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多舊魚的罷跑渣馬/高達奔

Photo Credit:渣打馬拉松

Photo Credit:渣打馬拉松

好多人同高達奔講:「罷跑渣馬真係冇銀用架。嗱,呢頭罷跑,果頭三粒鐘就滿額!」其實從一開始話要罷跑,我都冇諗過會成功,因為渣馬同TVB一樣,就算播雪花都有五成收視,係壟斷之下冇得點揀嘅惟一選擇,跑友就算幾唔鍾意都唔想罷跑。

如果單靠主場博客嗌幾句罷跑,跑友就一呼百應令渣馬冇人跑,阿叻一早就要跪玻璃,TVB更加唔會生存到今日。

高達奔阿Q啲安慰自己:呼籲罷跑嘅意義在於,等唔係好知道渣馬係乜嘅傳媒和市民,知道所謂嘅渣馬「盛事」,其實只係類似TVB啲膠劇──得啖笑,參加者多數係邊跑邊罵,抱操多個長課嘅心態而已。

好似兩個禮拜前,高達奔係Facebook見到嘅快腳朋友­A,佢前陣子前仲批評緊渣馬,但都把握機會報渣馬了,仲Share埋成報名的確認!正如政府最近話齋:「有票,梗係要!」­渣馬,「有得跑,梗係跑!」Share的人­慶幸報到名,留言嘅回應人則既唔抵得,又好羨­慕咁,仲有十幾廿個like。

當一個年年老奉餵你吔生蕉,老奉以嚴苛時間踢輪椅運動員上車,跑死人就話「賽道長,無可能每一處有救護員」嘅涼薄渣馬,咁多年來都冇乜點進步過的是旦渣馬,仲有咁多人仆到去報名(當然仲有祖國同胞一齊爭),就知道「袋住先」嘅市場有幾咁大,香港真普選之路係幾咁曲折慢長。

渣馬嘅世界絕對係今日香港嘅縮影,睇得通渣馬,自然就睇得通政府。

一.

係渣馬嘅世界,爭取沿途有一條入得口的熟蕉,就好似爭取一張真嘅選票一様困難,大會搬好多似是而非嘅理由去耍你,例如:香港嘅補給比外國豐富啦!唔止得蕉咁簡單,終點仲有雪梨!如果你搵到邊度有十幾廿萬熟蕉賣,唔該話我知!

係咪好似京官話齋,外國都搞左幾廿年先有,香港已經好進步啦,功能組別已經係直選啦;基本法保障左,最終達至全面普選啦,中央先係香港最大嘅民主派;全世界都唔會選唔愛國嘅人做啦,你搵到唔該話我知?

二.

渣馬從來唔係為香港­人擁有嘅馬拉松,而係畀田總同渣打長期騎劫,跑手從來只係一個數目,畀渣馬當做創新高成功嘅證據,究竟有幾多個跑手,真係會覺得渣馬係好正、好留戀、係好難忘的經驗?有幾多跑友鍾意兼唔捨得著件柒步Tee?

係咪好似特區政府咁,從來將中央嘅利益放係市民前面。無論推乜政策,只要北京高興,就無視香港人的感受 ?

三.

渣馬只講人數,唔講人性,­只係因為參加十公里嘅人數多過波士頓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只有馬拉松,所以十公里嘅人數係零,的確遠遠低過渣馬),就話自己勝過渣馬,總之盡量在最­小的容間,放最多嘅跑手,話知你全馬半馬喺­咪撞埋一舊。

係咪好似特區政府咁,無限量係咁放自由行落黎,將樓價物價租金GDP係咁向上谷。香港係咪承受得到?香港人係咪住得開心?對特區政府係唔多重要。

四.

渣馬自稱「從心出發,跑出信念」,但實情就­歧視輪椅運動員,盡快兜晒啲輪椅運動員清場­,亦從來唔去關心葉伯。

係咪好似講一套、做一套嘅特區政府,一方­面話自己「門常開」,另一方面就起圍欄?

五.

呢啲情況發生,因為渣馬呢個賽會,長期吃政治殘廢午餐,唔駛競­爭、唔駛投標、唔駛講績效表現、唔駛同外國­標準比較、更加唔駛問責,年年由同一班人閉­門造車,免費得到賽道賺錢,其他人要封路搞­馬拉松根本係冇可能,而呢個情況係可見嘅將­來都唔會改變。

係咪好似689治下嘅特區政府咁,容許班親­北京權貴利用功能組別,鍊住提名委員會嘅門­檻,閉門造車整個北韓敍利亞式嘅假普選,好­讓有香港特色嘅一黨專政千秋萬世?

六.

當然,渣馬亦知道問題,所以一直唔敢加價,將報名費一直維持三百蚊,降低參加者­嘅要求和期望,收你咁少錢,仲嘈乜鬼?呢個係咪好似香港政­府一直行嘅低稅制,派多啲福利和搞基建,但又盡量唔去擴闊稅基?如果個個都交多些稅,好自然就想話多啲事。

七.

渣馬嘅墮落,源於跑手一係無要求,一係認定­香港嘅港情唔同,搞到渣馬已經好難得,當係長跑練習無壞。因為傳媒和渣馬多年來嘅宣傳同教育­下,部分跑手將渣馬唔理想嘅安排,視之為不必質疑­嘅慣例,包括由689鳴槍、倒塔咁早起跑、吔生蕉、空氣污­濁的隧道、完全冇任何氣氛、驚被DQ而唔敢攞路邊食物、相信­只有田總有專業和經驗搞馬拉松等。

香港嘅墮落,則源於香港人失去對當權者的要求,放棄對質素、對標準、對­公義、對法治、對是非嘅堅持,做錯野唔係去糾正佢,而係找各種理由去開脫,個個爭住去做識時務嘅駿傑。

「政客撤謊語言偽術係應該,唔通你信政客誠實咁戅九咩?」

「你估歐美真係咁啱?佢哋個政府咪一様監聽?」

渣馬嘅不濟,亦係反映香港嘅不濟,渣馬嘅墮­落,更加係映香港嘅墮落,不過香港點都比渣馬好少少,至少好多人都明白,有啲野真係唔可以「袋住先」。

渣馬嘅世界就和諧好多囉,公開報名三粒鐘滿額,我敢肯肯定如果渣馬下年為咗縮皮,連水都要問大會職員先有攞,做法同生蕉睇齊(據多名跑手指,渣馬收埋晒啲生蕉,要問先有攞到),一樣大把人爭,叫人罷跑嘅高達奔,從來只係一小撮極端搞事分子,大部分跑友只會當奔哥係反渣馬反上腦,兼多謝我罷跑唔同佢爭住報名!

分類:生活, 跑步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