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生活重心 / 蔡東豪

4024508332_51fc875fe8_o

Midlife Crisis Band via Flickr

非跑步者看跑步者,一定覺得奇怪,每日上班已弄至筋疲力盡,休息時間應做一些令身體輕鬆的活動,但有些人卻以跑步進一步折磨自己。有些跑步者為了在緊迫時間表中騰出時間,午夜落街跑步;有些跑步者周身勞傷,四出尋求名醫,為了繼續跑下去。步入中年,牽掛多了,愈感到生活複雜。我想走向這一邊,卻彷彿有一道力拉我向另一邊。生活滿是矛盾、紛爭、偏見,都是不想直接面對的難題。

中年人做事講求一致性,這樣環境中,我們這樣做,追求得出這樣穩定結果。中年人不想試第一次,因為不想面對陌生結果,心裏想,已經夠煩,不需要增加新花樣的麻煩。追求一致性不單是避免面對陌生,更重要是在紛亂中,我們力求穩定。求穩定,我認為是中年人跑步的原因之一。

「中年」,接着下來的兩個字,一定是「危機」。中年人的宿命,是迷失方向,跟穩定是相反。中年人渴望在凌亂生活中找到重心,有了重心,一個可信賴的分析框架隨即出現,把事情化亂為簡,決策變得理所當然。中年人本以為家庭和工作是人生重心,但無奈發現,兩者很多時候似是製造麻煩的源頭。重心這水泡可能不會是這麼明顯,或來得這麼容易。想得到珍貴的東西,中年人須付出;不是普通付出,而是「大大鑊」付出,是跑步出場的時間。

有人說,跑步是非理性行為,證據是動物不會無緣無故跑步。動物跑步是為了獵食和避免被獵食,其餘時間不會為瘦身減肥或心靈追求而跑步。動物本能最可信賴,牠們不會做令自己辛苦的事情,但人類卻樂此不疲地跑,值得思考。

假如跑步屬非理性行為,跑步者不但不嫌棄,還擁抱,一定是在找尋另一些東西。動物遇到辛苦,會縮開;當感到軟弱時,會放棄。跑步者勇闖辛苦,軟弱時強迫自己拿出最後一口氣捱下去,是為了證明自己能夠克服困難。在其他領域,跑步者動輒放棄,但在跑步上,跑步者是強人。99.9%跑步者不能在比賽中贏取獎項,比賽是跟自己對賽,旁人覺得不理性的戇居行為,跑步者就是要做到。

對於很多中年人,跑步是紛亂生活中的重心。跑步由一件辛苦的事變為值得享受的事,過程毫不簡單,肯定不是話變就變,當中牽涉付出。付出多少,因人而異,這種付出,對所有中年人來說,也不容易。當找到重心,而且過程這麼不容易,中年人珍而重之。正是能夠克服跑步的困難,跑步者充滿自信地處理人生中的種種紛亂。

在紛亂中,中年人或徬徨無助,所有事情都似是不能掌握的變數,但其中部分中年人對自己說,「不怕,我仍在跑步。」只有中年跑步者知道這感受。

【原文刊蘋果日報】

分類:跑步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