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科學哲學教學拾趣/王偉雄

圖片來源:http://www.docstoc.com/

圖片來源:http://www.docstoc.com/

同事 Z 休假,他教的「科學哲學」這個學期由我代教。那是通識課程而不是哲學主修的科目,只是導論的程度;我對科學及科學哲學一向都甚有興趣,雖然這不是我的研究專長,但經年累月讀過的有關書籍和資料不少,加上跟 Z 合作寫過一篇科學哲學的論文,我自問有足夠的認識任教這科,因此,當系主任問我可否代教時,我立刻欣然答允。

已上了四星期的課,我慶幸自己應承代教,因為不但在備課的過程學到了不少新的知識(例如全球暖化的科學資料),而且授課是十分過癮的事。我本來就喜歡教書,這班的學生(約四十人)主修的學科大都是科學或和科學有關的,要令他們關心科學哲學的問題,或至少覺得有興趣,並不太難,而我很快便做到了 — 大部份學生上課時都很留心,到了第二個星期,已有不少學生主動舉手發問,還有三四個學生不時在課後留下來,追問在課堂裏自己聽得不夠明白的地方。

學生有興趣,我便教得特別起勁,比平時更「肉緊」,說話抑揚頓挫,有時幾近手舞足蹈;雖然我授課時有點表演的意識,但教學的熱情不是造作出來的,假如不是這樣有興趣的學生,我的表現便不會一樣。以我的經驗來說,老師的教學熱情很明顯能感染學生,令他們不期然會加把勁。

得科技之助,我不必「齋講」,可以在十五二十分鐘講解之後,播一條五六分鐘的有關短片,調劑調劑;而適用的短片,在 YouTube 極容易找到(YouTube 有很多和科學有關的高質素短片),不必是內容嚴肅的,有教學作用和娛樂性兼備的短片也不難找到,例如這一條關於美國傳媒如何報道全球暖化的短片:

 

此外,如果我想知道學生對某一問題的意見,卻又擔心他們會因為問題的內容而未必樂意舉手表達,便可以到 polleverywhere.com,即時鍵入一條選擇題;學生只須取出手機,以 SMS texting 選擇答案,我便可以即時在螢幕看到他們的大多數意見。例如昨天我問他們 “Do you think evolution is just a theory?”,假如不是用這個「不記名」的方法,那些答 “Yes” 的學生恐怕會保持緘默(答“Yes”的學生只有兩成左右)。

我發覺這班學生雖然大多數是學科學的,但對科學的理解都過份簡單,以為科學就是用一套標準的科學方法去尋求事實;希望這個課程能擴闊他們的眼界,讓他們明白到科學研究並不是那麼簡單和理想的。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