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佔領】在示威區消費—blueblood 版 / 譚蕙芸

這兩日我在金鐘,連續兩天到「PP」(Pacific Place 太古廣場) 消費。

[場景一 Great 超市]

在 Great 遛達,感覺詭異,沒有搶購美食的畫面,如今變成冷冷清清。一排一排新鮮的魚生壽司沒人問津,沙律燒雞 Pizza 像展覽品一樣,暴殄天物。我一直好喜歡去PP,我是小資藍血人,以往周末對這裡敬而遠之,因為唔夠自由行和闊太黎。平日周末這裡逼到爆,購物都變成焦慮活動。但這一刻,無哂客人雖然行得好舒服,但也有一種心寒,我擔心這些壽司沙律燒雞,晚晚會送到堆]填區丟掉。這間大型商場的損失,應該是天文數字(諗起雷鼎鳴,冷汗已流)。

現在客人那麼少,逛 Great 變得很舒適。我以為超市員工會一肚氣,點之同佢地傾偈,反應竟然正面。兩個尼泊爾裔收銀員,跟我們談天。她們說,生意少了,開車來買一大袋貴價食物的大豪客銳減,只剩下像我們這些 cheap 人,買一百幾十元的顧客。

我問:「would you be unhappy with the protesters?」
她們答:「of course not, we support you!」 我難以置信。
她續說:「when we get off from work, we go there to support.」我不明白,生意差,有可能失去工作,為甚麼還支持我們?
她們答:「you got to lose something to gain something.」(爭取的過程一定要付出)。

聽到這一句,我的眼眶又在九秒九之間盈滿了淚水。尼泊爾姐姐還訕笑我,「look, she is crying。」原來她說,家鄉尼泊爾也經歷多年的抗爭才爭到民主。她又解釋,這間超市的客人大多是外國人,外國人都會支持佔領運動。

[場景二 壽司店]

Great 旁邊有一間超貴的壽司店。一客壽司拼盤,二百蚊;兩件壽司收你五十蚊。今日失去理性,忽然想洗錢,坐咗入 Bar 台。面前的師傅約三十歲,幾靚仔。

我問他:「生意差了很多?」

他說:「雖然沒有沙士般惡劣,但至少無咗三分之一,午市還可以,晚飯較差,因為開車來吃的豪客少了。」因為佔領,我這些低消費的 cheap 精,不用承受白鴿眼,得到貴賓級的招待。

我小聲說出願望:「請不要憎惡這班示威的人」。

靚仔師傅反而覺得我莫名其妙:「怎會呢?我們不會這樣覺得。」奇怪了,不是生意受影響,魚生都要擲入垃圾埇?

他續說:「我放咗工去睇過(示威區),啲人好正常(斯文),唔係搞事既人。你話旺角(之前的暴力事件),果啲都係有啲人有心出來搞亂的。」我很安慰,原來師傅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再問:「咁點解你唔憎佢地。」

師傅的話再次令我起雞皮:「我地呢啲成年人,有家室既,要番工既,唔可以出去參加示威。我地有負擔,有包袱,但後生仔唔同,佢地可以咁做,而且佢地做既,係幫我地呢啲唔方便出黎參加既人爭取埋。第日爭取到(民主),我地都得益。」我咬住魚生,又忍唔住想喊。

我決定要加碼消費。我好老土咁問:「我想支持吓你地,有乜魚生新鮮?但唔好咁貴。」佢好體諒咁介紹我食「池魚」,一塊盛惠五十蚊。到最後上碟係用一個好靚既水晶兜,裡面放滿沙津,上面塊魚生細塊過八達通,SIP 牙隙都唔夠,但師傅用很用心在這塊魚生上切了細緻的花紋,放入口,鮮甜無比,那種味道,應該唔止係新鮮咁簡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錯,大財團霸權咁多年,今次承受佔中損失,不用同情。我好支持大家去旺角支持小店。但若你是港島藍血人,我也鼓勵你去 SOGO 呀,金鐘廊呀,太古廣場消費。我們要打動的,不是老闆,而是在這裡工作的每一個人。愛地踎的,請你去砵蘭街打冷,愛小資的,請你去 PP 消費,順便遊說一下,解說一下,讓這個運動, 可以有力量走下去。

分類:生活, 佔領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