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罷課】「你班大人去哂邊?」/ KFC

圖:破折號

圖:破折號

同學們:

您們那一句:「你班大人去哂邊?」觸動了我。

我當晚在添美道。但我早走了,沒有留到最後。原因?我不會用那些「我恐懼、我愧疚」等那些陳腔濫調。我不會扮清高,我只是認為我不能這樣犧牲,就是這麼簡單。

我知道您們不會完全相信我們這些陌生的成年人,也請不要輕易相信我。

但是,我還是決定向您們坦白一次。

我四十多歲,在外資金融機構上班。我的同事主要是外國人和回流港人,以及愈來愈多從內地來的尖子或有關係人士。我能明白香港土身土長的您們為何如此感到無助,因為現實上您們上流的機會確是比以前少得多了。

1984年我讀中二,知道中國要收回香港,我知道「大件事」。1989年時我讀中六,百萬人大遊行時我當然在場,大家也很激動。有能力或決心的同學們也移民走了。

但是我沒有走。原因不是因為我相信「民主回歸論」(有正常智商的大概不會相信吧)。只不過當時一來沒有財力能力、二來沒能捨得香港的親人(包括讀左校熱烈慶祝「回歸」的老爸)。後來讀書不錯入了大學,畢業後幸運地找到了份不錯的工作,去了世界不同地方努力做事和生活。錢不算賺了很多,但因為一班中高層移民去了所以那十年升職加薪很快,樓供完了,也儲了點錢,省點用的話,勉勉強強應該可以到外國生活。

對,我就是你們所謂的「既得利益者」或「離地中產」的其中一員。

我不會搬出「未來的世界是你們的」「愛香港、大家要覺醒」那種廢話。現實是:不少上一代在香港生活的人其實像我一樣,一直很清醒,我們只是裝睡而已。很多人甚至一早移了民,現在回香港只是「搵食」而已,搵夠就走了。他們可不會跟香港做「命運共同體」。

我不是要求救贖,因為我並不信神。我也不是「為了下一代」,因為我沒有下一代。

我的心情大概是:這地方好歹是我生長的地方,離開(往地獄或外國,看那天比較快吧,一笑)前盡量把它變得乾淨一點,就像出門前把房間收拾好一樣。那麼,所有人就不能再用「這世界對我不公平」來做藉口了。

那麼,我會做甚麼?我會做「能力範圍內所能做的事」。

平時FB推文、捐款、杯葛親建制的主流傳媒當然會繼續做。集會我有時間會到場聲援,但我不會讓自己被捕,也不會因而覺得對不起您們。

我大概還會做以下的事(就給您們兩三個例子吧):

昨天晚上十一點我在往添馬公園FB打咭「聲援」您們途中,在金鐘地鐵站,碰到了一位前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擋住了電梯往上的通道。我上前很友善的同佢講:「X先生,請不要擋住我去聲援。你們這種功能組別議員,擋了香港咁多年了還不夠嗎?」

早幾年退休的保安局長聽說是高球迷。在我打高球的俱樂部有時會碰到。我下次見到佢時我會走過去對佢「溫馨提示」他教導的警隊如何「專業」。至少,我要讓他知道,在這看來很高級的俱樂部裏也有羞與佢為伍的人。

12月我被邀請到城規會對東北發展發表意見。我會到,我會用那10分鐘盡情地羞辱那班委任委員。

我能做的,現階段也只能是這麼多。

最後,我想讓您們知道,我並不特別喜歡您們。只不過,您們看起來比我身邊很多成年人較沒有那麼討厭罷了。

今晚我會到,如果有時間,而那兒還未被警察清場的話。

祝安好

一個冷血、涼薄的既得利益者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分類:罷課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