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Medoc馬拉松記行.一/園丁

P1370500

海外馬拉松的常客,大部份都聽聞法國的Medoc馬拉松:讓你一邊馬拉松,一邊品嚐列級酒莊的佳釀,路上還有豐富的補給佐酒,例如蛋糕、餅乾、香蕉、橙、芝士、生蠔、牛扒和雪糕。互聯網不發達的年代,Medoc馬拉松只是法國人的秘密,直至近十年八年才變得國際化,吸引世界各地的跑手參加。

P1370673          P1370400

以往只有極少數識飲識食的香港跑手懂得去Medoc,園丁還記得五年前第一次參加Medoc馬拉松,除了個別日本跑手,也碰不到其他亞洲跑手,但剛於上周日舉行的第三十屆Medoc馬拉松,不難發現日本、香港和台灣跑手的縱影,三地都開始有旅行社辦Medoc馬拉松團了(香港有美和旅遊、東瀛遊和CX Holiday),連賽前的派對都聽到有香港跑手問候人家的母親,真是份外親切。

參加Medoc馬拉松,猶如一場震盪教育,誰說不能邊跑邊喝酒?誰說馬拉松前不能開P至夜深?誰說馬拉松的時間最重要?Medoc馬拉松的跑手,寧可在每個莊停一停,喝喝酒,花上五六七個小時在路上,而不是努力拼sub 3。當採訪的日本和法國記者知道,原來香港某旅行社(東瀛遊)請了教練(馮華添)隨團跑Medoc,都覺得不可思議。高低起伏的Medoc一點也不好跑,去Medoc不喝酒而找教練幫助砌PB,不是好很戇居嗎?

Medoc馬拉松主席Vincent Fabre,本身是Chateau Lamothe-Cissac的莊主。這個別開生面的比賽,原來只有一名全職員工,以及幾個臨時工而已,其餘的都是來做義工,因為比賽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希望搞一個開心的比賽,讓跑手、讓義工、讓居民及贊助商都盡興而歸,報名費的83歐元及贊助款項,全部用在比賽上,賽會或相關人士都不會賺一個仙。

IMG_2410        IMG_2483

83 歐元看似很昂貴,但我肯肯定跑手的得著是以十倍百倍計:二十多個酒莊,包括列級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Cha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hateau Beychevelle, Chateau Lynch Bages…..沿途晒冷讓你任飲,琳琅滿目的沿補,完成賽事的跑手還有多一支2005年Chateau Tronquoy Lalande 的Finisher Wine連木盒,及兩隻Riedel的半公升水晶酒杯,當然還有Asics Tee和完賽獎牌。

單是終點的獎品和贈品,已經完全值回票價了。渣馬又如何?三百元,只有一件強國特步Tee,以及無盡的污濁空氣、冷漠和公路,就連補給也要問職員才有,如主場博客Edkin所言,渣馬這三百元,才是堅呃錢。(待續)

(原文刊於9月19日,《am730》繞著世界跑專欄)

分類:生活, 跑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