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 默契/陳小柏

MK

十月三日(星期五)下午在旺角「佔中」人士被過千「反佔中」人士及自稱旺角居民及商戶包圍、毆打、非禮,混亂狀況持續至凌晨,旺角恍如進入無政府狀態。 不少市民看到電視直播,及朋友從現場傳來的照片、錄影片段,但見警力非常薄弱,面對過度暴力,警察袖手旁觀。甚至有不少片段,見到有警察護送打人的暴徒離開,或在群眾壓力下拘捕涉案人士,然後在短時間內將之放走。不少市民、 傳媒紛紛質疑在眾目睽睽之下香港警察與黑社會合作,企圖達到清場的目的。警方及保安局,從凌晨起多次召開記者招待會,否認警黑勾結。

「亂中有序」

看過不同媒體的新聞報道,還有網友拍攝的照片、片段,又看過所有警方記招的官方答案,我仍然有以下兩大疑問:

  1. 警力 星期五下午在旺角發生的混亂場面,涉及兩批政見不同的人士, 人數過千,甚至上萬,劍拔弩張,時有推撞、打鬥,頭破血流,非常暴力,與928金鐘的和平示威不可同日而語。警方派出的人手,卻只得一百幾十, 完全與現場情況不成比例。從新聞片段所見,數度有警員在執勤期間,被人推倒地上,場面異常混亂、危險。假如有不法之徒乘機搶槍,在場警力未必有足夠能力應付。
  2. 裝備 - 過千人的混亂場面,在場警員卻只有最基本的裝備。警方高層解釋旺角街道狹窄,在街上聚集的人太多,使用催淚彈容易發生人踩人的意外,這個說法我姑且接受。當時執勤的警員面對如此亂象,卻連頭盔、盾牌都欠奉,卻令人大惑不解,難道警方高層真的對在場警員控制混亂場面的能力這麼有信心,難道真的不擔心前線的同袍受傷嗎?在金鐘面對只有縮骨遮和保鮮紙的市民,尚且要出防部隊啊!難道九龍的警員,真的比港島區的同事強大百倍,刀槍不入?

作為升斗市民,雖然對上個週末警方對平民百姓動用87枚催淚彈很有意見,望着螢光幕,我還是非常擔心在場的前線警務人員,會否受傷,會否不能控制場面。對警方高層的部署,非常大惑不解。為何前線警員對和平示威人士忿忿不平,但對警方高層防如送他們去死的單薄部署,卻欣然接受?然後,我忽然明白,警方這個信心爆棚、不成比例、不合邏輯的安排,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警察和郁手的暴徒(黑社會??!?) 有一種非常互相信任的默契。搞事的不會被拘捕可以放心搞,「執法」的知道亂極有個譜兼警察不會被傷害,可以放軟手腳任由對方自由發揮。這種默契,甚至不可能是只交過一兩次手,而是需要通過長期合作方可以建立的。

點解警察寧願勾結黑社會都要清場?

假如上述的推論是成立的話,我們要問下一個問題是:點解警察寧願勾結黑社會都要清場?學生所追求的民主選舉,成功的話,不是警察也能受惠嗎?

我嘗試代入角色,假如我是一個警務人員,面對當前局面,會有如何想法。為何這麼多警務人員(甚至前警務人員),對學生和其他和平示威人士的厭惡程度,甚至比對黑社會更甚?我想,其中一個癥結,是警隊對「秩序」(Order)及「等級 / 權威」(Hierarchy)的高度重視。

警察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就是維持社會秩序。任何人企圖破壞這種秩序,手法和平與否,都是與警察為敵。這種想法,由進入學堂訓練開始到正式成為警察,不斷灌輸,同袍之間互相影響,信念更加根深蒂固。對「秩序」有強烈的信念本來並非壞事,但是凡事過猶不及,高舉「秩序」為首要大前提,卻容易令警察行事、執法變得理直氣壯,甚至忽略了對其他重要因素的考慮。「總之佔領就唔啱啦!」、「黃之鋒是搞事之徒」是不一少現役(及退休)警察的心聲。

此外,自從現任警務處長曾偉雄上任,作風越見鷹派,警方對市民近年的遊行示威,控制越來越多,雙方時有磨擦;928 警方出動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市民,全城震怒,難免對警察有意見,雙方矛盾更深,互信基礎破裂。身為警察,本來是正義的朋友,這一星期以來,休假全部被取消,日更接夜更,又常常處於緊張狀態,令身邊人擔心,還要不時被市民問候,氣上心頭,希望盡快解決這個膠着狀態,回復「秩序」,也讓自己的生活回復正常,其心態可以理解。

