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戀上春樹》影評:融入文化 尊重文化/山月

wpid-wjsub2

懦弱青年透過投身某項工作而變得堅強,本以為《戀上春樹》是這麼一齣簡單直接的勵志喜劇,誰料看畢全片—熱血和笑料固然不缺,矢口史靖還能言之有物地探討我們應如何看待少數文化的議題,實在令人欣喜。

《戀上春樹》的核心部份,乃描寫一個來自城市文化圈的年青人如何接受,繼而融入山地文化。細心留意,我們看到此戲各式各樣的元素,都是圍繞這個中心而作出鋪陳:

以喜劇材料為例,很多電影的笑料都是依靠周星馳式的無厘頭手法作為開展,笑料本身與電影脈絡和劇情發生的場所並不怎麼相關,形象點說,就是天降神兵般忽然而來,如《少林足球》中醬爆突然彈出來說:「我唔同意呢位小姐嘅講法」,就是最佳例子;而近期熱爆的《等一個咖啡》,導演忽然在戲中加插《Slam Dunk》的仙道,用的亦是類似技巧。

然而,《戀上春樹》有點不同,它大部份引人發笑的地方,都與山地文化緊扣。比方說,男主角染谷將太因被蜞乸緊纏屁股吸血,被孩子們取笑為蜞乸哥哥,這個笑料很大程度,是透過描寫城市人對山地動物的驚惶失措才得以成立;又如染谷被毒蛇咬到,耳朵脹得可笑,亦是緊貼山地的環境而寫。矢口史靖就是透過這種方式,一點一滴地將有別於我們的山地文化融入笑聲,帶領我們隨同男主角一起,認識這個別開新面的世界。

除了笑料之外,電影的愛情線亦很值得抽出來討論。回想染谷將太和女主角長澤正美的結合,可以發現他們關係當中傳統戀愛劇的衝突不多,劇本予以兩人的最大難關,反而是長澤不願跟染谷到城市生活—如果我們再大膽一點去演繹,可以說長澤其實是山地文化的象徵,她本身擁有的優點,包括真誠、爽朗等等,都是與山地人的生活互相緊扣。要與這個可愛的女孩(文化)在一起,長澤就得先割捨都市生活的方便和快捷。愛情背後隱藏男主角夾在兩種文化中間的糾結,我覺得這種寫法是很有意思的。

上述矛盾最後因染谷放棄城市人身份而得到解決,他成為一位「真正的山裡人」,亦順利抱得美人歸(笑)。至於要問他何以會作出這個決定,主要原由確是他本人的天性和材質所致,於普通人來說參考價值不大。畢竟我們當中,真要放棄城市,投奔原野的人實在不多。值得細思的反而是,作為都市人,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有別於主流的少數文化這個問題。

電影中一個有趣的插曲,男主角的前女友帶大學社團來山地考察,他們美其名是要感受山地生活,可行為舉止呢?盡是城市人的自我中心和目中無人,他們來山林,不過想要滿足自己的獵奇心態,以及拿取日後可以向朋友炫耀的「特殊經歷」,當染谷站起來怒叫他們「返歸」,我覺得痛快的同時也不禁反思:自己在參觀少數民族村,又或是進行農鄉考察時,可曾經抱過類似的自大心態?誠實回答:恐怕是有吧!

染谷能融入山地文化,那是一種機緣,並非人人都可以/願意這樣,但最少我們得給予少數文化應有的尊重—不是「他供給我們食物,所以就由得他吧」那種由上而下的憐憫,而是實在地將對方與自己放在同一水平線上,認真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深意和理據。如此,就算未能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我們的得著亦一定會比現在的多。

最後,再嘮叨一句:我認為矢口史靖是抱著對山地人的尊重完成此部電影;所以我們在開懷大笑的同時,亦不妨多花一點精力,認真看待那些感覺上有點荒誕不經的山地文化,這樣才不負導演的心血。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