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佔領】在示威區遇見的人/Joey Kwok

繼續Humans of Kowloon,走到示威區認識參與者的故事。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參與今次活動。

「『遮打革命』,我覺得呢個名好本土,真係香港人至諗得出,一個屬於香港人嘅名字。」

「我從來無諗過自己有機會漫步呢條公路,甚至乎可以大字型瞓晌地都無人趕。」

「呢個地方無警察,但感覺好安全,充滿人情味,大家守望相助,好似烏托邦世界咁。」

「果晚食食下飯,知道警察放催淚彈,我飯都唔食落,立即走到金鐘聲援學生。
果晚我中咗三次催激彈,好彩我都早有準備,有防毒面具有眼罩,就係唔記得著長袖衫。
第一次射催淚彈埋嚟,我立即走人,但都係趕唔切,啲煙薰埋嚟,覺得皮膚灼痛,諗深一層如果我唔返去穩守,我今晚趕嚟就無意義,於是我返去擔遮。
第二次射催淚彈,我又再走,但我覺得皮膚開始適應,反正都係灼痛」
第三次,我索性唔走。」

「我啱啱由北京返嚟香港,返屋企放低行李就立即趕嚟。可惜下晝要排戲,否則唔忍心走。」

「我一個人嚟到呢度,搵下有乜嘢可以幫手,然後就留咗晌度收集破爛雨遮。我諗呢度好多人都係自發搵義工做。」

「我父母反對我參與今次活動,今日已經係我第二日離家出走。」

「其實星期六晚我想影耐啲,但遠距離食左野催淚彈後,戰鬥力全失,啲煙原來真係好勁,所以係屋企睇電視,食住花生嘅人,你地應該慶幸有一群為香港未來,肯出來抗議的香港人,一班人齊心,大家互相照顧,我中左後,不停有人扶持住,又派水,其實只是全為香港未來著想…」

「我好意外,呢條街嘅小商鋪,居然歡迎我哋使用廁所。」

「今次事件太貼身,我無事無刻都想知道事態發展,唔捨得返屋企,即使返到屋企都斷絕唔到資訊。」

「如若你愛這個家,請不要任由她倒下。」

「我唔知因為食過催淚彈還是因為嗌得太多,今日喉嚨仲係好唔舒服。」

「我哋係巴基斯坦人,今晚同班兄弟嚟幫手執垃圾。」

「好奇怪,好多公路因佔領被封,但交通無大受影響,反而空氣仲好咗添。」

「今日係我第一次出嚟,情況跟我電視所睇到嘅好唔同,好和平好安全。」

「知唔知宜家邊個組織主持大局?學聯/學民/還是佔中三子?」

「我取消咗台灣旅行,根本放心唔落,就算過到去都會留意香港消息,咁唔放心不如唔好去。」

「我哋有義工拆開糯米雞,然後將垃圾分類包好,再由義工踩單車送到垃圾收集站。
我因為怕臭,所以留晌度踩水樽鐵鑵。」

「因為屋企有事,唔能夠到現場,時時刻刻上網留意事態發展,瞓得唔好。」

「果日我企得好前,當知道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霧時,突然有好多把遮從後傳上前。我因為怕死,拎咗一把,事後唔知應該還俾邊個。」

「本來我因為覺得佔中三子騎劫咗今次活動而離開。返到屋企冷靜後,我又再返嚟,因為我參與係為自己訴求。」

「我入到去APA,見到所有救護人員一字排開,不斷聽到人問『有無受傷?』『邊度受傷?』『休息上三樓。』」

「我唔能夠上鏡,屋企人唔知我會嚟。」

「我一向認為,香港人金錢主義又怕死,唔會放棄高床暖枕,穩定職業。今日本所見,令我好意外。」

「有無人要水?」「有無人要充電?」「有無人要口罩面罩?」

Project under: Humans of Kowloon, TEDxKowlo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