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國際和平日:戰火冰封大學夢/聯合國難民署

敍利亞曼畢吉城(Manbij) ISIS設置的哨站,Adeen被哨站人員懷疑他穿越邊境為政府軍作戰而遭到扣留──誰料到Adeen只是追求他的求學夢。(圖片由Adeen提供)

敍利亞曼畢吉城(Manbij) ISIS設置的哨站,Adeen被哨站人員懷疑他穿越邊境為政府軍作戰而遭到扣留──誰料到Adeen只是追求他的求學夢。(圖片由Adeen提供)

編按:本星期日(9月21日)是「國際和平日」。今年,戰火哨聲不斷,戰場縱橫在敍利亞、伊拉克、烏克蘭等地。藉「世界和平日」重申一遍:無論是哪國的人、哪個民族,所有人應「享有和平的權利」,提醒所有人應停止敵對的行動,堅守與生俱來的人權。

年初,我在網絡上認識了20歲、來自敍利亞的Adeen。在逾年的對話中,他分享了他在內戰中深刻的經歷和感受。

2012年,敍利亞陷入內戰逾年,18歲的Adeen以堅毅意志完成高考,並考上了阿勒頗大學。正當Adeen渴望在大學繼續追尋理想之際,窗外卻不時傳來令人提心吊膽的炮彈聲。

一年過去了,2013年,阿勒頗地區的政府軍及叛軍交戰越趨激烈,1月中大學遭到炸毀,Adeen和他一家逃至阿勒頗附近的一個城鎮曼畢吉(Manbij),自此,Adeen失學。但Adeen希望繼續學業,輾轉之下到了當地的伊蒂哈德大學就讀。

據Adeen回憶說:「2014年初,恐怖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 (ISIS)在敍利亞的勢力擴張,控制了我身處的城市。旋即作出許多橫蠻無理的暴行,我覺得他們的所作所為非常『荒謬』的。我非常憤怒,但是卻又非常無奈、不知能做些什麼對抗他們。同時又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因為一些非常簡單的原因得罪ISIS而被殺的人。」

ISIS以迫擊砲攻擊Adeen所就讀的大學,Adeen幸運地逃過一劫,卻再面臨失學。ISIS除了關閉所有教育機構外,更剝奪居民人身自由,強逼他們接受洗腦課程、強制婦女穿戴布卡 [1]、禁止聆聽西方音樂,公開處死與其他敵對組織有關聯的人,並嚴厲調查出入邊境的居民。

這也不能阻止Adeen求學的決心。8月初,Adeen嘗試申請到土耳其繼續學業,試圖經過ISIS的哨站到阿勒頗領取護照,組織成員懷疑他正要越過邊境去為政府軍作戰,立刻把他捉拿拷問。幸而,組織成員無法在情報文件中找到有關他的資料,擾攘一輪後終把他釋放,但仍不准許其越過邊境。雖然Adeen再次逃過一劫,然而他的表兄弟卻因曾經與叛軍有聯繫而遭處死,他的親兄弟則被扣留至今仍未獲釋,他們失去聯絡,讓Adeen擔心不已。

戰爭結束似乎遙遙無期,加上復學無望,眼見人生最燦爛的3年時光即將在頹垣敗瓦中白白流逝,Adeen感到絕望無助,感覺敍利亞被世界拋棄,甚至萌生過自殺念頭。幸而,一些想法制止了他:「在戰爭開始前,大家都自私自利,不願犧牲,戰事卻讓敍利亞人變得團結一致。」敍利亞人在危難中互相扶持,有的甚至為保衛家園而獻上自己的性命,就是這份愛的力量讓他仍然每天勇敢地生存下去。

今年,聯招放榜,我很幸運地獲大學取錄,距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想到正值青蔥歲月的敍利亞難民的人生和夢想因戰事而被冰封,我很想為他們出一分力,哪怕那力量輕如鴻毛,於是我註冊成為聯合國難民署的義工,希望在未來服務因不同原因而流離失所的難民,希望大家都能出一份力,支持難民署的工作。願有一天,我們無須強調「國際和平日」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的世界已經迎來「和平」。

 

[1] 布卡(Burqa):布卡是部份伊斯蘭女子在公共場合穿著的服飾,用以遮蔽女性的頭部至胸部,部份布卡的長度由頭直到腳踝的位置。布卡前頭眼睛位置縫有一塊長方形的網紗布,穿戴布卡的女性透過網紗布看周圍環境。

請即關注聯合國難民署的Facebook

 

文/訪問:林嘉敏-聯合國難民署義工

編輯:覃詠欣-聯合國難民署公眾教育及傳訊主任

分類:生活, 社會, 難民

Tagged as: , ,

7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