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罷課】在大商場叫人去政總:一場被「騎劫」的講座/何雪瑩

korea

「大家今日都讚歎韓國流行文化和營銷的創意,但這些創意和機會,必須在民主自由的土壤才能生長。」這是鍾樂偉的開場白,如是者,一場本身名為「韓銷」的講座,就被「騎劫」了。

眼前的景象是前所未見的。一個大商場的中庭坐著兩位男子,一個的專業是韓國研究,另一個是營銷,兩個人今年都出書,銷量據說十分不錯。他們的講題是「韓銷」,韓國的營銷。

然而他們決心,在這個人人忙著購物的大商場內,不講韓銷。他們不知道的是講座完結後五小時的政府總部,戴耀廷宣布佔領中環。但他們肯定的是,今天不是講消費的時候。

抬頭看大商場三層高的大電視,竟然打出「韓國民主化與公民抗命史」。講座開始,徐緣請大家觀看一段1989年韓國朱古力的廣告片,由戴耀廷張國榮主演。頓時,商場的人都駐足。

徐緣說,這是1989年韓國To You 朱古力的電視廣告,受歡迎程度一時無兩。你看今天商場內有李敏鎬做代言人的運動服店,和另一家按摩產品店,就知韓國幾掂。話鋒一轉。「然而昨晚香港經歷了一場大事,學生們在佔領政府總部,我們今天不是來講消費的。」他把咪高峰交給鍾樂偉。

聽鍾樂偉談韓國的公民抗命史,少說都有三、四次,但每一次都引人入勝。一來固然是因為韓國的抗爭史的確令人熱血沸騰,二來是,眼前的鍾樂偉,是最有火的一次。

韓國民主化的歷程波折重重。每一次以為要當家作主時豈料總是面對又一次的失落。1948年韓國從日本獨立後以為可以建立自己的國家,選出李承晚為民選總統。李承晚卻以韓戰和國家安全為名,修改憲法,操控選舉,以求一直連任。直至1960年由中學生和大學生領導的學運,並由工人加入,終於推翻李承晚,敗走夏威夷。當韓國人以為民主到來,一年後卻發生軍事政變,軍人統始下的韓國別說民主,連自由都亦欠奉,男生頭髮和女生裙子的長度並有所限制,隨時當街抽查。

地上的抗爭不合法韓國人於是轉戰地下,出版結社從沒停止。1979年10月學生蘊釀罷課,豈料三日後的10月26日,總統朴正熙被韓國中央情報局首長在餐廳槍殺。獨裁總統身亡以為是民主變天的契機,可是戒嚴令卻沒有隨之完結1980年的光州事件屠殺超過200位市民,有些數字指向千人以上。光州事件的傷口至今仍無法磨滅。事實上韓國人面對的不只是韓國政府,還有在背後默許一切的美國列根政權。1985年大學生被嚴刑拷問至死,也有學生在群眾運動中被打壓至死。直到1988年漢城奧運會之前,全斗煥政府面臨另一個抉擇:是否再次血腥鎮壓?國際盛事舉行在即,韓國將成為世界焦點,是否能承受多一次流血鎮壓?

一念之差下,全斗煥決定開啟民主化的大門,可是他不是省油的燈,早就欽點了繼任人,繼任人也勝出大選。韓國人才了解,民主化不是得到形式上的民主就能安枕無憂。今天韓國社會千瘡百孔,當地的知識分子和社運人從未放棄過,總之一定要打下去,今仗輸了,下仗可能會贏。獨裁總統朴正熙之女朴槿惠前年當選總統,鍾樂偉問一些韓國社會運動朋友會否因而沮喪。他們說一班朋友在朴當選之夜飲酒,失望了一會兒之後決心從今天起加緊監察政府,他們會承擔責任,但不會因此覺得無希望。

鍾樂偉說到他身上的黃絲帶並非來自罷課,而是他兩周前到首爾光化門廣場,探訪世越號海難家屬時得來的。這些家屬堅持要政府為他們子女的死還原真相,有位伯伯因此絕食了45天。徐緣瞪大眼睛說:你說的是45小時吧?事實上45天絕食之後,這位伯伯體重掉了二十多磅。

回到當下的香港,徐緣沒有忘記請各位市民張開眼睛和耳朵,不要盡信政府和傳媒展示的所謂「衝擊」和「暴力」。他請各位在商場shopping的市民,不要忘記金鐘一班為香港未來努力的學生們,不要讓他們太孤單,請大家一起到公民廣場走走看看。即便不能走開,也可以多留意媒體消息,在社交媒體分享開去。

鍾樂偉說:「不要因為無用就不去爭取民主。溝女都無未必溝到啦,你都去溝?」是的,在大商場內「騎劫」本應關於消費的講座,講三分鐘韓銷之後講一個鐘民主化和抗爭,並叫大家一齊去政總,都似乎好匪夷所思,似乎一定唔得,一定被主辦單位河蟹,但實際上他們做到了。抗爭就是要製造和利用更多在建制的高牆上,看似牢不可破的夾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