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七傷拳與謬誤俠/王偉雄

金庸小說裏精彩的武打描寫多不勝數,但我最喜歡、重看過不下十次的,是《倚天屠龍記》裏張無忌神功初成、在光明頂代明教力戰各大派的那一場。這場武打值得談的地方不少,例如張無忌露了一手七傷拳,力挫崆峒派;這在整場武打中不算是重頭戲,不過,我從中亦看出一些道理。

張無忌任由宗維俠和常敬之以七傷拳打他,分毫無損,但崆峒派的唐文亮仍然不肯罷休,對張無忌說:「你露一手武功,倘若崆峒派及不上你,那才無話可說。」於是張無忌表明學過七傷拳,然後「走上前去,砰的一拳擊出,突然間眼前青翠晃動,大松樹的上半截平平飛出,轟隆一響,摔在兩丈之外,地下只留了四尺來長的半截樹幹,切斷處甚是平整」。

七傷拳本來不是這種外露的陽剛功夫,傷人於內損,表面看不出的;張無忌這樣做,是因為「倘若單以七傷拳震碎樹脈,須至十天半月之後,松樹枯萎,才顯功力」,難以「威壓當場」。他「使出七傷拳勁力之後,跟著以陽剛猛勁斷樹」,便有目共睹,不必解釋,在場的無論懂不懂七傷拳,都會知道他厲害;懂七傷拳的,只要走近一看,便會見到「樹幹斷處脈絡盡皆震碎,正是七傷拳練到最深時的功夫」,也不得不服了。

圍攻光明頂的各派人士中,肯定是庸手居多,高手甚少。這些庸手只有能力欣賞像一拳斷樹這樣簡單、卻又看似威力強大的武功;至於像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那麼高深的武功,這些人也最多只能夠從效果上欣賞,其中武學上的精深奧妙之處,他們當然完全不會明白。你要說服他們你是高手,便要露他們看得懂的一手;此外,這些人認為是高手的,則未必是真正的高手,而不過是精於如何「露一手」的人而已。

寫到這裏,我不期然聯想到哲學漫畫的討厭人物 Fallacy Man(既然‘Batman’是「蝙蝠俠」,‘Fallacy Man’就譯為「謬誤俠」吧):

圖片來源:http://existentialcomics.com/

圖片來源:http://existentialcomics.com/

謬誤俠以找出別人犯的思考謬誤為志業,一有機會便會「露一手」批判思考,例如:

圖片來源:http://existentialcomics.com/

圖片來源:http://existentialcomics.com/

有些人眼見謬誤俠這些批判思考的「厲害」招數,便會以為他是「思考方法的高手」,讚賞兼羨慕,甚至依樣畫葫蘆,記下一大串謬誤名稱,動輒批評人「語意不清」、「預設不當」、「攻擊稻草人」等等,令人不勝其煩,討厭之至。

其實,甚麼是「思考方法的高手」?我也不清楚。哲學研究對思考的要求極高,那麼,哲學家是否都是「思考方法的高手」呢?那當然要看「思考方法的高手」是甚麼意思了,但我沒有興趣弄清楚;我只知道高明的哲學家思考得很深刻細緻,而且有時由於處理的問題太困難和複雜,在表達論點時未必能夠做到十分清晰精確;然而,他們討論問題時不會只是努力尋找對方的謬誤,以「擊敗」甚至「誅殺」對方為目的 — 他們的著眼點是如何解決正在處理的哲學問題,而不是要顯示自己是「高手」。

高明的哲學家不會做 Fallacy Man,不會刻意「露一手」,因此,他們的高明之處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容易看得出。那麼,高明的哲學家會不會犯思考謬誤?當然會,但他們犯的謬誤不會是明顯的,就算被別的哲學家指出了,亦不會覺得是很丟臉的事,甚至還要多謝對方讓自己有機會改善有關的論證。這可不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像,高明的哲學家之間的討論,我在研究院那幾年見得多了(每兩三星期便有著名的哲學家來演講和討論),他們都完全符合我上述的描寫。

我跟哲學系很多位同事都經常有哲學討論,我們也許算不上是高明的哲學家,但在我們之中,你一定不會找到 Fallacy Man。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