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如何製造仇恨和徧見/ 余愚

我家養了四隻貓,名字唤作「芬芬」、「兒兒」、「治治」、「芝芝」。牠們性格各異,平常各自為政,有時也會有一两隻貓為了伙食給得太少而投訴,我知道貓的數學不好,又善忘,便將早晚食物的份量對調,早上本來的三份換成晚上的四份,倒也可以蒙混過關,落得相安無事。

不過危機還是來了,「治治」不知道在哪裡學來的數學,首先發覺貓糧每日的份量從來没多。他把這個情況告訴友貓,並打算結集群貓向我抗議。一場貓與人的對決似乎難以避免。我了解到如果和牠們硬來,即使能暫時壓制牠們的訴求,亦難長治久安,更何況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治服這群撤野的貓。作為聰明的人類, 豈能坐以待斃?於是我翻了翻家中封麈的社會心理學舊書,决定採用「羅伯斯山洞實驗」(Robbers Cave Experiment) 來化解這場危機。

我是這麼做的: 我到寵物店買了四條貓頸圈,套在牠們頸上,依顔色分成了黃組和藍組各两隻貓。我知道貓最愛玩,我把牠們按組别各自放到一間房間生活作息了三天,並告訴牠們我準備了許多遊戲,每個遊戲只有一組會赢,赢了的那組可首先進食。在這三天裡我看到牠們各自對自己所屬的組别產生了歸屬感,亦開始對鄰組有了戒心。我知道時候差不多了,便安排了一個競爭遊戲,並讓勝方首先進食。我精心提供一些非常美味的食物及一些乏味的食物。輸方面對一堆殘羹冷飯自然非常惱火,而勝方認為自己有權優先選擇食物,亦不满輸方的無事生非。两組貓開始相互對駡。大家都駡對方是下流的、自以為是的和臭烘烘的,而將本组成員形容為勇敢的、堅韌和友善的。两組貓不斷透過貶低對方使自己感到满足,建立凝聚力。牠們亦拒絕再踏進隔壁房間和對方一起生活。

我知道快成功了,在第二個階段我各自在两組貓間散播謠言,什麼對方勾結鄰居貓勢力,什麼看見有貓與野貓為伍,意圖不軌。頓時貓心惶惶。恐懼吞噬了僅有的理智。噢,對了,忘了提一提大家,這個時候你一定要隱形,作壁上觀。「羅伯斯山洞實驗」每次都成功,除了1953年那次顯然是實驗者太不小心,讓参與者發覺被人操縱,從而联合一起反抗實驗者。大忌。

幾乎是自發的,兩隊人馬開始鉤心鬥角、爾虞我詐,隨後這種敵對情緒愈演愈烈,雙方給對方的負面偏見判断超越了應有的「貓格」。情況開始失控,有的被偷襲貓巢,有的被貓爪所傷。我隨即宣佈 :由於情況混亂,貓糧供應不足。特別時期,早晚各自只有两份食物。這回大家都要挨餓。大亂思大治,群貓們開始希望我的介入。

這時候我便施施然以仲裁者的身份出現,訓斥搞事者,並告訴群貓「和而不同」的重要性,只有穩定才能夠發展。同時,我亦釋出善意,積極回應大家的訴求: 第一,貓糧供應從此回復正常。第二,我尊重大家自由選擇的權利,現馬上就貓糧事宜展開諮詢工作。好吧,請問大家想要(A)早上三份,晚上四份?還是(B)早上四份,晚上三份?

博客全文:【http://goo.gl/7fZOTf】
作者面書專頁:【http://goo.gl/K8EjFt】

IMG_2406.JPG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