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我是工作人員 / 胡世君

佔中-義工

我是「工作人員」,因臂章這樣寫。「臂章」加上特大「大聲公」,讓我看似更「正規」。其實我也只是幫助某民間團體(跟學聯有連繫)做義工,卻非他們的會員。如果人人都可以是工作人員,我掛上臂章,只不過做起事來方便些而已。

昨晚工作包括﹕幫救護車和物資車開路、與其他單位協調工作(很多也是自發的)、看看有否可疑人或物件(如鐵枝)、攔截試圖闖入的車輛等等,「並不包括拆鐵馬」(戴頭盔)。這數天不同團體和自發人士組織行動,實在勁有效率。但工作中仍有很多疑惑,例如我們幫貨車開路送物資,卻被一班自稱處理物流的司機大佬,要求把所有物資車引導到他們那邊,由他們協調。「你們是跟那個單位聯絡的?」我問。他回應是學民、學聯和循道衞理堂。我問,因為我疑惑﹕「應相信他們嗎?」(已確認屬實)後來,我們跟另一單位的人商討如何處理電單車企圖開入佔領區的事,他們也問﹕「你們是和平佔中的人?」Well, 其實不算,但臂章這樣寫。

老實說,我這「工作人員」確實沒有認受性,更沒有權力要求大家做這做那。問題是,即使沒有所謂的「大台」或「領導」,大家仍需跟從規則,去處理一些實務。例如為何我們要聽貨車司機話,由他們協調物資?既然人人自發,是否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開車進內送貨,這可能影響在場人士安全。當救護車來到,我們因為有「大聲公」,能更迅速地請路人讓開。裝備雖簡單,卻來自民間團體。當工作人員,只希望更專心和有效地協助行動。我們沒有指手畫腳妨礙你「個人自由」,卻只想做好事情,因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我知道即使沒有工作人員,大家仍會開路給救護車,因高質素的香港人,仍然和平理性,做事有分寸,美德必須堅持。但如果有工作人員,能跟在場人士好好溝通,不是更好嗎?

 

[原載於:評台 Pentoy  及 個人網誌 ]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2 replies »

  1. 最後一句改為“但如果工作人員,能跟在場人士好好溝通,不是更好嗎?”就fit曬。
    現場有咩得罪唔好意思,但就係民主黨同佔中經常有事龜縮,冇事就搶住扮大佬,大家先至對民主黨同佔中logo咁大戒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