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致每位反佔中的理性善良人 / 徐緣

這篇文,是寫給真心反佔中的每一位。

過去幾天,佔領行動引來很多人的反感,每在身邊或網上聽到看到反佔領的言論,我都嘗試易地而處地思考。不少抗命者對這些人急於Unfriend,我卻想多明白他們的想法,了解他們的感受。我從來認為香港爭取民主的運動,是拉攏更多的人往泛民這邊,而非把人推往建制。而這樣做的前題,是要明白對家的思維。

對著這些反佔中人士,我喜歡問一條最根本的問題,只是簡單的一句:你/妳希望香港能有一個無不合理篩選的真普選嗎?

部份答案如此:「無所謂」、「大陸俾咩就要咩嘢啦」、「香港唔適合太民主」。這個世界,總是有一些人,對終極的自由,不是特別的嚮往。但我發覺這類人相對地少。

我接觸的大部份人,都會答希望有真普選,那麼所謂的政見不同,其實是對爭取真普選所需成本的分歧。認為民主重要,但「甘願犧牲指數」各異,有人願意在風雨中露宿街頭,有人只能放工後加入集會然後十二點灰姑娘回家,有人覺得一旦影響搵食就應該放棄,有人則認為只要帶來生活中的一點不便,就不值得強硬爭取,寧願慢慢傾。然而他們都明白,溫溫和和地傾,政權啋你都儍的機會相當高。爭不到怎麼辦?來日方長,慢慢找一個對生活零影響的方法吧。然而他們都明白,世界上並無如此方法。

我對這些人沒有半點怨恨,每人心中對民主的「訂價」不同,實屬正常。作為堅決支持民主的一分子,我沒理由迫對方把他們心目中民主的價值,拉高到跟我同一個水平。

是故雖然我支持佔領一方,但聽到有反佔領者發洩鬧爆,我覺得他們都有表達宣泄的權利。若果我們叫反對者容忍我們的佔領,我們也應該容忍反對者對我們的指駡。

但昨今兩日在旺角及銅鑼灣那群聲稱反佔中者的暴力行為,卻絕對不能容忍。

鏡頭下清楚看到,那幫人對佔領者拳打腳踢。年青的學子被毆至滿口鮮血,有人非禮女學生,還要大聲叫囂:「以為自己好大波」、「出得來示威就預左俾人非禮」。

1209407_10152287819737680_4569733426483559774_n

各位反佔中的香港人,撫心自問,見到這些人對佔領者施暴,你有什麼感受?你會額手稱慶,大叫好波嗎?若果你是一個理性的善良人,你不會。或許有些人抑壓著不滿情緒太久,見到心目中的搞事者被打,會閃過一絲快意,但大家冷靜下來,好好想一下,只是生活中對你做成不便,你真的贊成動手打人嗎?若果你是一個理性的善良人,你不會。

各位反佔中的香港人,現在有一班繫著藍絲帶的暴徒,當中有收了錢的,也有真心的,他們仗著反佔中的立場四處傷人。我明白你們還是非常討厭佔領者,但令人流血受傷,是一條重要的道德底線,對佔領街道為你帶來不便的厭惡,真的大到不惜跨越這條底線嗎?

各位反佔中的香港人,經過昨晚的藍絲帶暴民事件,現在大家討論的,不應再是政見之爭,而是人禽之別。我相信很多反佔中者,還是熱愛和平理性,你們甘願被標籤為與這班暴徒為伍嗎?

我明白你們還是反對佔領,還是不滿佔領者騎劫公眾,還是討厭生活受到影響。但若果你們是一個理性的善良人,懇請你們與這班暴徒畫清界線。

你們跟親朋戚友傾計時,還是可以鬧爆佔中,但同時請你亦鬧爆出手傷人的暴行。

你們在網上分享佔領對自己或社會造成影響的同時,也請你分享藍絲帶暴民的醜陋。

佔中運動的對與錯,可以有爭議;民主發展的緩與急,可以有爭議;但因政見因不滿因收錢因受命而傷人,是錯得離譜,大是大非,毫無爭議。

這篇文,是寫給真心反佔中的每一位。在紛亂的局勢中,我希望能與你的良知對話。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

168 replies »

  1. 原來是數學題
    不合意的普選=佔中
    佔中=佔鐘
    催淚彈+佔鐘=佔鐘+銅+旺+尖+亂扣帽子

    敢問
    不完全合意的政改+催淚彈+佔鐘=???
    全合合意的政改+不合意的政府官員沒有下台+催淚彈+佔鐘=???
    原地踏步的政改+警棍+催淚彈+佔鐘=???
    原地踏步的政改+案底+警棍+催淚彈+佔鐘=???

    小市民想知道佔中者下一步想去那裡佔, 就正如佔中者要知道警察今天吃什麼.

