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男孩像他 》影評:陽光燦爛的青春/山月

TheWay0009_1409129513

 

相較於同志電影,我更願意將《男孩像他 》視為一部青春小品。無錯,同性愛在戲中佔的戲份不少,只是銀幕不斷傳遞給觀眾的那些年少的衝動、友情的可貴、前路的疑惑等等,亦絕非單純一個「基」字可以概括。

回看電影,失明男主角里奧的世界實在相當細小:一個溫暖的家、一個青梅竹馬的女孩、一個獨自遠走他方的夢想,這幾乎就是他擁有的全部,什麼家國大事、社會公義,對里奧來說實在離得太遠。你可以話這是無知,但我們當中,又有誰不曾經歷過這種單純而簡潔的青蔥歲月呢?

轉校生基保的到來,為里奧帶來苦惱—這苦惱,我想不宜簡單地用「出櫃」與否去理解。到底,「出櫃」講的是LGBT人士(Lesbians、Gays、Bisexuals、Transgender)向他人公開自己性取向的行為,里奧連自己是否喜歡基保,甚至自己的性取向還未確認,談什麼「出櫃」呢?更好的解讀方式可能是,基保作為一個外來客,震撼了里奧固有的生活和思想。他開始反思自己的定位,正面考慮未來、愛情、友誼等各式各樣的問題。大體是因為年青人特有的笨拙,里奧在這個過程中作出的嘗試和反應多少有點傻氣,且看他作為盲人,跟著基保看戲、睇星,不是很滑稽嗎?可沒關係啊!滑稽處自有滑稽的收獲,這就是年輕。

除了里奧之外,青梅竹馬阿芝和基保同樣面對類似的問題。他們不懂劃分友情與愛情之間的界線,無法安排好自己與身邊人應該扮演的角色。留意鏡頭下三個人的曖昧交流:當阿芝親吻基保;基保親吻里奧的那個時刻,誰愛著的是誰?阿芝不是喜歡里奧嗎?基保不是喜歡阿芝嗎?觀眾感到很疑惑,但不應該怪導演交代得不清楚,而是他們三個當事人也同樣困惑。丹尼爾里貝羅這樣拍,是想透過錯亂的訊息,讓觀眾進入他們的視角,重拾那份既苦惱,又甜蜜的青春回憶。

很多渴望、很多憧憬,卻又太多困擾、太多憂愁—這種年少的角力,其實是無分什麼失明與不失明;同性戀與異性戀的。看著他們仨帶著熱誠互相碰撞、又互相體諒,我覺得那種真摯的情感交流實在太好。至於里奧和基保的「基情」能否開花結果,倒成為其次了。

P.S.離題一講,丹尼爾里貝羅自言《男孩像他 》很受台灣電影《藍色大門 》影響。的確,片中大至主題與創作意念;小至騎單車、泳池等場景,都很有易智言這部名作的影子。而當中最有驚喜的,是在《藍色大門 》中僅僅作為概念和名詞存在的藍色大門,在《男孩像他 》被實體化為里奧家的大門!(好吧!亦有機會是我想多了~)看著里奧萬般不願將大門的鑰匙交給阿芝;轉頭卻忙不迭將它送到基保手上,那種象徵和意味,實在令人覺得太有趣了。(笑)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