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抗命時代】實現民主不需要女神、英雄或聖人/周文慶

we want you 罷課s

等待天降英雄救世、等待超人出來擊敗高牆惡龍、等待完美無瑕的聖人、或玉潔冰清的女神出來普渡眾生──這是幾千年來中國文化根深固蒂的劣性。這種劣性在香港依然十分普遍,它表現在思想的單純、無知與天真;於是我們可以明白荷里活的超人故事、英雄救世電影為何如此受到人們的狂熱喜愛和追捧。這種「等待被救」的心理需求,慢慢地形成了大多數維持沉默的人的頑固心態與姿態。首先是他們缺乏自救的自信,繼而是深切的自卑使他們彼此猜疑,猜疑任何一個向他們伸出援手的人的動機,猜疑他們各懷鬼胎。但同時他們又渴望出現一個無私的英雄、完美的聖人、純潔的女神、全能的偶像,幫助打救他們脫離苦難。

於是對於社會上不公義之事,他們慣於為自己的犬儒、軟弱、冷漠與沉默,如此辯護:某黨派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作「抗命的騷」,所以我不支持;某運動領袖是為了個人名利而「抱打不平」,所以我不認同;某某是為了某某而某某⋯⋯彷彿只要他們找出一點證明那些異議者的動機並非完全地「無私純潔」,證明他們在爭取公義、民主與自由的行動之中俱有某些私人的性質,他們就找到了不支持甚至反對的理由。政權與官媒深知人們這種固執的失智心理,並經常加以利用。於是站在權勢一方的媒體,總是試圖揭發某黨派背後有外國勢力支持、指出某領袖人格的「不完美」、捏造某抗爭者私生活的不「純潔無瑕」;總是試圖透過這些易於觸動民眾「道德神經」的無恥下流手段,以減弱抗爭者透過呼喚民眾理性、道德力量與良知,以凝聚人心的號召力與說服力。我們可以嘲諷這不過是權貴媒體永不厭棄的幼稚手段,但也不能忽略這種訴諸人們無知與幼稚的手段,所帶來的嚴重殺傷力。因為一種「想法」,無論多麼荒謬邪惡,當社會上那麼多心智仍然幼稚、道德缺乏培養的民眾都信以為真時,它就成了「真理」。

最近大中學生公民抗命的罷課學運之中,得到社會的熱切關注,也得到了龐大市民的支持與聲援,權貴們嗅到了恐懼的危機感,於是紛紛出手介入事件,操控媒體「捏造黑材料」以抹黑學民成員在參與公民運動中「把女」、「有多個男友」、「和好幾位男生發生過性關係」、「數十名女生未婚先孕」等事,試圖「證明」學生參與社會抗命運動的動機並非「無私純潔」,目的是使為理想而抗爭的學生在市民心中的良好印象大打折扣,斬斷市民對學生追求理想的肯定與支持。從這些所謂捏造出來抹黑學生的「黑材料」之中,除了證明權貴的恐懼與荒謬,我們必須要特別留意的是,這種對領袖人物「完美的要求」──往往是當權者極力利用為反擊的「缺口」──對民主抗爭運動中的異議者的道德與動機的潔癖般強逼性要求,事實上是不合理、不需要的。它事實上就像一種強迫一個人把身上的髮絲體毛都割脫清光以證明其自身潔白無瑕的病態潔癖要求。

因此我們必須清楚意識到,我們並不是因為相信那個「英雄」的正義無私、或那個「聖人」的完美智慧、或那「民主女神」的潔白無瑕,才踏上為爭取民主而抗爭的漫長而艱辛的道路──路上時常還要忍受種種莫名其妙的白眼──我們共同踏上為民主而抗爭的道路,是因為我們共同相信著「民主」的信念與追求──但我們也不是因為盲目相信「民主」這個理念的完美無瑕,因為她也吵雜、也混亂、也仍在衝突中成長;只是我們相信她總比單一、專制、滅聲、壓抑、白色恐怖的極端政權更好、更和平、更多元、更自由、也更有趣味──在這漫長爭取民主抗爭的道路上,民眾需要方向,所以有些人會被擁戴為「領袖」,但成為「領袖」並不是因為他們比其他人更聰明、更智慧、更俱才能、道德更完美、品德更崇尚、更無私、或更純潔;只是因為他們比我們付出更多時間、更多心血、承受更多苦難與艱辛,他們不過是抗爭路上跑得更前,並更早地把脆弱的軀體持續撞擊著高牆的雞蛋。我們追隨著他們,並不是追隨其人格,而是追隨著他們身上俱備了與我們共同相信的民主信念;於是,當這些走在前面的人被高牆壓碎倒下時,我們不應沮喪與卻步,我們更應接著衝上前,接替他們的位置繼續撞擊高牆。因為爭取民主不需要出現任何女神或聖人或英雄,需要的是每一個平凡普通的公民的覺醒,並堅持堅韌地參與抗爭──因為「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

原刊於作者博客

分類:抗命時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