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黃絲帶大戰藍絲帶?/啡白

Yellow-and-Blue-Ribbon

前幾天跟朋友嚮應黃絲帶行動,朋友問了我一個問題:要不要打死結?

「死結」一字,令我沉默了數秒,我想到現況很多「死結」,港人心裡面也有林林總總的「死結」。

我就說,不要打死結了,如果清潔工想清理,就不要讓他們吃苦頭,有心人想破壞,就由他們了,看他們怎樣對應也是有趣。結果十多個小時後,一地黃絲帶,應該不是清潔工的所為吧?

最惹笑是,翌早就換上了一批藍絲帶。還要貼上告示,跟清潔工說不希望加重工作量,會於當日晚上清走黃絲帶。

我就很奇怪,為什麼藍絲帶和黃絲帶,被人帶到對立層面?

什麼顏色代表什麼立場,我想除了黑色絲帶和紅色絲帶,其他顏色都各自覆蓋很多不同含義。以藍色為例,可以不只是撐警。美國有位叫Helice Bridges的女士,就發起「藍絲帶行動」,派發印有「Who I am makes a difference」的藍絲帶,鼓勵別人多感恩。半年前劉進圖被斬後,有人發起藍絲帶行動,目的是支持維護新聞自由。

究竟「撐警」和「藍絲帶」,有沒有被利用?

首先,先去理解今次黃絲帶行動。運動的發起時間,其實是上星期六凌晨,當時情況只不過是包圍政總,大家的訴求是「公民提名」,跟「佔中」毫無關連。後來所謂的「佔中」,是星期日傍晚開始的事情,以發生時間方面來說,「佔中」可以是用「黃絲帶」,但「黃絲帶」不一定代表「佔中」。

其次,綁黃絲帶行動,更合乎大家心目中的和平理性的表達方法。我假設剪去黃絲帶和掛上藍絲帶是同一班人所為,你剪走我的表達權,再用你的表達權完全佔據欄杆,你會不會比街上的人更「霸道」?

為什麼「撐警」和「爭取真普選」這兩項事情不能共存?

我真心替警察不值。自己有政見又不方便表達,被人推上前線執行不智的命令之餘,還要跟集會人士硬併,最後受很多市民辱罵。這工作現在比做電話推銷員還要難受,電話推銷員都只是隔著電話被人辱罵,警察就要親身硬吃。

還要被建制派人士和傳媒利用,將一整個團隊拉向支持集會人士的對立面。如果是打工仔,都明白什麼叫「爛頭卒」。真正削弱警察威信的人和危害警察安全,會不會是叫「政府」?明明局面可以不是這樣,偏偏你策略錯誤,偏偏你在政總清場,偏偏你放催淚彈,結果所有人四散,自行發展據點。

當然有部份警員行為過火,但我聽到很多人罵所有警察都是「警犬」時,我很不安。我當然希望警方能感受到胡椒噴霧的味道和催淚彈的氣味之餘,大家也可想像一下,他們在烈日當空下,執勤了多久?我們可以穿背心T-Shirt短褲,隨時喝水吃東西打開雨傘,或走入海富中心涼冷氣。他們就要乾煎一小時或以上,汗也不能抹。這一種溫度,隨時令他們情緒失控。一個多月前,跟一位休班的警察談論時事,他思路相當清晰,說話有見地,又喜愛自己的工作。但面對警方高層的作風,以及社會現在的撕裂情況,他嘆著氣留下一句:唉,心照不宣啦。放左工就做自己囉。

我希望另一方的朋友,不要再利用「撐警」而增加自己的受歡迎程度。集會人士可以「撐警」,也有警察支持「集會人士」。

2 replies »

  1. 警察收人工既,坦白,辛苦唔過建築工人。亦唔係抹汗都唔得。
    學生呢,又冇你講得咁輕鬆,一樣流汗流到成身濕曬。

  2. 非常贊同筆者所說的, 支持「爭取真普選」的,並不代表不「撐警」, 我們都明白警察在工作時有不可抗力的苦衷,正如有在場警務員曾說他們心裡也有想說的話。我們心中明白是不負責任的特首、高官造就我們的對立場面, 但我們需要堅守訴求,警察亦需要堅守崗立, 這是我們在現場所處的位置。只希望大家對警察少一些責罵, 多一些體諒。當警察下班做回香港市民的時候,大家亦可以暢談各方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