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一而再,再而「抄」。

一次,可以理解為誤會、不慎;

兩次,同一類型的錯誤,真的可能重複發生嗎;

三次,又能怎樣自辯呢?

某遊戲雜誌繼今年7月被揭發,於在網絡平台擅取同人作品後收歸己用,並且公開發售之後,近日又再次傳出侵權的醜聞。連同早前香港某新晉漫畫雜誌的連載漫畫被揭發「描圖」一事,香港的漫畫、遊戲雜誌在短短數個月之間,已經有三宗較嚴重的侵權行為。(描圖──未電繪化之前,指以牛油紙或透明的薄纸,擱在原圖之上依樣描畫;在電繪化之後,則指新增空白圖層並與原圖重疊,從而依著原圖描繪。兩者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臨摹」,絕非「創作」)

似乎該遊戲雜誌仍未有從上次的事件中汲取教訓,繼之前一次盜而不得其法,被同人組織揭發盜用其《Puzzle & Dragons》之同人創作之後,這次就是栽在另一款作品──《Love Live!》的手機遊戲之上。這次不單止懷疑取用了官方刊物的原圖,更涉及網路組織義務翻譯、並且制圖發佈的官方輕小說。一而再、再而三的抄襲、盜圖,又叫人怎樣再次對該雜誌的內容重拾信心呢?

1

(擅取同人組織的《Puzzle & Dragons》同人創作,並印刷銷售。被揭盜圖後,該雜誌曾一度發出道歉文,但卻在數日後把道歉文刪除,不了了之)

2

(《Love Live!》官方原裝刊物)

3

(某遊戲雜誌的別注號)

香港遊戲、漫畫雜誌的風氣、問題及弊病,在這幾次侵權事件中可說是表露無遺。該遊戲雜誌兩次的侵權行為,均是與網絡資源發生的利益衝突,這不僅展示出該雜誌缺乏版權意識外,也令人感覺該雜誌對原作者也欠缺應有的尊重。站於該雜誌的角度來看,也許撰文者只會覺得那不過是「從網上擷取資源」的行為,平凡得如大眾投靠「偉大的Google」、「萬能的維基」一樣,只是單純的「上網找資料」而已;而站在網路資源、創作版權的擁有者而言,他們所發佈的內容,是純粹的分享性質,而且不收分文。如今這些內容卻無聲無息地被雜誌擅取、並且以此作為招徠,大量印刷圖利,實在難以令人接受。

然而,這是證明香港的遊戲雜誌缺少人材嗎?筆者倒不這麼認為,畢竟像是撰寫遊戲點評、試玩報告、攻略,以致尋求畫師合作、翻譯原文等等,只要他們願意投入時間、精神,對在這行業打滾的記者而言,其實並非什麼難事。(雖然也不排除是出版商連請這類記者的錢也不願花而造成的惡果)這樣的結果,只會令人感覺該雜誌無心戀戰、欠缺熱誠。

除了遊戲界,漫畫界最近亦發生了侵權的醜聞。

香港的漫畫市場,在2014年終於喜聞樂見有新的漫畫雜誌湧入。對於一直垂死掙扎的香港漫畫市場,這本應是令人鼓舞的事情。然而不足一年之間,這些漫畫雜誌卻各自面對著形形色色的危機。不僅是投稿質素、稿量以及作畫能力這些技術上的問題,最近更發生了「描圖」的抄襲事件,嚴重影響了該漫畫雜誌、漫畫以致作者的聲譽。

4

(《霧谷伯爵家の六姉妹》的原圖與某新晉漫畫雜誌之中的連載漫畫截圖對照)

描圖行為不僅欺騙了讀者、也嚴重侵害了原作的者心血與及辛勞。畢竟單純依樣描畫,作畫力的需求遠遠不及憑空創作。而且不需要考慮到骨架設定、個人畫風等等的問題──這無疑是盜取他人的辛勞成果,並且收歸己用、不勞已獲之舉。與先前提及香港遊戲雜誌的問題同出一徹,是香港缺乏漫畫界的人材嗎?斷乎不是,只是在香港這個急於求成的大環境之下,人總是會考慮如何能以最低的付出,獲取最大的回報──像是從網上擅取資料、圖片,從其他作品中臨摹、描圖等等的行為,也讓筆者產生了那樣的感覺。

對出版社、報社而言,營辦遊戲、漫畫雜誌,也許是一宗「划不來」的生意。因此,投放資源就自然較以,造成這些遊戲、漫畫雜誌往往總是缺乏新血。難以入行、薪酬過低、缺乏晉升機會等等問題,一直也纏繞著有志於這個行業發展的新力軍。為著生活、糊口,選擇放棄這個理想的人也是屢見不鮮。

欠缺新血,引致整體質素下降;

質素下降,降低了投資的價值;

缺乏投放,引致新血難以湧入。

在筆者看來,這就是香港遊戲、漫畫雜誌現正身陷的惡性循環。

一而再,再而三。

香港的遊戲、漫畫業,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重新振作?又要怎樣挽回讀者的信心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