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罷課】記922:百萬大道與新亞圓形廣場/查映嵐

10622826_10153208918901982_1252560644358404535_n 我跟大多數同輩一樣,少年時代無甚政治意識。大學不在香港,在外國的幾年又很太平,所以一直沒參與過任何學生運動。昨天為工作揹了攝錄機去拍攝一班罷課學生,沒想到畢業七年,竟然還有機會跟隨同學們罷課,雖說無課可罷,仍覺與有榮焉。

昨日,百萬大道朱銘雕塑兩側,右一幅「抗殖反篩選」,左一幅「自主港人路」,十個大字為罷課行動定調,很好,不拐彎抹角,一語道破所謂「回歸祖國」實際上是中共的再殖民,從英國到中國,香港從未成功解殖;不止「愛國人士」,很多人一直都是顧左右而言他,而這其實根本是國王的新衣。學聯罷課宣言:「為甚麼得票只有689的僭建特首梁振英,可以決定香港人的命運?為甚麼不是由我們七百萬香港人公決我們的前程?」今天由罷課展開的不合作運動,不僅為爭取民主,更是爭取自主、對抗中共利用無認受性的政府實現殖民。

晚上周保松教授在課堂《民主實踐與人的尊嚴》中提到,人的自主權體現於投票和民主實踐的過程,真正的民主實踐,尊重個人意志,承認每一個人都是自由、有思想、有判斷力的獨立個體。我們為選舉權被剝奪而憤怒,正是因為我們作為個體的價值被踐踏,同時也因為自由與平等──我們一直擁抱的核心價值 ──被否定。

民主不是能醫百病的靈丹妙藥,從來無人應許一旦成功爭取,社會問題盡皆迎刃而解,人民生活馬上得以改善,只是若沒有民主,則自由與平等都無從談起。但追求民主不僅為了實現外在目標,民主的實踐與個體緊緊扣連:民主化帶來生命的改變,我們在實踐民主的同時也在實踐自己、豐富自身的生命。周保松提醒在座的人不要小看自己的改變,「我們活在世界裡面,就是世界的一部份;我們改變,世界也就改變。」

據說下午在百萬大道共有一萬三千人。數不清的年輕臉孔,映照着太陽熾熱的溫度,揮落汗水,高舉拳頭,這樣的青春,燦爛美好得近乎夢幻。數小時後,我帶着周教授那幾句說話從新亞書院下山,中大於我是陌生的,離開廣場頓覺星光黯淡,長路漫漫。誰也不能保證生命中的美好可以永遠保鮮,我不知道十年、二十年後,是不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保持正直,並依然對最初的自己坦白。但我想,那些現在願意站出來的人,日後倘若面對逼迫與誘惑,至少還有那顆太陽下的初心可以回想,總比年少犬儒強得多。但願最初那些信念、那份決心、那種義無反顧深深地刻印在我們裡面,在一切的沖刷與風化過後仍能存留,仍是照亮前路的一束燈光。

photoB 10376288_10153208708721982_895277937380735389_n 10386311_10153208878841982_3350728358799620967_n 10418879_10153209017581982_4193332091169777602_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