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級數 / 葉朗程

James Jardine via Flickr

James Jardine via Flickr

學謝霆鋒,我靠在窗邊,看着另一半為我下廚。由細到大,都鍾意學謝霆鋒。講真,八十後的兄弟們,有邊個未學過謝霆鋒?留長頭髮、染金毛、彈結他、左耳穿耳環,一個揮手,一個微笑,都有值得學但好鬼難學的學問,他是我們這個年代的張國榮。

「你望乜嘢?」另一半問。我望緊你煮嘢食,係唔係覺得好冧?「我淨係覺得廚房好細,你可唔可以出返去?」她老實說。所以話,下次搬屋,一定要整open kitchen。如果你是女人,給一個謝霆鋒望住你洗腕或下廚,你會是甚麼感覺?你需知道,謝霆鋒望一望你唔係人咁品。身為「謝霆鋒研究學」的博士生,我可以告訴你,他笑起上來的時候,那雙瞇起上來的眼睛,威力好比一百句綿綿情話。佢望一望你,「冧」就肯定㗎啦,問題只是冧爆定冧死嘅分別。所以話,女方其實已經好收斂,俾霆鋒咁樣望一望,純粹走上前輕輕一吻這般蜻蜓點水就夠了。俾着其他飢渴型,一早成個人擒晒上去。

佔中反佔中、真普選假普選、伊波拉和地溝油,所有本年度最多人談論的話題統統加起來,也不及一男一女的復合來得哄動。從這則新聞的轉載次數來看,我有理由相信,他們兩個人的復合不僅僅是娛樂新聞,而是正正經經的「通識」材料。我最感興趣的不是這段新聞到底孰真孰假(因為都幾明顯係真),而是我們所有香港人的反應為何會如此一面倒。除咗齊齊托高iPhone個價畀大陸人買之外,香港人近來實在好少咁團結。

四年付出 不及一個眼神

曾經看過某電視節目,那個節目關於21世紀的男歡女愛。節目訪問一位嘉賓,我忘記她的名字,但我無法忘記她名字下面的「銜頭」,四隻大字──愛情專家。竟然可以為自己定個如此戇居的稱呼,連最基本的自我包裝也不曉,試問,她有甚麼資格當個愛情專家?諗諗吓,愛情呢家嘢,其實會唔會有專家?

有,我覺得絕對有。有人把愛情說得很複雜,因為他們不明白愛情。舉個例,你有冇試過追一個人,追咗好耐都追唔到?好奇怪,你好了解佢,例如知道佢鍾意食橙但唔鍾意飲橙汁、知道佢怕鬼但又一定要睇鬼片、知道佢食完雪糕會胃痛但又一定要食,然後你唔俾佢食就即刻同你反面,但無論你點了解佢都好,佢就係唔在乎你。又好奇怪,佢深井你灣仔,佢一句唔舒服,凌晨兩點,必理痛保濟丸幸福傷風素乜都帶齊,平時返工放工行到身水身汗就係為咗慳幾蚊,你為咗佢竟然飛咗250蚊的士,但無論你如何隨傳隨到,佢就係唔需要你。Why,你是她肚裏那條蟲,甚至是她隨傳隨到的守護神,但她竟然不在乎你、不需要你,係唔係好奇怪?

然後,再奇怪的事發生在你眼前。公司新來一位男同事,他甚麼也沒有做過,完全不了解她的喜好,不曾為她隨傳隨到,他做過的,就只是輕輕地問了她一句:「偷你支塗改帶得唔得?」你親眼目擊,他們兩個狗男女在電光火石間你眼望我眼,就這樣,她,從此屬於他。究竟為甚麼,你出盡法寶也不能走近她一步,而他就只是偷了人家那支塗改帶,就已經可以順便偷埋佢個心?你可以做的也做過,幾乎為她呼出最後一口氣,死在她面前,她卻毫不動容。但另一個男人就只是如此輕描淡寫的拋下一個眼神,就把她弄得神魂顛倒。

四季酒店的Blue Bar內,一位男同事跟我和另一位同事訴苦,佢失戀。故事好簡單,佢鍾意咗一位女同事好耐,而佢同呢位女同事係一齊喺佢哋嘅舊公司轉過嚟嘅。數埋數埋,佢同呢位女同事一齊共事咗四年。喺我哋呢一行,個個都會轉嚟轉去,能夠一齊共事四年,唔係容易嘅事。為方便引述,我叫男同事Simon,女同事Mandy。

上個禮拜,Simon同Mandy一齊去旅行,因為佢哋條team上個季度嘅業績真係勁到爆燈,整條team的同事一起到越南某城市慶祝,陽光與海灘。有一晚,Simon鼓起勇氣向Mandy表白。所有同事都回到房間,Simon就趁着這個機會,問Mandy有沒有興趣在沙灘「行多一陣」。Simon冇形容Mandy當時嘅反應,但係我諗Mandy都幾愕然。如果你見過Simon個樣,你絕對會明白,Simon完全唔似嗰啲會提出同人喺沙灘漫步嘅男人。千萬別誤會,我唔係話Simon樣衰,而事實上佢一啲都唔樣衰。

行到咁上下,Simon開始表白。我哋識咗有冇四年?「都應該有啦。」Mandy答。Simon搔搔自己的頭髮,再問:「你覺得我個人點呀?」從Mandy回答嘅反應,我估佢已經覺得勁奇怪。「好好呀,做乜無端端咁問?」Mandy這樣說。聽到這個答案後,Simon的膽量隨即膨脹起來,立即入直路。「咁你覺得我哋有冇機會發展吓?」他問。講真,當一個男人要問個女仔「有冇機會發展」嘅時候,其實已經代表佢絕對冇機會同個女仔發展。戀愛的交手過程,沒有可能存在這句對白。有得發展,一定感覺到,又使唔使問出口?

匹配與否 內在更勝外表

Mandy答得簡單:「你介唔介意我直接啲?」Simon搖頭,不介意。「冇。」Mandy一個字講完,呢個故事亦都講完。Simon約我哋出嚟飲嘢,其實只係想要一個答案:「我同Ivan,佢真係好過我?」Ivan就是那個,求其問Mandy一句「偷你支塗改帶得唔得」的男同事。你一定以為Ivan是那種風流倜儻的情聖,完全唔係。佢皮膚唔好、單眼皮、着埋寸半高嘅皮鞋都仲要矮過Simon。甚至乎,Simon肯定搵得多過Ivan好多。但兩個人能否走在一起,或者會否長久,決不是真的好像八卦雜誌般比一比較就可以,三圍年齡身家體重,邊個贏得多啲就可以KO對手。No,唔會係咁。

兩人是否匹配,不是外表話事,而是由內在的級數決定。你看謝霆鋒這趟復合便知道,外表幾襯都冇用,真正的男神,追求匹配的級數。有啲女人好鍾意問:「我靚啲定佢靚啲?」講真,問得呢個咁冇級數嘅問題,你幾靚都冇用。

【原文刊蘋果日報】

分類:生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