      • 说的正义凌然,请问占中人士是人,反占中就不是?占中被打就大肆叫嚣! 那反占中被打得呢?警察们被打的呢?谁别人要和暴力划清界限!你们怎么不做到?多少事实真相你们有好好了解吗?没有人不许你们言论自由!但你们要的是自由还是要的反国!

        • 這是香港的悲劇,以前笑泰國有紅衫軍和黃衫軍內鬥,今日顏色之爭竟然在本土上演,真是痛心疾首。朋友已劃分兩個敵對陣營,政治實是污穢恐怖的,二次大戰為何千千萬萬德軍及日軍忠於獨裁者,信念經千百次輸入腦袋,再見大量同志和應,無深思熟慮底下便成為追隨者,非黑即白,自我膨脹,他們得到集會亢奮,同伴的認同,高聲吶喊,社會不滿,內心得到宣泄,到底有無撫心自問,易地而處,為何社會會有撕裂?乜嘢叫和平,唔通敵人舉高雙手佔據吾土,就算了吧嗎!一切反對者自圓其說,千個謊話就成真理,悲哀!愛是盲目的,看來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讓一切隨風吧!

    • 成日大條道理講班佔中者手無寸鐵和平表達訴求, 但就無人譴責最初係由班示威者衝擊政府, 挑釁警察開始。
      試想象下如果係美國白宮或者五角大樓被群眾衝擊包圍, 美國聯政府會用點樣對付?
      示威者為到到目的去違法堵街破壞香港經濟法治, 政府同警察對佢地已經好包容忍讓, 最可憐係其他無辜香港小市民好無奈地被佢地私違法的行為犧牲。

  2. 花園再次遊,四両撥彈球,歪理通處現,隨緣莫憂愁,警犬頌黑日,五毛不甘休,正道傳後世,終極得自由。

  3. 两边都不对。
    不論你的道理有多伟大都会有人反对。不管你的精神多高尚也会有人不認同。
    但当你要其他人同意你所做的,而影响其他人的生活就不論你多伟大多高尚都是废话

    • “但当你要其他人同意你所做的,而影响其他人的生活就不論你多伟大多高尚都是废话"
      意思是人大的決定影响其他人的生活就不論你多伟大多高尚都是废话

  4. 這是香港的悲劇,以前笑泰國有紅衫軍和黃衫軍內鬥,今日顏色之爭竟然在本土上演,真是痛心疾首。朋友已劃分兩個敵對陣營,政治實是污穢恐怖的,二次大戰為何千千萬萬德軍及日軍忠於獨裁者,信念經千百次輸入腦袋,再見大量同志和應,無深思熟慮底下便成為追隨者,非黑即白,自我膨脹,他們得到集會亢奮,同伴的認同,高聲吶喊,社會不滿,內心得到宣泄,到底有無撫心自問,易地而處,為何社會會有撕裂?乜嘢叫和平,唔通敵人舉高雙手佔據吾土,就算了吧嗎!一切反對者自圓其說,千個謊話就成真理,悲哀!愛是盲目的,看來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讓一切隨風吧!

  5. 好欣賞你能夠理性地分析成件事,我認同所有事都應該公正地報導,要分享同抨擊,就應該正反一齊分享同抨擊。

    唯一一件事,到依家都未有瘋傳,所以可能你都未必知情,就係支持佔中者當中,一樣有班黑衣帶口罩嘅人,同反佔中嘅人打交。我爭取嘅嘢可能無你哋咩高尚,但我正正需要嘅就係對每一件事公正咁評論,唔做得只講只做自己愛聽嘅事。我已經有好多朋友唔敢再出聲發言或表態,希望大家都能理性處事,先係對社會民生有益處。

    • 如有 理性查詢 或 理性留言,請到 政府 一站通 網頁。非理性查詢 及 非理性留言,政府 一站通 網頁 同樣歡迎 並會一併處理。{“星星" 腔} ~~誒 ~~誒 ~~誒

  6. 和平佔中 我不雖認同 但也不反對,只是我搞不懂為什麼佔中慢慢變成佔旺角,佔銅鑼灣,佔尖沙咀?當看到某部分人士對警察推撞,拿雨傘敲打警察,這還是和平嗎?一個人要表達自己的不滿,就有權利影響所有其他無辜的人嗎?當有人為了一己私慾,而傷害其他人無辜的人權益的時候,他們還有什麼立場,自以為站在道德的高位說別人的不是?

