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Are we all lost stars?/ 黎定

人說:人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何分別?

我問:人的夢想一定是要成為東星斑嗎?

某些人的夢想就是做鹹魚,做鹹魚就是某些人的夢想,鹹魚本身就是價值,就是意義。

<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是一套以音樂談夢想的電影,男主角丹(麥克雷法路飾)是一位鬱鬱不得志、家庭破碎、生活潦倒,卻對音樂抱著熱情與執著的歌手經理人兼唱片監製;女主角姬達(姬拉麗莉飾)是一位純樸、忠於自我的唱作人,一心陪伴男朋友戴夫(Adam Levine 飾)到紐約發展事業,豈料男朋友一炮而紅卻對愛情不忠,心碎的她在紐約漂泊,拿著吉他唱盡城市哀歌。經歷人生低潮的二人,在酒吧即場演唱會相遇,丹對姬達的演唱一聽難忘,然後邀請姬達灌錄唱片,兩人的際遇從此交織:因音樂相識,以音樂相知,從音樂尋回自己與人生。整部電影也以悠揚的樂韻貫穿結連,觀眾投入歌韻,在聽別人的心聲,也在聽自己的心事。

「我只是間中寫歌」

姬達多次重申自己「只是間中寫歌」,這句說話讓我聽得很入心,因為我也「只是間中寫作」。這種孤芳自賞於現今高速社會實在不入流,連在網上賣二手貨的高登仔都懂得定期留言以保持貼文的瀏覽率,這種「間中寫」未免太漠視市場。在隨心隨筆與隨波逐流之間苦苦掙扎,姬達為我帶來被理解的安慰。創作,重質不重量,質的好壞也是隨心定義。

創作之路要有人陪你癲

片中的音樂歷程並不只丹與姬達,還有一班來自五湖四海的音樂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嫩,大家本是互不相干,隨著音樂的感召帶來力量,一起揹著結他、抬著提琴、拿著琴鍵、推著敲擊,在紐約街頭隨歌起舞。創作之路沒有觀眾不要緊,最重要是有人陪你癲、一起排除萬難、並肩勇往直前。全片高潮在末端,自錄專輯大功告成,正等待唱片公司首肯發行之時,姬達突然改變主意,向丹說要以1美元於網上發售唱片,丹沒說什麼,只說一句:「Sure, 唱片是你的!」,在電腦螢幕前準備按「上載」的一刻,二人屏息以待,上載完成,不禁尖叫出來,為自己的瘋狂行為感到震驚,同時也無比的舒暢。這就是真正自我實踐的意義,偉大得連自己也感動落淚。

隨心創作Anywhere

丹與姬達身無分文,沒可能租用錄音室,丹忽發奇想,覺得任何地方也可以是錄音室,於是全班人馬快閃於率性髒亂的橫街窄巷,搖滾於華燈初上的浮華鬧市。記得有篇文章是講述世界各地不同的作家提筆寫作的環境,除了書房、有人在花園、有人在公車、有人在飯廳的一角,有人在睡床。有心的地方,就是創作的地方;有靈感的地方,就是創作的天堂。

創作是很私人的事

創作透過分享可集其大成,但同時它也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姬達男友戴夫一舉成名,受萬人愛戴,他在演唱會上深情地獻唱二人訂情之歌"Lost Stars",向姬達憑歌寄意,姬達站在台下熱淚盈眶,但當她見到台下一眾女樂迷如痴如醉、紛紛舉手朝拜,她回心一轉,痛定思痛,最終無聲地揮袖而去。創作的空間,猶如自己的家,可以偶然邀請知己進來喝杯茶,談談天,但別人不能把它據為己有,也沒有資格決定那道牆掃藍色或綠色。要感動人先要感動自己,只是有時,創作只須感動自己便已足夠。

Oh God, tell us the reason

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

Its hunting season

And the lambs are on the run

Searching for meaning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21/9/2014

原文

分類:生活, 藝術

Tagged as:

4 replies »

  1. 我覺得最後個part個故事是… 姬達說不想戴夫改了他們創作的 “Lost star", 說lost star不會是high歌, 但最後他為觀眾high而唱了高8度的 “I though i saw you out there crying… " 而令女主角失望離去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