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Michael Wright 與廉租屋邨/簡兆明

david kan article

「以前的港督是你們選出來的嗎?」 在 SCMP 一段留言內,又再有人以這樣的解辯去質疑今天香港的民主運動。這次,是一位居於美國的退休醫生教授尹浩鏐,字裏行間顯示他也是經歷過殖民時代的香港人。

表面上,香港民主運動好像是爭取一人一票、選舉不經中央機制篩選的領導人。其實,整個運動最終目的不在改革領導,而是改革制度。甚至,再淺白點講,是要改變態度,政府看待人民的態度。

沒錯,以前的港督,每一位都是英國政府派來管治我們的,我們沒有權選擇。但奇妙在60年代開始的港督,香港人越來越覺親近。戴麟趾、麥理浩、尤德、衛奕信、彭定康,圍繞他們的名字的,是一種令香港人緬懷的風氣,因為他們領導的施政團隊確確實實致力改善民生。

一個城市的房屋政策,忠實反映政府對民生的關注及施政官員的良心。我們緬懷以前,因為以前香港大舉興建廉租屋邨,裝修平實,間隔設計簡潔,不但比現在的縮水私人樓宇實用,租金更只是當年私人屋邨的三分之一或以下。更加無敵的,是地點。華富邨座落薄扶林,景色怡人。北角邨交通方便,部份更有海景。更令人讚歎的,是聳立大坑半山豪宅區的勵德邨。

那是 1969 年開始籌劃,到 1975 年落成第一期的屋邨,由香港房屋協會委託黃祖棠建築師樓設計,其中兩座採用圓柱外型,讓更多單位分享維港海景。如無記錯,一個五人單位月租只是八百餘元,已經是全港最貴的廉租屋邨。當年的政府決策,膽敢將廉租屋邨置於豪宅地段,勵德邨正正與樓價高數十倍的麗星樓毗鄰,當年該區豪宅住戶曾經集體向當局表達不滿。

以前港英政府就是這樣,以實際行動創造貧富平等,這不是制度,是態度。反觀今天的特區政府,房屋政策進退失據、一塌糊塗不特止,官員還經營劏房、屯地牟利,算甚麼態度?

勵德邨的命名,是紀念鄔勵德 (Michael Wright)。他是英國建築師,1938 年來港任職於工務局,1963 年陞任工務司,並任房屋協會委員,主導建造徙置屋邨安置寮屋居民,及廉租屋邨供低收入家庭安居。

五十年代的徙置區為盡快安置大量木屋區居民,都是急就章,非常簡陋,每戶家陡四壁,沒有浴廁廚房,公共浴室廁所易成犯罪黑點,居民在門前公家走廊舉炊,也威脅防火安全。鄔勵德銳意改革,倡議房協住宅每個單位必定要有獨立廚房、獨立廁所。當年,這個堅持被稱為「鄔勵德原則」Wright Principle。

這樣的父母官,也不是我們選出來的。

分類:政治

19 replies »

    • Agree!
      英政府有信譽,派來的港督都做得很好;冇誠信的極權統治者委任的人,如何令人信服?!而且多數是奴性的人!

      喜歡

  1. I read that article too. This is a great comeback! I have to say that a claimed to be retired doctor, professor and 老華僑 doesn’t automatically earn my respect. I felt he is using his claimed title to force his crappy opinion down my throat. Though we didn’t get to elect our governor as an English colony, we were certain that our governors valued freedom of speech and humanism. We never had to worry about being prosecuted for what we said or belief in. Beijing officials did not have or even try to earn this kind of trust.
    It’s a shame for someone who lives overseas to offer opinions as such to HK citizens.

    喜歡

  2. 持平一點,梁生的辣招就是打擊地產霸權,相反泛民提出修訂,以至今日樓價又升。禁單非,限奶,都是梁生的施政。當然也有過香港電視,但我想說,今天的政府,不是全部東西都做得不好。

    喜歡

  3. 英国派驻的总督是不错的, 到现在我们还怀念当时的房屋、医疗、教育及法制制度。 他们走的时候也把这些都带走了, 原因在于他们一直在香港培训的所谓”人才“ 即高官都是二流人才, 他们只被培训成中层管理人员, 换句话说他们只是负责执行的。他们没有到达一个思想的高度去为香港未来的10年20年做定位, 因为他们看不到。 角色地位很重要的, 他告诉你应该往哪里走, 怎样走,用什么走。 具体体现在哪里? 就是我们的曾特首说了一句“他要做好这份工”, 你可以看到一个在公务员体系那么高位和资深的人, 他为我们做了什么? 这八年他做了什么, 当然什么都没做, 地产商开心, 市民最初潛浸在楼价的上升, 现在呢? 所谓的长远房屋政策的制定, 没有十年八载都看不到成绩。 你们要用心看看谁是戝? 我也要感谢我们的曾特首, 要不是他, 我的楼都没办法升的那么高。我也是受益的一群, 但是在香港整体的利益出发, 这不是好事。 你们看连我们所谓精英的公务员队伍在过去做不了什么, 我们还能希望外行人管理的时候能立即有结果吗?这不现实!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梁先生比任何一届都积极找地方起楼,只是我们利用地区力量经常反对。

    刚提到英国人在香港训练的只是二流管理人员, 他们只是执行的人才。香港的切身问题在于资源有限,到底这公共资源分给谁, 比如说我们的医疗服务, 是先照顾香港怀孕妇女,还是大陆人。如果这人口政策制定合宜的话, 这应该是可以解决的, 但我们偏偏没有这人才, 还是他们怀着打工的心态呢?

