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夫一妻定多元關係?/楊天帥

當儒家遇上何式凝(圖:香港電台)

當儒家遇上何式凝(圖:香港電台)

(自編自按:原文刊於≪經濟日報≫,由香港電台≪大學堂≫委約撰寫)

兩個教授,一男一女。男的思想於咸豐年,搞儒家思想;女的目光在後現代,反一夫一妻制。

某夜,男的看了女的新書≪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凌晨時份,他給她寫了一封情信。

「今天,終於買了妳的書。一口氣讀完序言和首章。雖然對妳的過去已知一二,但仍然感覺震撼,也讓我明白妳更多……

我花了十年來寫我的書,但妳是用全副生命和愛寫成……」

情書最終促成了一次在港大百周年學院大學書店的對話。一場關於愛情的對話。

讀畢何式凝的著作,陳祖為的感想是她雖然反對一夫一妻,支持多元關係,然而何式凝也感受過多元關係帶來的壓力。例如嫉妒,有多少人受得了自己的伴侶正在別人懷中而不是自己?或許愛情就像釣魚,一夫一妻把線拉得太緊,多元關係卻又放得太鬆。

何式凝是知道任何制度都有其缺陷的,只因為社會主流是一夫一妻,排斥了其他可能,才成為她批評的對像,陳祖為如是說。

可是何式凝對一夫一妻的觀感要再複雜些。她說,自己之所以反對一夫一妻,不是因為共諧連理、白頭偕老不好,只因為那無法實現。對她來說重要的不是一生一世,而是「忘掉天地/彷彿也想不起自己/仍未忘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即便分離,「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便已足夠。

「我追求的愛情是這樣的。」她說。

然而你或許也試過,太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為他而改變?這改變可能是放棄自由、自己的愛情觀。「情到濃時,你會做一切包括你不喜歡做的事。」陳祖為說。

其實在何式凝眼中,改變也未必不好。人生在世,總有許多事情想不通、看不透。「每個人都有一個十字架。」何式凝說。只有透過不斷反省,才能夠拯救自己。也只有透過拯救自己,才能夠拯救世界。

正是在這一點上,陳祖為與何式凝找到他們的契合之處。

「儒家就是要每個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每日要三省吾身。」陳祖為如此回應。

「其實我和孔子係 friend ,我知道的!」何式凝笑道。

分類:生活, 藝術, LGBTQ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