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拍攝鳳爪的價值(如有的話)/楊天帥

英國紀實攝影家、馬格蘭攝影通訊社主席 Martin Parr 首度來港舉辦個展,無疑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大事。得知刺點畫廊委約他拍攝的≪香港≫系列 (2013) 首度亮相,就更讓人好奇,這位大師將如何處理這個我所土生土長的城市?
答案是臘腸、鳳爪、燒味、冬蟲夏草,還有馬場上的賭徒、大街上的搬運工、市場上的肉販子。

HONG KONG. Sheung Wan Market. Mr Lee. Butcher. 2013. 2013.

我得對自己的觀感誠實──它們一點兒都不有趣。
Martin Parr 的≪香港≫系列中,撇除幾幅毫無攝影角度可言的油條、腸粉不說,大部份還是能夠反映其技巧之高超的。這位攝影大師觸覺敏銳、取景新奇,諸如手執望遠鏡的馬場賭徒、手持旗幟的警察、泳池旁邊睡覺的親子等,沒有一張不讓人會心微笑。

HONG KONG. Happy Valley Racecourse. 2013.

然而這些照片的內容──那些在符號背後的含義──到底是甚麼?我如此思索。
Martin Parr 過去的攝影一直以尖酸諷刺現代文化見稱。例如同場展出的 The Last Resort (1983-85),反映的便是英國80年代工薪階級追求的「渡假夢」,實際上如何被消費主義污染;而 Luxury (1995至今)則更直接地嘲弄了全球富裕階層好眩耀的虛榮心。
這兩部作品連同許多其他 Martin Parr 過往的照,都是傑作,讓人為笑中的淚而心酸,為笑裡的刀而心寒。而今很難想像一隻鳳爪裡面如何藏淚藏刀。

GB. England. New Brighton. From 'The Last Resort'. 1983-85.

GB. England. Ascot. From 'Luxury'. 2003.

Martin Parr 的≪香港≫系列,看起來就像無知的西方遊客抱著東方主義的獵奇心態,大驚小怪。「燒鵝呀!臭豆腐呀!女僕咖啡店呀!焚香拜神的信徒呀!」

HONG KONG. Wong Tai Sin. Temple. 2013.

「香港人,很奇怪吧!」我彷彿聽見 Martin Parr 翻著他的最新作品,如此與朋友分享,一如每個剛渡假回家的一般遊客那樣。
諷刺地,旅遊本身正是 Martin Parr 持續多年的創作主題。Home and Abroad (1993) 、Small World (1995) 、Macchu Picchu (2010) ,一本又一本的攝影集不留情面地揭露了現代旅遊背後的荒誕。2012年他寫過一篇名為 Too Much Photography 的文章,裡面提到他在巴塞隆拿的旅行經歷。他眼見遊客不厭其煩地大排長龍,只為拍藝術家高第那隻舉世知名的蜥蝪雕塑,不禁慨嘆:「那真是瘋了,數百人想在同一時間拍同一張圖片。就連高第也要還魂。」
而香港版的 Martin Parr 竟恰恰成了他批判的對象。這位大師雖然沒有拍金紫荊廣場、海洋公園、迪士尼樂園,可馬場、燒味、寺廟也絕不是甚麼破格新穎的東西吧。這些符號從上世紀開始已是老外眼中的東方奇觀。不幸地,Martin Parr 看香港,並沒能跳出那觀光客凝視 (tourist gaze) 的視角。
倘若他只是一個遊客也就罷了。然而這位大師卻又在照片中繼續保留了他一貫的趣怪、挖苦風格,而這風格背後卻又沒有值得挖苦的內容。於是,≪香港≫系列就從「笑之有物」落得墮入「笑之無物」的下場,從深刻變成淺薄,從機智變成無知。
幽默與無稽,只是一線之差。Martin Parr 仍是大師,但這次來港,確實是走調了。
──
刺點畫廊
九月六日至十一月一日
Martin Parr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