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奪標還看心戰 / 祖嘉大娘

這幾天,走在佔領街頭,無論有多感人的場面,有多熱血的對話,心裡還是覺得怪怪的,有種莫名的情緒一直漂流在空氣中。

相信這幾天每人都被觸發萬個感受,由極目遠望的人海宏圖,擦肩而過的人間臉龐 ,民間的藝術裝置、還是各媒體上的洋洋文字- 都為群眾灑上一層光亮的陰霾。

在我懂事起,呢班打工仔,拼搏以堅毅換取生計,以轉數開生路,不怨懟,唱著「鬼叫你窮咩!頂硬上!」,但收成大門,卻落得為別人而開,縱肯安貧樂道,仍難倖免繁榮城市的生活之苦,由富人情味的升斗街坊變為勞役失神的苦市民,為了賺那一滴生計,差點把社區的互助互愛拋在一旁。

我親愛的香港人,平日忽略最多的,是柔能量 ,前幾天看到還是極速上班,目無表情的眾生相,記憶中如:飛型青年串樣無敵、四正OL冷豔上菜、阿婆批踭大法、少數民族旁的懸空座位,這些典型,都鮮有在佔領地頭找到。的確,平常效率如飛的城市,誰容得下需要更長時間,效果才得以彰顯的耐性與包容?

一場運動,反而誘發在勞役中被遺忘的柔情,港人特別之處,是累透漸冷的心一被時代考驗戳破,會釋出大量的愛!守望相愛,有朋友更說烏托邦,莫過於此,也希望以上都能成為尋常生活的習慣。

然而,外在的和平獲得讚揚,內在的五味雜陳要慢慢梳理,在這個match point 時刻,我們的留守行動顛覆了日常規律,集體跳出comfort zone,日日都唔知聽日事,在未知的漫長罷課/佔領,每人連日來累積著不同程度的不安與紊亂,這些可能趁未來數天士氣疲勞出現,甚或挑釁持續(最親密的人尤甚)之時,陸續浮面,這是筆者最擔心的一種集體情緒危機,也是在福地從未遇過的集體孤魂之苦。

世事如棋,跳出日常效率框框後,無論走勢如何,面對不知期限的一役,在進一步行動發生之前,需要的是隨機應變,也接受進程有機會處於樽頸位、不安與莫名情緒等等是必經的路障,凝神養氣,把抗爭的內心路走好。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