    我堅決反對任何暴力,但某程度上,我理解那班被佔中人士影響生計的市民所積存的憤怒。俗語說斷人生活猶如殺人父母,到底是先有雞還是雞蛋,這很難說得清。

    • {“星星" 腔} 佔銅﹑佔旺﹑佔尖是 催淚彈 效應。如有查詢 或留言,請到 政府 一站通 網頁。

      • Stupid people with stupid logic. HK’s political issue would never happen in USA, as USA’s legal system and constitution protects people’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Thus USA would never have any chance of producing such Umbrella Movement, causing road blocks in public streets. Any politicians found to be depriving any USA citizen’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would be “all-done-n-cooked" on their political ladder. So the weibo article manifests “brainless people creates brainless topics". It is like a Chinese asking a White couple if they could ever give birth to a dolphine, then of course, the White couple would definitely answer “NO". Then the Chinese would be glad and dancing around to tell everyone his/her “MAJOR" discovery of the “TRUTH". Thus 五毛 can only create stupid logics with/without themselves knowing, while at the same time, may think that others are as stupid as they are. HA HA HA 😛

  7. 暴民?收錢?
    咁第一個要問下佔中裡面有冇收過肥佬黎錢先再响度講良知啦!冇佔中的話大家今日同家人過緊家庭日不知幾和平呀!唔同顏色就叫暴民?咁當條街係自己屋企無視對其他人所帶來影響又係咩?自私還是無賴定無知呀?話佔領係為一人一票真普選,咁佔領行動本身有得到香港一人一票通過咩?幾時我有授權或同意你哋為我請命呀?

    • 学生们流汗、流血,就是为了你们以后更自由,想被强拆吗?想被消失吗?想被牵连家人吗?想做回大陆人吗?不想就不要反占中!

  8. 佔中者並非只對市民做成不便,不要輕輕帶過,幾多商户已在垂死掙扎,破產邊沿。他們上街哀求,求你們撤離,比條路行,一個大男人跪地哀求,你們無動於衷,還要屈他非禮,冷血如斯。還好鏡頭還他清白,但現場仍有女子大叫:我們影哂嘞佢非禮。我又睇到佔中者無耻一面。暴力有一種是冷暴力,對對方不聞不問,視作透明。就好似佔中者對影響其他市民的生計不聞不問一樣。佔中者剝奪他人生活的自由,難道不是暴力?暴力的其中一個解釋就是用強制手段以達到自己目的就稱為暴力。並非動手動腳才是暴力,暴力還包括語言暴力,網上欺凌,它甚至可迫使人自殺。佔中者在發起行動後,政府已希望可以展開對話,但他們一於少理,因為付出代價的是他們,是香港。當然亦有一些【好事之徒】在搞事,正如反佔中者混有黑社會一樣,但今日香港之亂,請作者憑良心說句公道話!

      • Stupid people with stupid logic. HK’s political issue would never happen in USA, as USA’s legal system and constitution protects people’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Thus USA would never have any chance of producing such Umbrella Movement, causing road blocks in public streets. Any politicians found to be depriving any USA citizen’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would be “all-done-n-cooked" on their political ladder. So the weibo article manifests “brainless people creates brainless topics". It is like a Chinese asking a White couple if they could ever give birth to a dolphine, then of course, the White couple would definitely answer “NO". Then the Chinese would be glad and dancing around to tell everyone his/her “MAJOR" discovery of the “TRUTH". Thus 五毛 can only create stupid logics with/without themselves knowing, while at the same time, may think that others are as stupid as they are. HA HA HA 😛

  9. 希望你真的能聆聽和思考以下的勸告

    2014-10-4
    各位同學:
    大家要校長就佔中表態?好啊!

    第一、佔中人士以為敵人只有政府和警察,他們忽略了所有生活、甚至生計被他們影響的市民遲早都會成為他們的敵人。大家只要回答一個問題,思路便會清晰一點。試問有多少佔中示威人士是住在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和金鐘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不是在自己家門口示威,只為自己家人帶來不便?有多少佔中示威者的收入已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被」充公,損失慘重?

    這種「我不需經你同意便在你家門口和平示威而你是不會或不准發聲的」和「我示威,由你付出代價」的思維模式,其實是否在構思佔中時已先陷入了一個誤區?
    舉例說,如果你們為爭取民主而在崇德操場罷課,我相信學校附近的街坊都不會反對你們,甚或欣賞你們。但如大家選擇佔領洪水橋輕鐵隧道罷課,要洪水橋居民要嘛走遠些,利用其他過路設施過馬路;要嘛就是不依規則在車來車往的青山公路橫過馬路。試想想:洪水橋的居民會支持你們嗎?他們會跟大家發生衝突嗎?時間愈久,發生衝突的機會會愈大嗎?當然,用暴力去解決問題,在講求文明的今天,是會遭人唾棄的。

    既然大家口口聲聲「愛國不一定愛黨」,那「支持民主也不一定要支持佔中、支持全港罷教和罷課」,是不是同一個思維方式呢?老實說,我不支持一切導致「一拍兩散,玉石俱焚」的政治行動。

