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佔領對談] - 「雙輸」還是「雙嬴」,責在政府/ 程沛(筆錄)

* 筆者跟朋友在佔領現場閒聊現在的局勢。 筆者懊惱:佔領到今天,情況有點膠著。群眾不退,政府又沒有反應,如何走下去?

朋友是政治系講師,很留意事態發展,回答非常有條理。我把分析整理如下,分享用。

(口述:陳永政 -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系客席講師;筆錄:程沛)

佔中出乎意料地成功,亦出乎意料地將香港帶進另外一個困境,這運動自構思開始,並未有想過有如此規模,更未想過警方真的無法非暴力、甚至暴力清場。現在佔領一方與政府陷入膠著狀態,大概政府與運動發起人都料始不及。如今要讓事態降溫,而不至於全局盡毀,實在只能靠當政者的膽識與決心。形勢雖然紛紜,但面前其實只有兩個選擇:要「雙輸」還是「雙嬴」。

事態至今,建制派與特區政府實在要負上很大責任,他們不斷錯估民情,認為市民並不支持佔領運動,對八十萬人公投不聞不問,提交政改報告不盡不實,而即使民間一直有聲音要求政府正視港人民主訴求,政府依然是充耳不聞,甚至扭曲市民學生聲音,例如學聯罷課,反對人大落閘,要求真正民主,特首就扭曲其辭,說他同意學生追求普選,所以要接受人大方案。政府夠膽如此漠視一班市民的想法,原因無他,只因為政府認為香港市民不會支持抗爭行動,而沒有力量支持的聲音大可不必理會,大可堅持一戰全勝,勝者全取,毫無讓步妥協的意思。

然而,政府這步走錯了。香港市民熱血而溫和的抗爭超出了政府預期,而得到政府(特別是警方)的連環失策配合,才至於今日局面。而政府在強硬清場失敗後究竟做了甚麼呢?是甚麼都無做。梁振英政府無提出任何解決方案,無交待任何妥協可能,甚至無一個官員願意落區聆聽民情,或約見運動領袖,商討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即使市民從一開始是因為政府對他們不理不睬,然後武力壓制才氣得發動一場香港史上最大的抗命運動,時至今日,梁政府依然故我,對抗命者的訴求,是聽都「費事」聽。

然後政府在等甚麼呢?撤走警察,不思解決,讓抗爭運動慢慢阻礙市民生活,直到市民感到煩厭,以祈最後讓市民內鬥,市民趕走市民。這豈不是將一個政治殘局留市自己收拾?這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做法嗎?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政府豈可如此完全放棄自身角色,置身事外,由得市民社會一直亂下去?

事到如今,希望政府能洗心革面,改弦更張,於棄早前那種總要一戰全勝,勝者全取的心態,細心聆聽,認真回應抗爭者訴求。回應不等如一定要答應,雖然重啟政改,及主要官員問責下台是非常合理的訴求,但如果辦不到,政府總有責任提出反建議,而不是現在那樣不理不睬,坐待群眾打群眾。這是極不負責任的做法,如果事勢惡化下去,最後真的出現武力清場,或曠日持久,社會深深撕裂,箇中傷害,香港可能永遠無法復原,而政府威信,中港信任,更會蕩然無存。屆時將會是中港雙輸的局面。容讓事勢如此惡化,是極不負責任的態度。

希望梁政府拿出道德勇氣,承擔錯估民情、獨斷專行,以至釀成今日局面的政治責任,好好地收拾局面,認真回應抗爭者訴求,以手上權力締造雙嬴機會,辦不到的話,就馬上辭職,因為香港實在不可再被現屆政府的無能拖累下去。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政府切切不可繼續消極迴避落去。

分類:佔領

3 replies »

  1. 正是由得你佔下去,佔下去幫政協解決幾個問題,點解唔等你佔下去,最好是一年半載,房價唔會貴,波哥唔騎搵地起樓,財爺又唔駛想加稅壓樓價,少人返學就剎多幾間校,黃金周都無自由行唔需要問中央減自由行,何樂而不維呀

    Liked by 1 person

  2. 兩位真係謙謙君子,想法咁正面,竟然重對呢班垃圾官員同中共存有幻想。
    從過往教訓中,衹係見到佢哋重視自己面子同利益,幾時會為一眾蟻民而妥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