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佔領】為甚麼對掌權者這麼寬容? / 區家麟

IMG_4195這一天的新聞,我想起了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的話︰「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所謂談判,本來無期望,但政府單方面擱置,連「訓話」學生也不做,在在顯示,過去幾天的「籌備」,全屬拖延策略。

林鄭說對話沒有「前設」,但政府自己就設了兩「原則」。(人大框架/佔路與普選分開處理。)

掌權者叫人「袋住先」,卻不肯「傾住先」。

林鄭說,對話要有成果才結束佔領,「恐怕只是將市民的福祉作為對話的籌碼」;政府一路拖延時間,連一丁點歉意、一丁點善意都不見,恐怕是政府把市民的福祉作為籌碼。

林鄭說,學聯的態度,「不符合政治的倫理」。

政府一路說「有商有量」,卻從未商量已落閘,假諮詢,扭曲法律條文,這又是甚麼政治倫理。10250277_10152552209159118_2701853352534529342_n立法會大會,建制派聯手以「危險」為名,不肯召開會議;轉身就到齊會議廳搶奪委員會主席職位,說謊而面不改容,是甚麼政治倫理?

功能組別繼續存在,搶佔眾多委員會主席去做,又是甚麼倫理?

建制派聲言要用特權法查佔中三子,特權法用作監督政府與權貴,立法會建制派想把「尚方寶劍」對準平民,這是甚麼政治倫理?

這幫人,無力檢視自己的齷齪,把一切歸咎「外國勢力」。

還有梁振英的五千萬。

梁振英收了UGL半億,就當梁振英收的錢真的是「黃金握手」,為何不主動公布;就當你應承過話幫人做顧問最後乜都無做過,為何不一早中止合約?

從政的人,理應要求更高,理當要「白過白紙」,為何不開誠布公,省卻麻煩?

這筆秘密交易,債權銀行不知,託管人安永不知,小股東不知,自己公司其他股東及主席知不知也成疑問。如此袋袋平安,又是甚麼倫理,誠信何存?

賺了錢就要交稅,一句「問過會計師唔使交」就搪塞過去,這又是甚麼倫理?

我仲有一個問題,梁振英的私人醜聞,為何要由「特首辦」,即係用緊納稅人的錢,去為佢出稿解釋?這又算甚麼政治倫理?

掌權者視民如屁,卻有很多人自視屁民,加入權貴行列,把槍口對準弱者,對掌握者萬分包容。

這兩天的發展,清晰可見,有一股勢力,不想見到事態緩和,不想嘗試任何轉機。

正如「佔中十子」之一邵家臻透露,根據組織者多次與政府斡旋的經驗,每當現曙光時事情就會出現「V型」反彈,質疑是否背後真正「揸庄」的勢力在操控。「揸庄」的,一襟掣,又要轉。

林鄭被問到會否武力清場,竟說「……並不存在由我作為一個局外人,可以對他們的執法行動作出任何指指點點。」

局外人(!)。理論上是政府第二把交椅,林鄭說自己是「局外人」。

那麼,這個梁振英集團的「局內人」,又是何許人?根據練乙錚的分析,不是中聯辦、不是傳統港共、不是公務員,而是梁振英及其智囊團,特別指政府內部的中央政策組及其背後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

練乙錚︰「……這部分梁派人馬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早在政府內外廣為人知,最近更增聘了一批大陸來的黨國主義者當研究員。……為他撰寫鎮壓playbook的,捨此其誰。」

走進金鐘佔領區內,你會看到,抗爭,已成為生活。

沒有太多人叫口號,也沒有人在乎「人數」,總之,大家就坐著、躺著。

沒有談判,也不需要提出甚麼訴求。

團結在一起,滿街黑衣人告訴梁振英集團,我們就是你老闆,你看著辦。

IMG_3751

相關文章︰

視民如屁的權力傲慢

吸第一口催淚氣,是生命的一次昇華

分類:佔領

12 replies »

  1. 前德國總統Wulff 2012年初下台,「只是」因為太太 (現在已成前妻) 涉及收受了50萬歐元的低息貸款 (即5百萬港幣,且是要還的)。相比於梁振英收下5千萬港幣的酬金,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他辭職時說:只有「廣泛人民絶對信任的人」才可以當總統,才能應付國際舞台和國內巨大的挑戰。

    http://www.thelocal.de/20120217/40809

  2. 非常好!我有類似的想法,但沒有閣下的筆力。

    說到尾,中國人(包括香港人)其實一點也不難管治,有飯吃,有錢搵,安安定定,祗要政府不太離譜,大家都很少出聲。

    但實在太離譜了,忍也忍了十幾年,才有些勇士以行動來說不。這些建制派不說了,但這些旁觀者,這些甚麼中立人士,你們並不中立,你們是助紂為虐,中立本身已是一種立場。

    • 這個中立令我想起蝙蝠:運動成功,佢哋可以坐享其成;失敗嘅話,佢哋又可以講風涼話,甚至將一切閃失都歸咎於這次運動。而家又站在道德高地,幾咁so。

  3. 題目﹕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
    但文章內容好像不是在回應題目。
    若說錯請指點,謝謝。

    • No, this Umbrella Cultural Revolution will NOT succeed. In fact, it has already failed. This movement has already rendered HK less lawful,less peaceful and more discordant.

  4. Mr. Au,

    走進金鐘佔領區內,你會看到,抗爭,已成為生活。 –> yes so protesters pingpong, hotpot, hugs/kisses, mahjong, chitchat is your 生活. How do you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tens of thousands’ 生活 affected by the protesters?

    沒有太多人叫口號,也沒有人在乎「人數」,總之,大家就坐著、躺著。–> yes, that’s your problem – 沒有人在乎「人數」but ~100 people during day time (0.1% of all protesters at night?) Where are the 99.9% during the day? Busy working / making money?
    So what are they 99.9% only fighters 勇士 for democracy ****at night time****??
    Yet dare to criticize others as selfish when they complain their income/life/sleep is affected?

    • Sounds like you know a lot about the lost the movement have caused. Why not write a report about it?

      Yet I have to point to the various occasions where the government ignores the laws regarding environment protection in development. Those decisions affect millions, if not billions of people, considering the butterfly effect they may yield.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forced to pay the price of government policies without any negotiations. Failure to consider those people while compaining about being affected by the movement, is rightfully characterized as “selfish" IMH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