    第二、佔中人士以為他們是代表全港民意,那是他們思維的第二個錯誤。就此,今天社會出現嚴重的分裂,包括親戚、朋友、教友、同事、同學、家人、夫婦、情侶等也可分裂,便知我此言非虛。若大家依然採用這種「敵我矛盾,非友即敵」的思維繼續下去,我看不到民主會在明天的香港出現的可能性,反之仇恨與戾氣則會與日俱增。民主若缺乏了互相尊重,互相聆聽、互相包容、互相接納、互相妥協,而仍是一言堂,唯我獨尊,那只是「另類的專制」,不配稱為民主。

    至於政客,行動前若不會先思考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會為自己的政治前途帶來什麽影響、帶來多少籌碼的,那便不是政客。
    戴教授正因他不是政客,所以表現有點進退失據。他先邀請死士十一去飲,也邀請市民去觀禮,聲言絕對不會提早,也不會接受未成年人士參加;到黃之鋒因突然發難而被捕,他在台上被群眾質疑「大人得個講字」,礙於群眾壓力,忽然又半夜提出要提早入席;過了兩天,又話自發來的市民太多,情況失控,又不是他邀請的,他們三子不會對此負責;到警方鎮壓後,群情洶湧,輿論一面倒傾向佔中人士,他又出來主持大局(但這時亦沒有說他會否對之後發生的事負責);其後,他想去政總調停佔領人士阻礙公務員上班的情況,但人家聲言根本沒當他是領袖,也不隸屬學聯和學民,他們有他們自己訂下的規矩;鼻子碰了灰後,他只好再回到金鐘。他的表現為什麼會這樣反反覆覆呢?因為他是一位學者,而不是一位政客。

    但政客在過去十天又在哪裡呢?他們推了大學生出來,更無恥的,是連中學生也推出來打頭陣(這已經違反了佔中不准未成年人士參加的承諾),利用市民對學生的一份尊重、愛護和信任,先領一個頭彩,而自己則在大後方,養精蓄銳,俟機抽抽水,爭取將來的政治籌碼,政客的本色顯露無遺。難怪網上不時有市民質疑他們有沒有叫自己的子女出來一同佔中,一同嚐嚐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的味道。
    至於學生(不包括學生領袖),思想單純而入世不深,無論他們的表現怎樣,是和平還是激進,他們的一腔熱誠,是無庸置疑和得到市民認同的。至於他們是否被利用,還是已經消化所有訊息和評估形勢,才參加行動,我不敢說,那些只能讓歷史去評價。我們誰都沒有資格說誰是歷史的罪人,除非你真的掌握一些不為人知的資訊,又或你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最後,佔中引致騷亂遲早會出現,成年人是心中有數的,只在對來得遲與早和程度有多嚴峻有不同的看法而已。粗淺地去分析,如果反佔中人士真的只是為個人的「利益」而戰,一旦利益的威脅消減,他們便會立刻退兵,絕不會留戀;如學生真的是為「理想」而戰,碧血丹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歷史告訴我們,他們會堅持到流血,甚或犧牲。當年文革尾聲,連毛澤東也不能叫停紅衛兵的派系武鬥,最終要出動軍隊鎮壓,事件才告平息,便是最好的例子。在文革進行中,你問紅衛兵有沒有做錯,百分之一百說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文革後,如你再問他們有沒有做錯,相信不用他們答,大家都心中有數。(想多知道一些文革的故事,可看《天讎》、陳若曦的小說或其他傷痕文學。)
    政治鬥爭的不為人知的一面,並非一般市民所能解讀,更何況是我們極力要保護的中學生?
    試想想:香港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中國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那是很值得深究的課題。(昨夜除佔中的新聞外,最觸目的便是美國取消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售賣武器予越南的禁制令,肯售賣武器給越南,此舉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作為教育工作者,保護學生不受傷害是我們的天職。針對目前的困局,協助釜底抽薪,不再火上加油,才是我們需要緊守的工作崗位。大家看看八間大學校長的聯合呼籲,「中學主要議會及十八區校長會聯席會議」的聯合聲明,和各大報章的社論,均是反對暴力,勸籲同學們盡早撤離和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見好就收,便知道這說法不是校長個人的一廂情願。
    希望大家今天能收拾心情,檢視過去十天來所學到的東西和對政治的覺醒,讓它慢慢在自己的內心沈澱,醞釀成為自己明天要走得更高更遠的用糧。如你想為自己的社會和國家多做一點事,記著:一顆無私的心、紮實的學問根基、開闊的眼界和胸襟、明察秋毫的分析力、平和的心境、冷靜的思考、和而不同的處事方式、謙虛學習的態度,一一都需要假以時日,細心栽培,才能發芽生長,欲速則不達。

    校長對崇德人,永遠充滿期盼及給予支持。
    I love you, Shungtakians.

