
當其他商店叫苦連天時,雷先生卻說被學生感動了。「好自律,班後生仔真係好自律。成條彌敦道未試過咁乾淨。」說起學生,雷先生抬頭了。即使人大不撤普選框架,這次運動也贏了。八九六四曾走上街頭為國家悲憤的中年老闆,今天看到香港新一代,看出了未來。「我對中共全無幻想,但好感動見到香港後生仔咁醒覺,香港有希望。」 說時眼裡亮出被歲月塵封,久違的神采。「民主路好長呀。」
反佔中人士日日旺角踩場,雷老闆卻說小店及叉電站從未被騷擾。記者說外面似是有專人保護,電老闆又再低頭,咕噥說:「係囉,出面咁多人。」
雷老闆,你好雷。

圖:場邊記者

分類:抗命時代

Tagged as: , ,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