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渣馬】我為什麼不罷跑渣馬/Edkin

主場博客的讀者不會不知,主場從來都是渣打馬拉松(下稱渣馬)的顛覆基地。由園丁開始,流行萬里,t c以及小弟都曾屢屢開火炮轟渣馬之不濟。博客群內早有共識,今年開始要罷跑渣馬,直至渣馬賽事脫離田總小圈子魔掌為止方休。做人做事最重要團結,我自當與博友共進退。然而今次我退縮了,我聽從了心魔的引誘,始終報了名跑渣馬。

我和許多本土市民跑手一樣,由零到10k,由10k 到初馬,一年一次馬拉松,渣馬就是我之前所有的長跑經驗。我的海外跑資不長,不過跑了幾年,以旅遊或觀摩的心態參加,一路上拍照遊樂,從不以成績為目標。始終山長水遠到外埠跑,當然應該倒過來慢慢享受才是正道。而論跑馬心態,我也不是把成績作為唯一目標的跑膠。尤其是開始在外地跑馬,見識過,享受過各種人情味十足,規劃安排力求完美的賽事後,我就更支持路跑賽事的安排應該充滿人情義理,能夠以跑者的感受為依歸。

就怕貨比貨,若然以外地馬拉松,或者是本地山賽作對比,渣馬即時顯得對跑手極為薄情無義,甚至是幾乎把跑手安放在跑道後便你死你事關人隱士的態度。更令人火光的是搞手歷年對建議根本充耳不聞。同文園丁縱然年復年的對渣馬開火,罵來罵去不還是生蕉、封路、輪椅賽這幾件事?只是田總的高威林也夠不要臉,年年如是也夠膽說誰個找到有熟蕉供應就告訴他,言下之意是「蕉就是生的,你奈我何?」主辦人這種當人弱智兼臭四的下流態度,怪不得對馬拉松充滿熱情的跑友如園丁者,會氣得說要糾衆罷跑渣馬。

我明白的,由報名那一刻開始,跑渣馬就是一件自作賤的事。幾年前渣馬網站技術不成熟,一到報名時間便大塞車。然後是報名情況不清不楚,報完後system 竟然沒有紀錄,重報又額滿。到去年就有一個像win97的介面,至少告訴你報名成功與否。今年就再加上網上排隊的程序,減少了一點混亂的情況。由此看來渣馬似乎確有改善,然而最重要的分組起步和抽籖報名,卻依然毫無改變。今年我由早上六時五十五分起F5,足足等到七時二十五分才成功登入。填好資料,發現挑 戰一、二組已經「On Hold」(And take a deep breath),逼於無奈又要報一組、、、我不是特別喜歡挑戰組六點鐘的起步時間,只是我不想還未開跑,就已經預見和去年一樣在二十多公里又會和半馬迫在一起跑的場面。普選特首就堅持要篩選,真的要篩選成績分組的馬拉松卻一直求其了事。既然快腳慢腳都堆在一起跑,那倒不如不分組,跑時位置屆時才先到先得?渣馬的九流安排被鬧了幾多年呢?出醜出到臺灣去了(*1),亂報名的情況還是毫無改善,那到底是渣馬賤格,還是仍然甘心報名的我犯賤?

241

當我在維多利亞公園收完操、換完衣服、吃完東西準備離開會場時,時間已經超過5個小時了,這時看到挑戰組的藍色寄物袋還是擺了滿滿一地時,我真的覺得香港渣馬的報名方式及分組起跑,真的有很大的問題! (*1)

然而我相信選擇跑渣馬的,大概都是有很強執念的人。由第一次馬拉松開始,每次跑完以後總會覺得有自己可以改善的地方。或許是最後西隧上斜斷氣,或許是太早撞牆,又或者是配速失敗,甚至可以是之前幾日飲食或睡眠欠佳,總之總有令自己不甘心的缺憾,要決心下年要一雪前恥。我們對渣馬的賽道是何其熟悉,甚至乎去到念念不忘的地步。它的難忘,在於它那猶似拜苦路的特質:沿途就正是一片空白,所以很像一個人練跑,怎樣的呼吸,怎樣的步韻,跑者全部記得一清二楚,也沒有任何特色值得分神。跑渣馬完全像賽車遊戲裡的圈速賽,跑在前面的是自己最佳時間的鬼影,只有專心於每一個操作才有機會超越自己。過去一年,不斷修正各種設定,也只為超越自己在渣馬的成績。年年跑渣馬的心魔在於這是一個純粹為挑戰而存在的比賽。未跑過全馬的想完成初馬。要是PB不到,就只想雪恥,到真的PB 到,又再心雄挑戰更快的時間。

當然,跑資更深的或者會看得破,只為PB 而跑有多無謂,而且要PB,那裡跑都一樣。但對很多人來說,渣馬是起點,是主場,在這裡成功的意義比其他地方更能肯定自己跑步的功力。它除了水站以外什麼都沒有,跑者成敗完全是自己的問題,無可抵賴。我見過跑友已多年沒有參加渣馬,直至今年在外地PB,也忍不住再跑渣馬一試實力。文友園丁怪太多跑膠支持渣馬,令它不思進取。實情是渣馬一直都是木人巷,是本地跑者好鬥求快的修羅場。一落場,眼裡就只有成績,沒有其他。在渣馬戰勝自己是追求更快的夙願。

 homecourse弱虫ペダル – 250話

 我支持同文一直要求要渣馬改善的各種呼聲。但別要有什麼期望,因為渣馬一直都是香港跑膠圍威喂的賽事,渣馬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跟上國際水平,莫非你以為會有很多海外跑手計好時差和你一起七點鐘上網爭報名?而渣馬就是香港人的縮影:人人都爭取成功的虛榮,人人都不在乎人生有什麼更廣闊的可能和意義。 Winner takes all and no place for loser。不必同情香港人,因為大部分人的價值觀正是如此。有心人可以試試搞有heart的比賽去給享受馬拉松的人,但對渣馬,或者應該由他去,跑膠 just want it that way。

上年我被半馬群影響,沒做好配速,不但沒做到預期的成績,更倒退六分鐘。朋友,對不起,今年渣馬我選擇做跑膠,請原諒我做一次叛徒,去挑戰我自己失落的六分鐘。

(*1) 江彥良2014 香港渣馬記

【全文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

分類:生活, 體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