    龔廣培啟
    [10/5 8:58] SUNNY: 
    立論,理据,逻輯,用意: 非常到点

      • Stupid people with stupid logic. HK’s political issue would never happen in USA, as USA’s legal system and constitution protects people’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Thus USA would never have any chance of producing such Umbrella Movement, causing road blocks in public streets. Any politicians found to be depriving any USA citizen’s right of nomination and election, would be “all-done-n-cooked" on their political ladder. So the weibo article manifests “brainless people creates brainless topics". It is like a Chinese asking a White couple if they could ever give birth to a dolphine, then of course, the White couple would definitely answer “NO". Then the Chinese would be glad and dancing around to tell everyone his/her “MAJOR" discovery of the “TRUTH". Thus 五毛 can only create stupid logics with/without themselves knowing, while at the same time, may think that others are as stupid as they are. HA HA HA 😛

    • 校長好野,不愧為行政長官教育奬的得主。 還請校長有時間讀一讀孟子的『魚我所欲也』 -為什麼要熊掌?及韓非之『說難』-凡説之難在于所説之心,可以吾說當之。

      香港郭沬諾之輩實在太多了!

    • 文革尾聲有個反對暴力的八婆,釜底抽薪,拿了袋垃圾出街,火上加油,俟機抽抽水,爭取將來的政治籌碼,此舉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八婆碰了一鼻子灰,難怪沒有叫自己的子女出來。當年文革尾聲,連毛澤東也不能叫停紅衛兵的派系武鬥,最終要出動軍隊鎮壓,事件才告平息,便是最好的例子。中國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當然,用袋垃去解決問題,在講求文明的今天,是會遭人唾棄的。希望八婆能收拾心情,檢視所學到的東西和對政治的覺醒,讓它慢慢在自己的內心沈澱,醞釀成為明天要走得更高更遠的用糧。

  10. 我完全明白佔佔中人士的情操和抱負,但他們忽略的是社會上大部分其他人的意願。我相信很多反佔中人仕也支持一人一票,但我們不支持的是用佔中這個手段。起碼我是如此。
    在反佔中簽名中,反影了大部分香港人的意願,而佔中人士一意孤行,強行代表所有香港人。這行為本身已經是極不民主。
    看看蘇格蘭的民主,當大部份人不支持獨立時,終使比數很接近,但沒有示威,沒有任何不合作的行為。因為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
    佔中人士掛着民主的旗幟,踐踏大部分香港人的意願,行為極之霸道,本人不能苟同。
    當然我亦不支持任何暴力行為,無論是掛着什麼旗幟。
    我懇請佔中人士理性地看待佔中對香港的傷害,事情到了今日這個地步,你們的訴求已經表達了,可否讓大部份希望和平的市民,回䨱正常生活,以對話的方式達到民主的目的,請撤離吧!

      • 1 佔中帶來的影響:
        親戚朋友和同事分化,有黃带亦有藍帶,家人若無統一思想,則家嘈屋閉,個人則受每日發展而影響心情,聽到或見到自己一方有利則開心,反之怒目睜矃,有如恒生指數,上上落落
        2 佔中的事實:
        認清事實真相和來龍去脉,理性分析,不道聼途說,通常此刻正是羣魔亂舞,保持冷靜
        3 解決方法:
        它好像一片毒品,麻醉靈魂,只好遠離它,不視不聞,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包你內心清靜,期間運運動動,看看書,海邊慢步,山上吹吹風,逛街睇戲,聴聴音樂………總之視它為洪水猛獸,若還戒不掉,睇完左報睇右報,聽完反對聴贊成,儘量兩邊平行,若再唔得,肯定中毒已深,須看心理醫生。
        最後忠告各位,不用擔心,因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香港是福地,經過暴風雨後,必更加美好!
        祝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 你想做回大陆人?你以为占中人士愿意这样吗?游行、投票、签名,什么方法都试过?可被中共控制香港政府听取民意了吗?最后还来个‘’三不‘’政策,你面对的不是原来的香港政府,而是被中共恶魔控制的木偶政府,你想想你以后成为大陆人的生活,监视、迫害、诬陷、抢劫、成为常态,都会披上光鲜的外皮在CCTV新闻联播欢歌,你想你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吗?如果你不想就不要反占中,但我看你是收了钱的香港五毛。还告诉你,我是内地人,我支持占中,别的不能干,只能在电脑边,键盘上默默的支持占中。因为我不想抓进冤狱,不想老婆跟我划清界线离婚,不想孩子为了能读书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支持!支持!支持!支持!支持!支持!

