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三個小建議 解眼前危局/李律仁@三十會

圖:www.facebook.com/JoeyKwokPhotography

圖:www.facebook.com/JoeyKwokPhotography

【編按:本文寫於林鄭月娥宣佈不與學生代表會面,及梁振英爆出秘密收受鉅款前】

佔領中環(應該說是佔領金鐘旺角銅鑼灣)持續了11日,終於好像有點曙光,感謝上天、感謝多方的自我克制、感謝社會人士的四處奔波努力。

相信很多讀者與我一樣,在過去幾天憂心忡忡,擔心政府會繼續硬下去,又或者是示威者們的要求會變得霸道,情况隨一般抗爭運動的自然軌迹,愈演愈烈,結果不可收拾。

武力清場 一定輸掉民意

最壞的結果,不在於誰是誰非、誰贏誰輸。如果政府武力清場,就算沒有重大傷亡,也會輸掉民意。這裏說的民意,不是簡單二元地問有多少市民認為應該或不應該清場,而是要考慮支持與反對的力度。九成市民淡淡地「支持」警察執法,比起一成的市民激烈地敵視政府,社會已經沒有寧日,政府也不見得會有什麽管治威信。

至於示威者贏的可能性,如果贏的定義是達到他們之前提出的要求,要特首落台、人大常委收回決議,那根本是沒有可能。我這樣說很不浪漫,但現實的確如此。相信今次民主運動的發起人心裏很清楚這點,所以一直盡量克制,提出要求後也沒有把話說死。

如果示威者贏的定義是改變現狀,把香港民主推前,那我斗膽判斷,今次運動已經超額完成了任何人對它可以有的合理期望。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府、甚至全世界只要有電視機的人都看得到。

在報紙上看到某建制派人士說:香港人的服從模式徹底打破了。對!今次的民主運動最大的成果就正是這個。香港人用最鮮明的形式表達了我們的態度:我們不甘心、我們不會「煮到來就一定要吃住先」。

有一名深度參與佔中的年輕朋友老早就向我解釋:佔中最大的意義會是培養一批曾經一起爭取、一起搞運動、一起催生及經歷新「火紅年代」的積極分子,那將成為社會進步巨大的力量,也是掌權者必須面對的新局面。

歷史告訴我們,社會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如果雙方堅持不下,只會演變成為「為了勝利」而不是「為了進步」而抗爭。情况就像政府宣傳反對家庭暴力的廣告所說:贏咗場交、輸咗個家。

委大法官調查用催淚彈

以上寫的是「阿媽係女人」的大道理,讓我也提出一些小建議。第一,政府可以盡快起訴前幾天在旺角搞事的人,而且刻意表明對案件的重視,例如讓刑事檢控專員親自披甲上陣。第二,表示明白市民對警方使用催淚彈(催淚煙)有很大的反應,所以委任大法官調查研究來龍去脈。第三,既然重視即將與學生們的對話,自然應該現在就開始「求教」於比較明白學生的溫和人士。投桃報李,政府作出了類似以上的舉措之後,希望示威者們也可以作一些讓步,例如從旺角、銅鑼灣集中到金鐘集會,甚至是減少在金鐘佔領的路面。

盼望事情能逐漸平息。民主的路還遠,我們需要把激情轉化為毅力。

【原文刊明報】

分類:佔領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