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佔領】兩個故事說佔領/王偉雄

讀者 cat 留言,講了一個故事,用來比況她對「雨傘佔領行動」的看法;這個看法,相信有不少香港人認同。以下是她說的故事:

「話說有一個人的父親得了重病,大夫看後,說這病已入膏肓,藥石無靈,或許割股療親還能孝感上蒼。那人聽罷,馬上把弟弟拉來,起刀便割。弟大驚,狂掙扎!這人按著弟弟說,割股療親,天下美事!

後記家暴對話檔案:

兄: 老豆唔掂啦,其他方法都試過啦,無用㗎。得割股未試過咋。唔通你想老豆死?

弟: 我唔信呢啲迷信嘢,割咗都無用。你要割割自己。

兄: 我無話唔割自己,但點都要割埋你。割我一個無用㗎。

弟: 如果有用你割你自己都可以感動上天。你唔好迫我啦。我怕痛,會死人㗎一個唔小心。老豆都唔會想我咁樣醫佢。救人都唔係靠殺人救。

兄: 你無人性㗎,全世界都講孝道,你咁不孝你唔係人。我點都要割你㗎啦。

弟: 救命呀~~~~~

最後細佬死咗。老豆都死咗。大佬割完股跛咗無死到,去咗坐監。」

也許是不肯定我明白她的故事,cat 再留言,補充了幾句:「無論大哥是否出於一片丹心,一片孝心,他的行為是霸道的。大佬唔係咁做㗎!」

我對佔領行動的看法不同,讓我另說一個故事吧,也是關於兩兄弟的,不過,行動的是年青有衝勁的弟弟,反對行動的是已人到中年的哥哥:

圖片來源:http://www.baike.com/

圖片來源:http://www.baike.com/

「話說兩兄弟同住百年祖屋,有農田牲口,算是生活豐足。

他們只有一口井,但供給的水倒足夠使用。誰知有一天井水有點異味,看起來也沒有從前的清澈;起初兄弟兩人都不以為意,可是,井水慢慢地越來越混濁,異味也越来越重了。

弟弟認為這口井的水遲早不能飲用,農田牲口亦會受影響,到時便不能繼續在這裏住了,他們的經濟條件亦會隨之變壞。哥哥卻認為井水的情況未必會惡化,既然現在仍可飲用,就不必過於擔心,況且打井不是易事,就算有新井,井水也未必清澈沒異味。

弟弟決定嘗試打一口新井,試了幾處都不成功,卻將祖屋周圍多處弄得一團糟,不但塵土飛揚,堆起的泥土還阻礙出入。哥哥不但沒有幫手,還嫌打井的事影響他的日常起居,口出怨言,更認定弟弟必然會失敗告終。

弟弟堅持嘗試,找不到新井誓不罷休;對於引起哥哥生活上的不便,他其實有歉意,還向哥哥道歉了。哥哥不體諒他,他感到委屈,然而,他深深相信,只要打到一口井水清澈的新井,到時受益的不只是他自己,還有哥哥。」

這故事沒有笑點,也不夠戲劇化,可以說不及 cat 的故事「精彩」,但對我來說,卻更真實感人。

3 replies »

  1. 我相信每一位支持這次運動的人都會很認同你的故事。
    但對另一個故事的說法,雖然理解,但卻失望。

    • 「如此說來,兩個故事其實都在明示暗示這次「佔領行動」不該實行,既已發生,也該停止,以免造成更大損害或傷亡。」
      是閣下曲解別人故事罷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