  11. 願和你分享以下一段話,希望你認真思考和分析。

    香港知識分子何在?
    ──論當前世界政治的躁動與香港學生「佔中」

    霍韜晦

    躁動的世界政局

      世界似乎變得愈來愈煩躁,遠的不說,例如剛結束的長達五十一天的以色列與哈馬斯之戰,導致二千一百多巴勒斯坦人失去生命,一萬一千多人受傷,許多地區淪為廢墟。以色列雖勝,但也失去許多優秀士兵的生命,亦未取得任何實質性的成果。那麼,為甚麼要打?起因據說不過是以色列有三個少年失蹤遇害,以色列趁機「教訓」哈馬斯吧。

      比較起來,哈馬斯還是小事,更嚴重的是伊斯蘭國(IS)突然冒起,迅速佔領了大片伊拉克土地油井,殘殺民眾,並把外國記者,人道救援人員在網絡頻道上斬首示眾,其野蠻行徑震驚所有文明國家。歐美各國再也無法緘默,於是在美國支持之下,再次對盤據在伊拉克、敘利亞邊境的伊國組織進行空襲。

      戰爭再起,就不是一天。

      不過,你可以說:中東從來都沒有平靜過:宗教、民族、歷史仇怨之外,還有政治、經濟的多元矛盾。美國以為以武力介入伊拉克,便可以培育出西方式的民主,徹底改變中東的政治生態,結果打了八年,弄出一個爛攤子,比原來的情況還糟,它眼見勢色不佳,溜了。

    自大專橫的美國人

      美國人的自大,到現代還不能接受教訓。從中東抽身,又想重返亞洲,還串連日本、菲律賓、東南亞,一起向中國施壓:從倉庫裡檢出上世紀圍堵中國的政策。不過,還能用嗎?中國有可能變成第二個伊拉克嗎?

      美國所售賣的民主,若依據原理,是主張不同政見的人可以通過理性方式來解決。但嘲諷的是,它對待別國的態度卻是最不民主,總是想干涉別人,更多的是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如竊聽外國元首電話、利用美元霸權騎劫世界經濟),來掌控別人,或培植其反對力量,從中挑撥,製造事端,非常專橫。如1965年,美國中情局策動印尼軍方政變,陸軍司令蘇哈托於一夜之間,囚禁開國元首蘇加諾,再以清除共黨之名,在全國各地屠殺華人,被害者近一百萬,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殺還要淒厲數倍。從此印尼廢除華文,蘇哈托鐵腕統治32年,整個世界誰吭聲了?

      有些地方,力爭民主,以為獲取了民主,美國就會支持,如埃及,如泰國,如東歐、中亞的顏色革命,但換湯不換藥,民選政府無能,內部爭吵,軍方乘機介入,掌控秩序。美國會因它不民主而干涉嗎?它自己尚且自顧不暇,所以你們愈亂愈好。這些國家,亦不會因為實行了民主投票而有所改變,它還是老樣子,甚至更糟。這不是很值得我們反省嗎?

    民主與分離主義

      一是民主究竟是甚麼?它能解決甚麼問題?它會產生甚麼的後遺症?二是發美國民主夢的人,正如香港某些「民主人士」,專程到美國白宮求取支持一樣。有沒有想過:美國人是關心自己的國家利益,還是你的利益?你如此投靠,為甚麼?

      也許「民主」這個幌子太迷惑人,又被奉為普世價值,使得人人以為實行民主就帶來幸福,事實上是兩回事,更不曉得「民主」可以被利用為奪權的手段。從法國大革命到德國希特拉上臺,從戰後各殖民地獨立,到今天分離主義盛行,只要想到自己的利益被分薄,就想利用民主,公投獨立,非常狹隘。如蘇格蘭公投、西班牙自治區公投,連香港也想公投,(台灣就更不要說了),卻沒有想想周邊的人怎麼看你?

      這是地緣政治,你能無視鄰近地區的反應嗎?但人與人的關係不止於此,還有血緣,還有情緣,還有長期歷史文化浸淫出來的史緣,豈能一一切割?只看眼前利益,只看表面形勢,人的思想就會太簡單。

      不過,即使如此,「民主」仍然是這個時代的迷幻藥。趨之者此仆彼繼。為甚麼會這樣?我想真正的原因是對現實不滿。自從進入二十一世紀,歷史上所累積的問題一一爆發:資本主義隨著美國的獨大而攀上頂峰,開始腐爛:全球化、金融風暴、能源危機、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社會頹廢、青年人思想無出路、政府管治無方,基層生活困難。小市民委屈無處發泄,小小事情都會爆炸,情緒失控,有機會示威、遊行、抗議、抗爭,正中下懷。一波一波,最後就會衝擊當前體制。如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英國種族暴動、美國群眾佔領華爾街、希臘反資本主義的街頭運動……都是犖犖大者,從這個地方看,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香港的「佔中」,已經不算甚麼了。你可以理解為全球躁動政治的餘波,不過,這兩地都由青年學生擔綱,而且矛頭指向都是中國,這就不能不重視。

