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9.28佔領-歷史不會忘記/庫斯克

這一篇是我在9月27和28日在政總現場的紀錄,當中9月28日是以觀察員身分穿過警察防線進入包圍圈的觀察。雖然已過了好幾天,但我覺得我應該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作為一個歷史紀錄。

圖文:庫斯克


9.26通宵一夜,警察沒有全力清場,不斷以完全不足的警力衝擊政總集會的防線,似乎是為了刺激市民攻擊警察,製造鎮壓藉口。不過,因為在場的市民極度克制,真的打不還手,警察沒有成功。(詳見《9.26政總通宵觀察》)

到了9.27星期六早上,經過一夜攻防,不少人暫時離開,集會現場人數比較少,警察在這個時候動真格,以相對優勢的人力奪取了公民廣場和停車場中間的通道,期間不斷向抗議的市民噴胡椒噴霧。

因為有隨時被清場危險,政總現場愈來愈多人到場聲援。下午時分,公民廣場內的市民學生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抬走。

(9.27市民聲援公民廣場內集會)

晚上,集會人數數萬,佔中行動宣佈提早佔中。當時很多學生離場,長毛跪求他們留低,呼籲「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

星期日早上,政總人數跌至數百,警察完全封鎖現場,不容許任何人進入,似有準備清場拘捕之勢。警察欄截運送物資及器材往現場的貨車,記者拍下惡形惡相的CID留難物資車的照片在網上流傳。

金鐘往政總的兩條天橋也封鎖掉,大量到場的市民聚集在金鐘、演藝近添美道路口聚集,聲援被封鎖的市民。


(9.28封鎖線,市民開始聚集並鼓噪)

下午,我以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的觀察員身分,拿著警務處的批文穿過警察防線進入封鎖區。自問見證過不少大大小小的抗爭行動,但我爬過集會者架起的鐵馬陣,看到的那場面仍然感到十分震撼。這個封鎖區,根本就是一個隨時全軍覆沒的戰區!在面向添馬公園、夏愨道和演藝的三面防線後面,疲憊不堪的集會者躺著、坐著,基本上警察任何時候衝進來,他們也守不住。會場中間有數個物資站和急救站,那裡的人員緊守崗位,等候著隨時可能出現的鎮壓。


(被圍的佔領區)

至於大台,學聯和學民的代表、佔中代表,還有部份泛民議員在那裡等候。這裡的氣氛,就好像暴風雨前夕的寧靜一樣,十分可怕,那跟金鐘和演藝的群情洶湧成了很大的反差。

下午兩三點左右,金鐘的聲援人數愈來愈多,來一個總爆發只是時間問題。果然,藝術家歐陽東爬上海富天橋聲稱要跳橋,令夏愨道有行車線被封,這也給予了群眾機會,在大約四時許,人群突破警察防線湧出夏愨道,直指被封鎖的政總。警察防線被壓縮至政總和夏愨道中間的二三十米空間。

這時候,過萬人佔據了整條夏愨道和演藝和警察總部之間的告士打道。警察為了阻止人群向政總方向推進,不斷發射胡椒噴霧,人們則拿起雨傘阻擋,警察則不斷拉走雨傘繼續近距離向抗議者的眼發射。

(佔領夏愨道)

這個時候,有人拍下一經典的一幕--警察發射了一輪胡椒噴霧之後,人群後退,有一個中年男士沒有後退,他背尸著警察面對人群說話,一名白衫(看不清是什麼職級)的警察拍他的肩膀,他轉身的時候那警察竟然朝著他的臉發射胡椒噴霧。這等同於向沒有衝擊的市民施暴!

