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歐洲選舉:極右冒起、左派得利?/假才子

瑞典國會選舉剛剛結束,左派聯盟得勝,預料長年雄霸瑞典政壇的 Social Democrats 會再次上台,屬右派聯盟內 Moderate Party 的現任首相 Fredrik Reinfeldt 承認落敗。從結果來看,瑞典是「變天」(香港傳媒愛用字眼) 了,人民向左轉了,但仔細分析得票,會發現今次選舉左派的票其實幾乎沒多到,人氣急升的反而是極右排外的 Sweden Democrats!

 

2014 Swedish parliament election (vote % / seats):

Social Democrats 31.2% / 113 (+1)

Moderate Party 23.2% / 84 (–23)

Sweden Democrats 12.9% / 49 (+29)

Green Party 6.8% / 24 (–1)

Centre Party 6.2 / 22 (–1)

Left Party 5.7% / 21 (+2)

Liberal People’s Party 5.4% / 19 (–5)

Christian Democrats 4.6% / 17 (–2)

total 349 seats (過半=175)

右派聯盟由 Moderate、Centre、Liberal、Christian Democrats 組成,共得142席,比上屆少了31席,確是大敗。

左派聯盟由 Social Democrats、Green Party、Left Party 組成,共得158席,多於右派聯盟,因此得以優先組織新政府。但仔細看,158席仍未過半,而且比上屆其實只多了2席!

之所以造成瑞典向左走的印象,是因為未計入極右的 Sweden Democrats。此黨兩個聯盟都沒加入,但取得12.9%票,較上屆的5.7%倍增,議席從20席增至49席,一躍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如果計上 Sweden Democrats 的議席,瑞典國會中其實是右派多過左派,但它未有加入任何聯盟,故此從聯盟角度計,是左派聯盟有較多議席,將會組成新政府。

這就造成一個現象:民眾向極右轉,結果卻是左派上台。

Sweden Democrats 主打收緊移民政策、反對庇護難民 (在北歐國家是外人申請移民成功的重要因素)、反對多元文化、堅持所謂「本土」,是瑞典政壇上最右傾、甚至被視為極右的政黨,儘管該黨聲稱反對種族歧視。由於跟開明和諧的一般人眼中的瑞典核心價值不同,其他政黨都避之則吉,該黨未能加入任何聯盟。Sweden Democrats 已成立多年,都未能進入國會,直到上次2010年選舉才進入國會,今次票數更倍增成第三大黨,反映越來越多瑞典人不滿移民不斷增加。去年瑞典亦曾爆發種族騷亂,令外界關注當地移民和貧富問題。

Sweden Democrats 黨魁 Jimmie Åkesson 只有35歲 (1979年生,差一點可算「80後」),4年前領導該黨殺入國會時更只有31歲,經常西裝骨骨、梳油頭、一副「專業人士」打扮,被指有助該黨改善形象。有報道指該黨黨工有很多年輕人,但未知這是否代表瑞典年輕人也較為反移民。除了 Jimmie Åkesson,另外有兩個黨的領袖都是年輕人,Centre Party 黨魁 Annie Lööf 和 Green Party 男代表 Gustav Fridolin 都是只有31歲,兩人都是「80後」。

Jimmie Åkesson (wiki 圖片)

Jimmie Åkesson (wiki 圖片)

暫時來看瑞典新政府有機會是「少數政府」minority government,即在國會中沒有過半議席支持的政府。這在瑞典經常發生,現屆右派聯盟政府其實也差2席才過半,只有173席。如果是少數政府,政策要獲得通過,就仍然需要爭取其他政黨支持。一個做法是 case by case 做,每次推出政策時向不同的政黨爭取,另一個做法是事先跟某黨協議好在特定議題上可以合作。現時左派聯盟差17席可以過半,爭取到任何一個右派政黨支持都可以達到,就看有沒有右派政黨肯幫忙了。個人估計是可以做到的,畢竟少數政府以往都試過,瑞典政客應該對這種做法有足夠經驗,而且他們都不會想讓 Sweden Democrats 發揮影響力,繼續坐大,這會迫使其他政黨跟政府合作。左派聯盟頭頭、將會出任首相的 Social Democrats 黨魁 Stefan Löfven 已明言不會跟 Sweden Democrats 合作。Sweden Democrats 黨魁 Jimmie Åkesson 揚言自己是議會關鍵少數,可以左右大局,但如果有其他政黨肯支持政府,他們的造王者之夢恐怕造不成。

 

本文開首說 Social Democrats 雄霸瑞典政壇,是因為瑞典過去100年內,有近70年都是由 Social Democrats 出任首相。該黨其中一位前領袖 Tage Erlander 在1946至1969年間連續23年出任瑞典首相,是世界史上循民主選舉連續當選時間最長的國家領導人之一。可是現時 Social Democrats 的得票比高峰期時回落不少,以往多次取得超過40%甚至試過超過50%的票,今次選舉卻停留在31.2%,比上屆幾乎沒多過,依然是一世紀以來將近最低票的一次,可以上台純粹是因為 Swedish Democrats 分走右派聯盟的票,不值得高興。加上左派聯盟在議會不過半,需要爭取至少一個右派政黨支持,瑞典的左派新政府,政策能左得去哪裡呢?仍很難說。

Stefan Löfven (wiki 圖片)

Stefan Löfven (wiki 圖片)

歐洲普遍現象?