      青年的可愛,在有理想、有熱血,但青年的欠缺,亦正在其思想的簡單,易受煽動,正如香港某些人要爭取「真普選」,以「命運自主」,「奪回我們的未來」來包裝,試問是甚麼意思?難道要香港獨立嗎?要否認我們自己是中國人嗎?為甚麼要否認?這些問題必須問到底,你纔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五四」「六四」之所以贏得巿民支援,是因他們的出發點是愛國,不為自己謀利益,甘地、馬丁路德金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為民族獨立,為取得公民的平等身份。如果公民抗命中間夾有一絲一毫自己利益的話,就不會得到同胞的尊敬。

    「佔中」理由不充分

      以此來看香港學生的「佔中」,理由就不充分,因為完全沒有必要這樣抗爭。即使要奉行西方民主,也可以從長計議,也可以逐步邁進。為什麼要那麼高調,拒絕協商呢?何況,我們難道沒有自己的思考能力,一定要按照「國際慣例」嗎?學生的叫價,已達到不可理喻的地步。還要衝擊政府總部,發動罷工、罷課,癱瘓香港,讓所有香港人都付出代價。一時憤激,便要玉石俱焚,為什麼呢?

      時代在變,歷史在變,二百年的西方民主,已經百孔千瘡,站在美國對立面的人不只是中國(中國其實一直向美國伸出橄欖枝),卻想繼續指揮世界,肯定心勞日拙。中國則從被列強瓜分的命運,到今天成為第二大經濟體,非常不容易,過程也犯了很多錯誤。今天我們站在歷史前沿,該考慮為發奮自強的中國做點甚麼。不認同自己的文化,不認同自己的民族,難道要做西方的馬前卒嗎?四十年前香港大學生「關社認祖」、「誓死保衛釣魚台」,但現在保衛的是自己的選舉權,變化太大了,像中了蠱,小心別犯下彌天大錯。

      可悲的是,香港竟然沒有頭腦清醒的人,只知隨別人的笛子起舞,太可憐了。弄出這樣的局面,誰會得益?誰會偷笑?

      香港的知識分子何在?有血性、有歷史感、有綜觀全域能力的知識分子何在?香港已出現危機,不是要說些公道話嗎?但有些人還添油加火,惟恐天下不亂,良知何在?犧牲的是誰?

      不要怪責青年,這是所有成年人的責任。

    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夜

    • 作者為香港著名思想家、教育家

  12. 影響生活?佔中同樣影響示威者既生活,擺工擺學擺教對示威者影響可能更大,但點解仲可以對反佔中人士既暴力行為合理化?如果香港市民繼續只係為錢,會變成中國一樣沒有了自己文化特色,人民質素幾十年間不斷下降。更何況錢香港政府大把,只係香港市民無姐…

  13. 請勿將「民主」聖化!「民主」只是其中一種產生統治者的方法。這是 一個途經(means), 而不是目的 (end)。 我相信,目的應該是「公平、公義、個人自由、社會繁榮」。 要爭取的是目的,而不是方法。大家以為只有一條路,就拼命要求「歐、美式民主」。

    其實,「歐、美的民主方式」已運作過百年。現在,可以總結一些經驗。(1)這種民主選舉方式帶來「討好民眾」的治國心態,是有很多副作用的!歐、美巨債也是因此而生。(2)群眾普遍沒有興趣和時間認真瞭解治國之道,認識當中的困難和矛盾。希望每個市民都能夠作出英明選擇是不切實際的。群眾的決定很多時只是受宣傳、傳媒評論和政客的口才的片面影響。政客往往以短期利益為賣點吸引支持,忽略長遠利益策略。即使有政客想作有理想的規劃也不易推銷。(3)選舉的宣傳費用很高,政黨都是靠政治捐款維持活動的,商家往往是最樂意透過捐款與政客打交道;當他們當選後又怎能不賣他們的賬呢?(4)黨派之間為爭權而彼此製造困難給對方,赤裸裸地為所代表的選民的謀取私利,莽顧整體利益和發展,都是常見現象。

    要達至「公平、公義、個人自由、社會繁榮」,必須對統治者有問責和制衡,也當有罷免機制。在現行制度上可以怎樣加入這些元素呢?值得好好探索。

    在上(2)提到,期望每個市民認真地瞭解政情,然後作出英明決擇,是不現實的;這是絕大部份市民沒有時間、興趣或能力做好的任務。因此,一人一票的選舉方式並不是有效的產生統治者方法,這只是令大眾口服心服,揀錯了也無話可說的機制。這種產生統治者的方法往往讓懂得做宣傳 、做表演的人上位。在民主國家中,市民最不信任的就是政客,認為他們常説謊話,但在每次選舉中,都無奈地從中選一個!

