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外國勢力眼中的強國統治/梁淑儀

China_The Green Team_flickrThe green team via flickr

近日習慣了每天上班也戴上黃絲帶,昨天剛巧有日本電視台來香港開始拍攝我的創業故事,跟節目編導在辦公室先開會落實拍攝詳情。會議完畢,編導問我為何戴上黃絲帶?我說這是香港危急存亡之秋,中央政府為香港定下了一個只靠1,200人先篩選的假普選框架,令很多香港人感到沮喪,很擔心中國式的管治模式,逐漸把香港原來的人權、法治、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也斷送了。。。

這位來自日本的朋友,曾經到美國留學及工作,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做傳媒的工作令她見識很廣,這些普世價值對她來說也是必然的,她對香港近來的政改爭議也略知一二,而這黃絲帶的提示,讓她想起一件關於另一個中國被訪者的事。她說本來安排了一位長居日本的中國人做節目訪問,但這位被訪者不知何故,返內地旅行時「被失蹤」了一段時間,聞說是中央政府懷疑他做間諜,後來她千方百計也找不到他,於是也不能出席這電視節目了。

這位日本朋友說,這是她第一次親身經歷中國式的管治,可以如何控制人民的自由,言下之意,這些事件不是虛構的,原來是真的會發生在自己的生活之內。她說,香港有很獨特的英殖影響,對民主自由的追求是必然的,難怪現時會有如此巨大的困難要面對。

UK SE Award 2012

「無自由、失自由」,又令我回想前年到英國拿取年度國際社會企業奬時,我們跟深圳一間也是為殘疾人士服務的社會企業同樣入圍,最後是他們得了大奬,而我們則是高度推薦奬,可惜,深圳的朋友沒有任何人出席頒奬禮,司儀宣佈結果後,唯有打圓場說了一句「大家也知道中國不容易出境的。。。」跟著全場哄堂大笑,那一刻,作為中國人,我感到很可悲,但亦因為是香港的中國人,感到較幸運。

後來,我有機會到深圳探訪這間得到大奬的社企,原來負責人說由於機票很貴,他們未能派人出席拿奬,亦即是說,外國人以為得奬者因為政府不批核出境而失場,只是錯誤印象和笑話,但這印象為何得到如此共鳴?

近年,我們開始感到這個城市很陌生,開始感到言論、出版甚至做生意的自由也退步了,「不容易出境」何時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真的不敢說。

Evan Flower

前天另一位主場博客方禮倫出席了佔中金融組的「午宴」分享,他說自己是第四代的香港人,但媽媽也竟然說不如離開香港,因為他們發現有電話滋擾,也不知誰人在監視他們。方禮倫說,不可能離開香港,這是他的家,無論這裡發生什麼變化,也不可以離她而去,他希望更多香港人覺醒,明白堅守這地方核心價值的重要。

這次活動有一段小插曲,搞手本來打算在連接環球大廈和交易廣場之間的天橋開記者會,但因為同日九一八事件的示威也在交易廣場噴水池旁出現,警方預留同一位置,記者放好鏡頭在那裡,預計佔中金融組也在那裡示威,但有成員質疑「那裡不是對著港交所!!」,不過最後也就範了。

當我聽到金融的朋友對「港交所」如此著緊,更明白他們正正就要儘一切努力,防止「港交所」變為「內交所」。

分類:社會, 傳媒, 政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