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是夜,我們都緊靠在一起/何雪瑩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今天我們都緊靠在一起。

上星期二開始,我習慣了每日都到政府總部。或短或長。上公民講堂,聽公民論壇,跟朋友談天說地。即使由星期四晚圍禮賓府開始,這個行程也沒變更。

連續兩晚,罷課的學生以赤子之心,感召數萬的香港人,午夜過後從四方八面過來。那邊有胡椒噴霧,有警棍,但我們看見大家以最大的克制,舉起雙手站在原地,以身體抵擋防暴警察的盾牌。

今天下午數萬名港人,由政府總部一直擴散開去,佔領告士打道一小段的東行線。直至四時多,當第一個催淚彈投下,香港再不一樣。

一些朋友衡量過安全和後果,選擇離開,是非常負責任的做法。但隨著時間流逝,即使更多的催淚彈在人群中投下,抑或向鬆散的人群投襲,我被眼前的香港人嚇怕:留低的一群人無比堅定,他們面對裝備充足的警察,繼續舉起雙手,阻擋前進;即使又一個催淚彈發揮威力,他們整理一下,重新歸位。聰明的人也學懂以水淋向催淚彈。警察05年對韓農使用催淚彈,大概大部分人都未經歷過,但不消一小時,我們學懂了,最堅定最冷靜地適應新的敵人。

金鐘守不住了,人們向東或西撤離,竟然自發地重新佔領街頭:大會堂、灣仔、Sogo、甚至大角咀和彌敦道。在金鐘軀散群眾後,他們重新站穩,戰線不斷移動。不管佔領中環成功與否,無可否認的是,佔領空間首次在人們間落地生根,大家首次以行動證明,佔領空間不是罪大惡極的事,這是香港人學會新的一課。我沒有想過,佔領會在我有生之年,在香港遍地開花。

今天我們真切見識了警察和政府的肢體和制度暴力,朋友之間都心碎了。第一次我看到身邊幽默機靈的一些男性朋友,都哭了出來。

我們可以沮喪,但不能絕望。相反我看到了破曉的一絲曙光:一個社會的希望從來不是在於政府。絕望,不是因為政府做盡壞事,而是因為人們對這些壞事充耳不聞。希望來自人民覺醒,而非一個從天而降的好政府。我相信從今天起香港再不一樣,因為很多人都開始覺醒了,我們要做的,是以溫柔和堅忍把這些覺醒延續下去,好讓大家別再昏睡過去。

如果我們傷心的話,就跟好朋友聊天,聚在一起,給彼此一個大大的擁抱。抗爭長路漫漫,只有走在一起,我們才能互相取暖,路才會走得又長又堅定;只有愛,才能讓我們在這個抗爭時代安身立命。

是夜,我們都緊緊靠在一起。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