    其實,值得爭取的可能是「公投罷免權」。在這層面上監督政府也是大多數市民都能勝任的,社會運作得好不好,各人都有親身體會。

    • 其實,位於 7:26 上午 的 06/10/2014 的仁兄說的也不無道理. 某程度上 (對不起, 拿不出數據), 普選其中一個對政府的制衡, 就是以選票罷了它. 做好問責也是重要, 走到今時之局, 問責制之名存實亡也難逃罪責

  14. 所以才冀望閣下大人, 明義開宗, 以使卑等得以頓開茅塞, 免歸錯邊, 以至誤己, 誤人, 誤港! 則小人幸甚!香城幸甚!

  15. 宜家仲話佔中者係和平非暴力係妄顧事實。
    雙方也有和平非暴力的人,同時雙方也有十分暴力的人、滋事份子。

  16. 表面好似理性,實際上歪理。眼中只覺得黃絲帶的是人,藍絲帶的就是禽。你可以抗爭、你可以打警察、你可以禁錮別人的自由…被你滋擾的人就不可以宣洩?大家已經忍了你好多日,不是第一日就來罵你,已經十分克制。你們幾時有譴責過暴力抗爭的黃絲帶暴徒?點解將打黃絲帶的人全部算到成藍絲帶身上?他們只是穿黑色衫,從來沒有一個是戴藍絲帶。證明你的眼鏡有明顯的顏色。大家都想香港前進,只是你們用的方法過份。今日的政制改革只是一個開始,從無講過是終點,亦不可能是終點。無人知道一年後發生什麼事,更不要說5年、10年之後。橫蠻的推翻第一步,只會令大家原地踏步,玉石俱焚。篩選標準是否不合理無人知,亦見人見智。總之走出第一步,慢慢改又有何不妥?什麼「袋了就不會再改」的歪理正反映現今青年入的短視、狹隘與膚淺。

  17. 諸位好,首先聲明本人非大陸、香港、台灣人,是美國的華人1.5代。對於香港占中我非香港人,沒有什麼支持或反對的立場。不過我只是憑著我這麼多年來對華人世界的觀察,不行威權便會民粹泛濫。華人世界最成功的應該數新加坡了。一個幾乎是威權高壓的社會,但是新加坡華人樂見其成,社會穩定,經濟繁榮。而民主化成都最深的當數台灣,卻是政府空轉,政黨惡鬥,經濟沒落。再看高福利的歐洲諸國,南歐多國由於民主化選舉的高福利承諾而導致今天國家負債纍纍造成了世代的不公平。反過頭再看亞洲的其他民主國家,菲律賓、泰國、印尼等,實在是不忍直視。反而是中國經濟蒸蒸日上,大有從新詮釋天下華人的雄心和能力。越是這幾年歐洲的頹敗,我越加懷疑現代社會普適價值的選舉民主有嚴重的結構性不可持續性。我當然也支持民主,這東西全世界都沒有誰會反對,但是民主的目的不是選舉,是社會問題的解決和公民利益的響應,只要能做到這兩點,不一定需要普選,普選本身存在各種制度性的不足。在海外華人眼中,香港的問題還是來源于收入不漲,相較多年前的大陸,大部份香港人感到失落,優越感的不再,尤其是年輕人的心理失衡而引發了這樣一場宣泄不滿的運動。就算特首下台,就算真普選,結果一定不會更好,因為台灣自民主化後便經濟停滯了,而且社會未來的不確定性其實更大。
    總而言之,民主是必須的,不過對於形式是否要像台灣那樣,我持否定態度。而且一旦成為台灣那種政體後,幾乎很難再從新進行制度層面的設計了,也就是說很難進行再改革了,如果按照人大的方案,慢慢摸索,幾年後幾十年後再來完善。美國的民主制度從開始到六七十年代經歷了200年才確立了最適合這個國家的民主制度,香港也一樣,不該急於求成,一步一步來吧,經濟可以跨越式發展,政治可不行,要參考當前社會問題的根源和社會結構的具體形式。再次重申,我不是香港人,所以對於占中學生我不評論,只是說出自己認為的而已,民主要,但普選不是民主的最好形式和唯一形式。

  18. 非法行為在先, 竟然可以用歪理, 你仲係到慫湧信你D歪埋. 民主佔中簡直係獨裁, 一言堂!完全不能容納其它聲音. 成立民主反佔中封鎖你地返工返學得唔得!!!? 警察執法有乜錯? 用 Tear Gas cannisters 有乜錯!!!! 唔通用警棍?

  19. 唔好成日QUOTE D 低能答案來代表全部反佔中人事. 唔通反佔中人又QUOTE 返"因為我D朋友都佔中,所以我佔", “我怕比人unfriend"? 唔好用一部反佔中低能暴力行動來代表反佔中的真正意義。你地破壞緊香港,唔好再用我幫你地未來爭取,請你有良知,講E D既人仲專制過共產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