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讓全世界,從關注香港街頭,到關注我們的要求/黃宇軒

occupy hk

事到如今,和平而堅定的香港公民,在9月28日近乎自發組織的佔領運動,遍地花開,已然小勝一杖。從警方施放首三枚催淚彈驅逐手無吋鐵的公民起,民意注定逆轉,全球輿論都站在雞蛋一方。然而,正是在這關鍵時刻——佔領與癱瘓城市的行動勢將成功之際、民情開始傾向抗爭者一方之際,我們更要互相提醒,這場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所為何事。從手段到目的、從訴求到談判,群眾的共識愈一致的話,就愈有能力向更多市民解說、讓公眾的支持更著力、也讓行動的走向和鋪排更易自發協調。在這重要時刻,我們急需再次提醒自己,從街頭到要求,其邏輯該為何,以下僅綜合8點,作為運動走向的參考:

1. 施壓:今天人民的「勝利」,完全建基於香港學生和公民,願意公民抗命,以身軀作最後的「工具」,不介意將自己的身體帶到不容進入的地方,並承受被警方傷害和拘捕的危險。這一切一切,都是為了暫時停頓這個城市的秩序。日常生活暫停,既讓未明所以的市民有動機了解抗爭運動的訴求,也讓急於恢復秩序的政府承受壓力——政府急於恢復秩序,是急於向全世界希望證明它有能力管治下去。同時,政權也著急世界解釋,它如何達成這樣高難度的動作:將民意弄至如此沸騰。佔領運動的關鍵,即能否把主動權放在抗爭一方手中,完全取決於施壓成功與否。

2. 手段與目的:然而,自發組織的佔領行動、與及它達成施壓的效果,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向當權者施壓的目的,是要當權者受壓之下,無法不正視民意,並答應抗爭者的訴要求。因而,這些要求愈清晰和統一就愈好:這些要求是否被當權者承諾答允,應是群眾決定繼續通過佔領運動施壓或是停止的最重要考慮。施壓是手段,迫令回應民意、答允要求是目的。

3. 關鍵要求():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關於政改的運動,從中英談判後勉為其難對民主回歸這說法「信住先」、到香港三十多年來的民主運動,香港人都在追求落實真真正正的民主制度。同時,各種政治科學的研究都早已說明,香港早就預備好實踐真正的民主的制度。今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決定了2017年香港普選行政長官的辦法,封殺了香港有真民主的可能(這一點政治學者有強而有力的共識,香港官員和中共政府不能指鹿為馬),違背了30年前給予香港人的承諾。因此,群眾讓施壓行動停止的第一項要求,理應是要當權者宣佈推翻人大常委的判決——因而也意味著,香港政府要停止第二階段的政改諮詢,將一切推倒重來。

4. 關鍵要求() : 要推翻人大常委的決定,主因當然是當中的安排,並非真正的民主。而對香港人來說,怎算是真正的民主呢?關於這點,可有兩種理解,其一當然是基於一些普世標準和嚴謹的政治學分析。但更重要的是,在今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所辦、與政改相關的全民公投、各大學所辦的民意調查、與及本年度的七一遊行,都說明了香港人有清晰的民意,要求沒有篩選、真正普及而平等的特首選舉制度。顯然地,在港人公投之中,「公民提名」的選擇最受重視,全因這是能夠確保選舉沒有篩選的一種安排。香港政府的政改三人組,沒有把這最重要的香港人訴求交給中央,是嚴重扭曲民意。因此,群眾讓施壓停止的第二項要求,理應是2017年香港能落實,至少以公民提名為藍本,完全沒有篩選、並且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方案

5. 建立有關要求的共識:今日學聯與和平佔中向香港政府提出一些要求,都包含上述兩點。既然刻下擴展開去的佔領抗爭,已成為人民自發,沒有統一組織者和領導的運動,公民之間也急切要共商,凝聚有關要求的共識,讓每一位行動者都更清楚行動的最終目的,因而才可有力地共同決定運動的進退。綜合觀察,上述兩點關鍵要求,理應是當下運動之中的香港公民,心中要求的最大公因數,同時也是主要組織團體的要求。(當然,在建立共識的過程中,可能會產生第三或第四項的要求,但重點在於摸索清晰的群眾共識)

6. 運動的進退:只要上述兩點「關鍵要求」能夠於日內在抗爭運動參與者之間建立堅固的共識,就能清晰地為運動設立繼續還是(因成功而)停止的機制,不必有領袖和指揮,都能決定行動的走向。就如在反國教之時,「撤回」的要求未達成,運動就不會解散,清楚明白的話,群眾中的任何一員,都會能有力判斷。同時,也便利於向未加入運動的大眾,說明運動為何繼續與何時終止。

7. 灰色地帶:就如在反國教之時,對於何謂「撤回」、當政府提出答應部份要求的方案時,定會出現關於「是否已真的達成運動要求」的爭議。上述關鍵要求(甲)比較清晰,推倒重來與繼續人大常委決定,沒有灰色地帶。上述關鍵要求(乙),則可能在運動參與者之間製造分歧,運動參與者必須有這自覺。

8. 談判與談判機制:發展至此,現時進化而成的佔領運動模式,優點正正在於它的去中心化,沒有特定的領袖和主導組織。因此當政府要跟這抗爭運動談判時,無法與特定的領袖談判——就如今天凌晨,學聯呼籲群眾撤退後,大量群眾還是自發地留守,甚至將佔領的地點蔓延開去。因此,讓這個自發的群眾確立清晰的政治要求,才能讓這自然生成的運動,有力與常權者談判,決定運動是否已達成目標,避免在政府提出回應方案時,出現嚴重的分裂和解體。

今天,全世界都注視香港自發誕生的佔領運動,驚訝於香港抗爭者在面對警方麻木不仁的粗暴對待之時,還是極端和平自律。除了街頭發生的種種,也是時候讓全世界知道香港人的要求,並讓全世界一同監視,當權者會否正視民意和運動的要求。

分類:政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