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真正的「自由路」/ 蕭家怡

過去一星期,走遍各個佔領現場,除了被在場人士的和平理性所感動外,令我振奮的,還有群眾製作的不同文宣物品,有名人語錄、有精美畫作、有激勵語句,而其中,最叫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不同的「路牌」,有「抗爭路」、「民主路」,因為它們令我想起了澳門的「四月二十五日街」。

DSC_0487DSC_0488

一聽街名,你一定能猜到四月二十五日這天必然是個特別的日子,是的,回歸以前,這天甚至是澳門的公眾假期,因為1974年的這天,葡萄牙的里斯本發生了一場翻天覆天的軍事革命︰康乃馨革命。

當軍人手上不持槍

這場革命的背景是這樣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少歐洲國家自願或被逼放棄其殖民地,唯葡萄牙的薩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政權拒絕此一做法,然而,亞、非、拉三大洲的反殖運動不斷,更因此爆發殖民戰爭,而持續的戰爭和龐大的軍事開支令葡國人民和中下級軍官對政權的不滿日漸積累,更有大批中下級軍官組織「武裝部隊運動」,於1974年4月25在里斯本發動政變。雖然這是一場由軍官發動的軍事政變,但卻有不少平民自發參與,期間,軍人以手持康乃馨來代替步槍,因而有了「康乃馨革命」之名。

同時,參與革命者採用和平方式來達成目標,在沒有經過大規模的暴力衝突下獲得成功,為紀念此日,葡萄牙遂將4月25日定為「自由日」。此外,葡萄牙更痛定思痛,制訂了涵蓋七十多條保障人權條文的新憲法,後來更成為殖民地澳門的法律基礎,而早在1976年,澳葡政府設立第一屆立法會時已有直選議員的制度,甚至可以說,民主進程比香港還要早。

而除了法律制度的基礎,澳門人更因為這場革命而得到了「自由日」這一天公眾假期,以及一條「四月二十五日街」和一個「四月二十五日前地」。無巧不成話,早前因「反離補」而引起的「光輝五月」,立法會外聚集的群眾,他們身處的草地,正好位於「四月二十五日街」和「四月二十五日前地」之間。

回看今天的香港,這場「遮打革命」的參與者同樣希望以和平的方式達成目標,執筆此際,我未知結果如何,但事情總會過去。然而,或許在若干年後,香港的眾多街道上,會多了一條「九月二十八日街」。

 

 

分類:社會, 佔領, 澳門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