極右冒起、左派得利的現象近期在歐洲多國都有出現。例如英國,因極右英國獨立黨 UKIP 冒起,執政保守黨的票被分走,令工黨較大機會在明年大選中獲勝。法國社會黨 PS 政府民望低落,但傳統右派大黨國民運動 UMP 本身受極右的國民陣線 FN 威脅,未能集中火力攻擊社會黨。德國也有類似情況。

德國近期有3場州議會選舉,三地都有極右 AfD 支持度急升的現象。此黨去年才成立,它旗幟鮮明地反對歐元,反對移民比較次要,但仍是檯面上最右的一個政黨。AfD 在去年9月的國會選舉中取得 4.7%,因德國國會進入門檻是5%未能入選,但今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卻有7.1%,現在3場州議會選舉亦取得近一成票。此黨的崛起將對德國政壇構成重大影響。

過去德國政黨壇的5大政黨是 CDU/CSU (右)、FDP (右)、SPD (左)、Grünen (左)、Linke (左),只有這5個黨可以越過5%門檻進入國會。由於 Linke 很多成員是前東德共產黨的餘孽,其他四個黨都拒絕跟 Linke 合作,有機會組成德國聯盟政府的就只剩下4個黨,他們2左2右,令德國政府可以左右交替。但近來的選舉顯示,FDP 的票被新成立的 AfD 搶去,去年大選中 FDP 的票已經跌至4.8% 被踢出國會,只成立了幾個月的 AfD 則一下子就有 4.7%,未來 AfD 很有可能取代 FDP 以往在國會中的位置。

若是如此,未來德國國會五個黨就會變成是 CDU/CSU (右)、AfD (右)、SPD (左)、Grünen (左)、Linke (左)。上面都講過,其他政黨不會拉攏 Linke 合作,但 AfD 同樣是不會有人拉攏,因為反對歐元是其他政黨的禁忌。這麼一來,能夠組成德國聯盟政府的就只剩下 CDU/CSU (右)、SPD (左)、Grünen (左),1右2左,那就不論怎麼計都一定需要左派政黨才能組成政府,德國將無法再出現單純右派的政府!

事實上,由於 FDP 被踢出國會,現時德國國會只有四個黨 CDU/CSU (右)、SPD (左)、Grünen (左)、Linke (左),只有 CDU/CSU 一個右派,屬於 CDU 的總理默克爾需要跟 SPD 合組政府,近來推出一些較左傾的政策,如提高最低工資。極右 AfD 崛起,分走右派的票,反而令德國政府左傾。

為排斥極右,剩餘的政黨被迫合作,奧地利、芬蘭、荷蘭等都正在實行。看回歐盟,幾個月前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極右抬頭,結果歐盟其他派系仍是無視他們,選出保守親歐政客、前盧森堡首相 Jean-Claude Juncker 為歐盟委員會主席。

要結束「極右冒起、左派得利」現象,除非極右政黨的形象和主張已為越來越多公眾接受,令其他政黨覺得可以「搏一搏」跟它合作。去年的挪威選舉中,長期被視為極右的 Progress Party 就因取得16.6%票難以忽視,成功進入右派政府。上面提到德國的極左 Linke 無法加入德國聯盟政府,但在部份州份他們已經開始加入州政府。這樣做有時也有風險,奧地利曾經試過容許極右政黨加入政府,就是2000年奧地利大選極右 FPÖ 取得26.9%票進入右派政府,卻引來歐洲其他國家猛烈批評甚至制裁,在多個場合上杯葛或孤立奧地利的官員。

有時亦不一定要加入政府才能發揮影響力。2010年荷蘭大選,極右的 PVV 有15.4%票,右派政府雖無邀請它加入政府,但在多項政策上受其制肘,2012年提早大選才成功踢走 PVV。英國 UKIP 的崛起就激得保守黨大打反歐盟牌,首相卡梅倫還答允會舉行脫歐公投。極右冒起,雖然未能執政,但勢將影響德國、法國、瑞典等地政客要思考如何應對,民眾不滿之處在哪,不可能單在口頭上批評對方是極右排外法西斯一番就無視掉。

 

參考:幾場德國選舉結果

 

German Bundestag election 2013

CDU 34.1% (+6.9%)

SPD 25.7% (+2.7%)

LINKE 8.6% (-3.3%)

GRÜNE 8.4% (-2.3%)

CSU 7.4% (+0.9%)

FDP 4.8% (-9.8%)

AfD 4.7% (+4.7%)

 

Brandenburg state election 2014

SPD 31.9% (-1.1)

CDU 23.0% (+3.2)

Linke 18.6% (-8.6)

AfD 12.2% (+12.2)

Grünen 6.2% (+0.5)

Free Voters 2.7 (+1.0)

NPD 2.2 (-0.4)

FDP 1.5 (-5.7)

Saxony state election 2014

CDU 39.4% (-0.8)

Linke 18.9% (-1.7)

SPD 12.4% (+2.0)

AfD 9.7% (+9.7)

Grünen 5.7% (-0.7)

NPD 4.95% (-0.6)

FDP 3.8% (-6.2)

 

Thuringian state election 2014

CDU 33.5% (+2.3)

Linke 28.2% (+0.8)

SPD 12.4% (-6.1)

AfD 10.6% (+10.6)

Grünen 5.7% (-0.5)

NPD 3.6% (-0.7)

FDP 2.5% (-5.1)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