    当这资源稀缺,再加上大陆人跟我们的文化本来就不同,不同在于我们比他们先接触西方的教育,就好比一个开着200公里的车和一个开着100公里的车, 虽然他们一直在追赶上来, 而且不断换挡,但此终有差别。这就激起了我们的本土文化意识, 形成冲突。

    还有我们的新生代, 他们以本土自居。但是奇怪是香港90% 以上的人口都是由外地移民进来。他们移民的后代在反对新民到底是什么理由? 香港本身是奉行资本主义的社会,最好的地方给最有能力负担的人。但你们看什么反地产霸权,争取最低工时, 他们到底是想把香港变成福利社会还是社会主义国家, 如果变成社会主义的话, 他们跟大陆有什么分别, 只是这里是香港。这种什么都反的时代, 是出于对社会的不满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外在表征?

    喜歡

  4. Public housing estate was good policy but using this to attack current government is unfair. What caused the current land shortage was not Tung or Leung, but Donald Tsang who was senior CS from colonial era. You say 當年的政府決策,膽敢將廉租屋邨置於豪宅地段,勵德邨正正與樓價高數十倍的麗星樓毗鄰,當年該區豪宅住戶曾經集體向當局表達不滿。以前港英政府就是這樣,以實際行動創造貧富平等,這不是制度,是態度。
    Well the current government tried to increase land usage in many areas but is getting resistance from many and whose fault is that? Why don’t you criticize the role of the so-called pan-democrats and the elected district councillors? When the NE N.T. land is to be developed, who is resisting?

    喜歡

  5. 自己剛study 緊香港的房屋政策.. 未去到結論.. 但可以參考下..
    From Wiki.. “地產霸權"呢個term點走出黎..

    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香港的土地與統治階層)原於2005年以英文寫成,2007年獲選為加拿大書評年鑑編輯推薦書籍。2010年經天窗出版翻譯成中文版並命名為《地產霸權》。作者指出,香港地產商的壟斷局面,早於香港主權移交前,由殖民地政府的土地政策造成。包括限制每年賣地不多於50公頃,於發展新界新市鎮發出大量換地權益書,及容許發展商於市場收購舊樓重建等。

    限制每年賣地不多於50公頃是因為"《中英聯合聲明》限制了香港每年賣地數量,以免殖民地政府在主權移交前把香港最重要的土地資源賣光,然後把財政儲備帶走" 但回歸前,政府每年賣地平均約33.5公頃;董建華在任期間則跌至17.4公頃;而在曾蔭權主政期間更跌至11.2公頃。自○八/○九年起,過去四年的賣地數字分別為 2.5、6.0、15.0和36.8公頃.

    同埋持平地說.. 樓上已說
    “持平一點,梁生的辣招就是打擊地產霸權,相反泛民提出修訂,以至今日樓價又升。禁單非,限奶,都是梁生的施政。當然也有過香港電視,但我想說,今天的政府,不是全部東西都做得不好。"
    “Public housing estate was good policy but using this to attack current government is unfair"

    and 梁生 上場冇耐已經推BSD.. 令海外資金進入香港樓市比較困難..

    另有一段新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821/18388286
    新聞提到地產霸權難頂.. 但寫得好負面.. 亦冇提過地產霸權來自"殖民地政府的土地政策"..相反
    “自2012年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後,明顯選擇了打擊地產商以取悅市民(例如規管一手樓銷售),結果導致大地產商撤資疑雲,大大增加政府施政難度。"
    咁寫..打擊地產商 > 取悅市民 and 增加政府施政難度
    我一d都覺得持平…

    喜歡

  6. Well the current government tried to increase land usage in many areas but is getting resistance from many and whose fault is that? Why don’t you criticize the role of the so-called pan-democrats and the elected district councillors? When the NE N.T. land is to be developed, who is resisting?

    exactly..我唔係幫CY講說話.. 但明顯佢係比上一任特首有野心..
    就算係長實賣酒店件事.. 政府的回應態度和時間我都覺得係合格以上..
    香港最大問題係..係某個時勢..SARS那時的社會氣紛造就左一班為反而反的人出來(不論有冇外力支持)
    政府反對雙非子女有居港權.. 那班人就要跟政府打對台..

    喜歡

  7. 若果你說cy暴力清場,無視民意,或者更合理。
    最讓人痛心,是大家掛著民主牌子,不分對錯。假如他持相反意見,他便是錯的一方。其實真的民主是這樣嗎?還是套上民主裝束走上獨裁?

    喜歡

    • yea Almo.. 我真係見得太多太多..
      我明白支持佔中的.. 一定已經經歷過唔小問題.. 但佢地有冇深入了解分析過問題本身? 就我所見好多都好麻木.. 以為自己是站在公理一邊.. 對不站在自己本場的批判無限.. 也只是"套上民主裝束走上獨裁"..

      喜歡

  8. 生活是以前的好,就像說初戀的沈佳兒是完美的化身一樣。試問現任女友做樣樣都要同以前的去比較的話,現任女友係幾咁無癮。
    最慘係因為已經不能再回頭,有些朋友再將過去再美化。試問同現任的關係可以好得去邊,可想而知。
    所謂光輝的港英政府年代,新聞由政府發佈,議員由政府關係良好的極度親親建制的親英人士出任(基本上係英方確定不能再續租香港,才有所謂的民主化出現。)
    在一片大駡曾梁兩任房屋政策失誤的同時,有誰還記得董伯伯的長遠房屋政策孰是孰非? 是他看得太遠,還是我們看得太短?
    有誰還記得,公共房屋勵德邨興建的同時,正好是愛國商人霍英想在大坑,銅鑼灣大展拳腳的時候。是巧合還是打壓?
    就像是問習主席在厠所前面會面一樣,是巧合還是幽默?
    如果有任何謬誤,勞煩賜教。如果唔啱聽,請多多包涵。^_^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