或許你會問,有黑社會的世界,是一個有秩序的世界嗎? 我相信,對不少警務人員來說,有黑社會的世界,是一個有「秩序」的世界 - 因為這個世界,有他們明白的遊戲規則、江湖規矩。兵捉賊,有其默契。成千上萬的良好市民,結集街頭,面對胡椒噴霧,甚至催淚彈,一臉惶恐,但卻寸步不讓,完全不按牌理出牌。這個世界,沒有他們熟悉的「秩序」;這個世界,他們反而不了解。「回復社會秩序」,成為不少警務人員的頭號願望,亦成為警方最冠冕堂皇的行動理由。

但凡紀律部隊,均極為講究「等級 / 權威」(Hierarchy)。在部隊中服從上司指令, 在執法時有權力、有威嚴,受市民尊重、信任。位位阿Sir、Madam 一夜之間忽然為千夫所指,被粗言穢語問候,權威不斷地被 challenge,彷彿天堂墮進地獄。服從指令執行職務,自覺天經地義,但卻受盡質疑、謾罵,把責任歸咎學生和示威的市民,是平衡心理的最簡單出口。

忠告

CCTVB的連續劇,黑白無間道尚且要暗中行事。如今警方在光天化日下,公然與黑勢力為伍,香港彷如回到60年代的黑金歲月,大錯已鑄成,惡果將由香港市民和香港警察共同承受。香港警察請緊記:

  1. 水能載舟亦覆舟,「旺角黑夜」為黑幫打開如斯缺口,各路人馬蠢蠢欲動,易放難收。今日有三山五岳、知名家庭參與撐警集會;又有狼英行會成員Regina 擺明車馬宣佈有意參選特首,你應該明白,所謂默契、所謂合作,不過建基於利益而已。一有機會,勢必作反。
  2. 今日有自稱要日日食生果的平頭裝內地旅客,手持生果刀在旺角自由行,兼不忘幫手清理路障,應該不是你在本地的黑底朋友,未必會跟你心領神會。招惹了這麼多的奇人異士,還望好自為之。

林煥光先生今天接受電台訪問,謂不相信有警黑勾結。為此言論,我呼籲林先生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原因是以林先生的識見,若然是真心不相信 「旺角黑夜」 背後有組織勢力,是嚴重錯判形勢;若然是為穩定民心而說埋沒良心的話,則是太天真、太傻。無論是哪一個原因,林先生在行政會議內,已沒有辦法阻止特區政府做錯誤的決定、違背良心的事情。辭職,或許還可以力挽狂瀾。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2 replies »

  1. Good analysis. Indeed, compared with thousands of police present on 9.28, the number sent to MK was ridiculously small. The police’s behavior was also bizarrely different from 9.28 when they used excessive force on the peaceful demonstrator, yet they used so little force on the violent gangsters. I saw many police “rescued" the gang members, escorted them away from the crowd, put their arms on their shoulders, behaving as if they were friends! Yet such friendliness was never performed earlier on any demonstrators. If it happened many years ago, when Hong Kong was still under the rule of law and order, there would be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but now just a simple denial from the police chief is considered enough to dismiss the case against him. No wonder, the first government department being effectually removed out of the way was ICAC. As a result, the police chief is allowed to abuse his power anyway he can. What we saw happen was a direct threat to any citizen in Hong Kong. I wouldn’t dare to seek help from a police nor would I dare to offend anyone in uniform for fear of being beaten by a mobster sent to my home.

  2. 我在教書年代,因為要煲煙,有時一日三四次上隔鄰警署canteen。有鐵無鐵都是阿Sir,吞雲吐霧聽到好多心底話。
    最un耳的有二,第一是對秩序的崇拜,第二是對當兵的自豪。
    正如作者所述,警察對lose control的恐懼大於一切,不惜背棄道德原則甚至誓辭。更討厭的是,他們普遍有種自我感覺,當正自己係秩序的唯一功臣,甚至主人。秩序是他們的私產,不容他人指染,不可一世。今日我也算從事一份para-discipline 的工作,食Q,我絕對知道做得再好功勞再大,我都不會升格成業主委員,我亦從來未見過有任何家傭因為家務優異而呼喝主人。我全家交兩份薪俸稅加兩份差餉,得到甚麼下場?
    我當過兵,真正當過兵的是會打從心底裏看不起警察的。不在於體質戰技操練強度,而在於整個警察的文化充斥了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制服、佩槍、階級、步操、宿舍都只不過是製造群體氣氛的道具。
    這幾天,崩塌的是戰後歷代香港市民長年忍耐累積下來,對司法制度、法治精神的信任。港英年代,係無民主自由,但尚有法制。我不介意養狗,但當畜牲咬過主人仍然沾沾自喜時,我點解仲要講人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