當馬路上的人群穩定下來之後,政總那邊被警察攻入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裡面的人算是鬆一口氣。

在這個時候,佔中的堵塞主要幹道這目標真真正正做到了,當中最大的功臣肯定是警察,沒有他們圍捕佔中人士,沒有他們封鎖金鐘天橋,就沒有那麼多忿怒的人聚集在路邊,也沒有佔領夏愨道的客觀條件。

到了六時左右,突然有人大叫「催淚彈!」。那時候,我由立法會跑向防線,看見夏愨道上全都是白煙,人群四散,場面一片混亂。急救站不斷協助被催淚氣嗆倒的人,那場面… 對不起,我想起六四。

IMG_5778
(第二次發射催淚彈)

警察發射了催淚彈之後,所有人都十分憤怒。那時候,政總包圍圈內的大部份人已經撤退至添馬公園。這個時候,包圍圈已經沒太多人,進入不設防狀態。如果這時候警察進攻,政總必然淪陷。現在保護政總裡面寥寥幾百人的,就是夏愨道上那上萬人。

夏愨道上沒有足夠的警力奪回路面,催淚氣體散去之後,人群又再聚集。這時候聚集的人群比之前更加忿怒。差不多七時,警察在紅十字會外面的路段再次發射催淚彈,防暴警察似乎希望從紅十字會那邊向金鐘推進驅散市民。這時候,人群再次後退。這次催淚彈更密集,防暴隊似有奪回政總外的夏愨道之勢。可是,他們沒有,人群又再次湧回原來的路段。

兩次僱淚彈攻勢之後,現場對峙形勢打回原形。這段時間,有很多流言,說武力可能升級,例如聲波炮、水炮,甚至橡膠子彈。這時包圍圈內的人們已經筋疲力竭,並準備好警察最後進攻。大台的音響設備撤離之前,學聯、學民、佔中、泛民的代表、陳日君樞機開了最後的記招,然後設備商便拆除了音響,大台的人們則坐著等候清場。

(大台作好被捕的打算)

如是者過了一段時間,佔領路面的人愈來愈多,聽說最新的前線已推展至駱克道,而清場的風險也隨之降底。這時候,我從政總走向灣仔,當我穿過警察防線從演藝方向離開,走上演藝外面的告士打道的時候,我真的震撼了--原來從紅十字會起,連綿一兩公里都是人。原來人數真的這樣多,這也解答了我先前的疑問--為什麼多次發射催淚彈也不能驅散夏愨道的人群?原來警力跟群眾比例完全不成比例,令他們攻一邊的時候,群眾就從另一邊淹過來。

IMG_5794(不設防狀態的佔領區)

IMG_5799(從未見過的情景--整條告士打道灣仔段都是人)

到了軒尼詩道,還見到人群聚集。網上消息傳來,就集會者已經分別佔領旺角和銅鑼灣重要路段。那時候,梁振英政府其實已經完全失去合法性了。

同一時候,看網上消息和電視新聞,知道中環一帶成了新的戰場,警察不斷發射催淚彈,也有人拍到裝備了可發射橡膠子彈的自動步槍的警察,圖片在網上流傳,加上警察拿著散彈槍在催淚煙中瞄向群眾的畫面在電視上播出,一時間風聲鶴唳,警察會開槍的傳言滿天飛。

這時候,學聯突然宣布因為有消息指警察會出動子彈,所以呼籲市民撤離。那時候,我完全不能同意這個公佈,在網上表示不滿,結果跟學聯決定的支持者,甚至學聯中人爭論了好一段時間。我的論點是不能因為「有清息」便呼籲所有市民撤離,那很可能令留守人數減少,令繼續留守的人更危險。那所謂的消息,根本難以證實,那有可能是中了政府擾敵之計。後來事實證明,學聯是中計了。

9.28深夜,三大據點已經建立,佔中理論上已經超乎想像地完成,發展成一場沒有核心領導的民主運動,往後的運動似乎已經不是佔中可以指揮。

那天晚上,在金鐘和銅鑼灣兩邊走,兩邊都士氣高昂。這是香港歷史上的第一次有如此大規模的自發佔領行動。這是一場真真正正的民主運動,歷史會記住這一天。

翌日的外國傳媒形容這是一場“Umbella Revolution (雨傘革命),因為抗爭者面對胡椒噴霧的時候,只能拿著雨傘遮擋,記者拍到的照片,雨傘密麻麻的,於是便叫這場民主運動為雨傘革命。

(凌晨1時20分的金鐘)

(深夜的銅鑼灣佔領區)

原文:連結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