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罷課】 政治的建築體現/Charles Lai 黎雋維

640px-Sanzio_01_Plato_Aristotle
本來打算響應號召報名參與大專罷課週的義教,但後來看到兩位曾經是自己於港大建築系修學時的老師,王維仁和朱濤二位的名字出現在義教的課程時,實在不敢班門弄斧,還是在這𥚃佔用小小的版面來一篇短短的入門課罷了。
今天想談一下政治和建築。建築的公共性和政治作為群體生活的一種行為是不能分割的關係。政治行為,包括統治,行政,協商,甚至單純作為權力的表演,都需要借用建築作為其載體。例如中世紀哥德式教堂就包含了作為教會權力和財力的體現這個定義。中世紀天主教會的主教往往會用教堂建築的規模作為互相比較的工具。雖然有大部分都沒法在主教的有生之年完成,有小部分甚至到近千年後的今時今日亦未完成,其中法國城市Beauvais的教堂就是其中一個經典例子。
要充分明白建築和政治的關係,必須先定義好這𥚃所講的"政治"為何解。"政治"這兩個字近日似乎有點被妖魔化的跡象。例如大學生就政改所發起的罷課,被社會上一些人指摘為政治化的行動,因此便要不得。又例如,有中學校長說中學生不應該沾染政治,政治不得入侵校園允允。他們所指的"政治",意思是帶有鼓吹意識形態丶不鼓勵獨立思考丶透過鼓動人們情緒而發起的群眾運動,帶有貶義。而政治本身並非只有如此的一種表現方式。政治(politics)來自古希臘哲學家Aristotle的<Politika>一書。古希臘社會認為人的生活存在兩個互相排除的模式: 以家庭(oikiri)為中心的生活和以城市(polis)為中心的活。Aristole有一句名言: “man is by nature political, that is, social"。城邦集體生活的出現直接帶來以城市(polis)為中心的政治(politics)生活。政治本身就是共存和共生的產品。政治行為只包括以說話來說服其他人的行為。因此政治需要一個集會空間來容納城邦的公民(非公民,包括女姓,丶小童和奴隸在古希臘城邦大都沒有政治權力的)。其中比較有名的政治空間雅典的Agora。Agora日常是一個市集,一個用來買賣貨物的空間。這個空間亦同時是一個論壇,供大家議論城邦的政治。政治在古希臘的概念,是沒有實際用途的。一切的生產活動是屬於polis以外的範圍。由此可見,在古希臘的概念𥚃頭,政治是眾人的事,不是被賦予的權利而是群體居住的自然行為。而政治場所亦並非甚麼尊貴神聖不可侵犯的絕對領域,只是和進行衣丶食的地方一樣平凡的空間。
反觀今日香港,有人以曲解政治來剝奪中學生甚至大學生的政治生活。沒有政治生活而只能從事經濟生產活動的,在古希臘社會中不是公民,是奴隸。難道我們希望我們的年輕人成為賤民嗎?
image source:
“Sanzio 01 Plato Aristotle" by Raphael – Web Gallery of Art:   Image  Info about artwork.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anzio_01_Plato_Aristotle.jpg#mediaviewer/File:Sanzio_01_Plato_Aristotle.jpg

分類:罷課, 藝術, 政治

1 reply »

  1. 我也十分期待明天兩位高人的講課。可惜向同學提出一起去聽代替校內撞正時間Lecture時,有些同學第一個反應是「有冇補課先?」

Joe Wong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