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抗命時代】罷課的日子是為了拒絕猜疑與失信的時代/周文慶

小悅悅1

近日「反佔中大聯盟」的行為令我想起發生在2011年的「小悅悅事件」,相信大家不會忘記──

兩歲的小女孩小悅悅在家門不遠處被一輛客貨車撞倒,前輪輾過她的胸口和頭顱,司機稍停之後,決定潛逃,把後輪再次輾過小女孩的身體。事發現場的十八名途人,冷眼旁觀,沒有人伸出援手,看著另一輛貨車再次從小女孩的雙腿上輾過。直至後來,一名陳姓清潔女工將小悅悅抱到路邊。

(選擇題:想像你是案發事件的構成部分,你會選擇成為?

A.貨車   B.貨車司機 C.小悅悅 D.冷眼旁觀的路人 E.清潔女工)

隨即各方媒體與民眾紛紛譴責路人的無情與冷血。但我更深刻的是,後來網絡上散佈著這樣一種流言,即陳姓清潔女工是為了「搏媒體注意」才出手救助小女孩。這流言道出了這出悲劇的核心社會問題──人與人之間普遍性的相互猜疑與失信;這才是比小數人的「無情與冷血」更恐怖更危險的東西。事實上,中國官方媒體大力譴責小數路人的「無情與冷血」,也是為了刻意轉移民眾的視線,以免民眾把討論引至刺破社會的一個不能被公開說出的普遍性病態現實──人們生活在一個充滿相互猜疑與無法信任任何人任何事情的失信時代。

原以為這種荒謬、瘋狂與失智的事件不會發生在人們普遍受到高等教育的香港。但近日,此類荒謬與喪心病瘋之事,竟如此頻密地在此地層出不窮:

「反佔中大聯盟」利用白色恐怖的極權手段, 威逼大眾、家長與校方對學生進行監視、舉報與批鬥;港府一眾高官輕蔑俱獨立思考能力與公民意識覺醒的年輕人,並把他們抹黑成「被利用的政治『犧牲品』」;官商勾結以一切可恥的高壓手段打壓本土的民主抗命運動;教育局與「反佔中大聯盟」合謀以「公開參與罷課的學校名單」威逼校方與家長阻止與懲罰年輕人參與罷課;周融把爭取民主和捍衛香港精神的俱社會責任感的學生,比喻做中國內地出產的「地溝油」;等等。

相信很快周融也會把罷課的香港學生比喻做中國內地出產的「毒奶粉」了;他一定忘了自己如何將擠滿一輛輛旅遊車廂的中共出產的五毛黨假民意,從中國內地運來香港,如同他忘了自己是一個人;也許他深信地溝油與毒奶粉是香港出產的商品,並害怕香港的「產品」進口到中國出售會危害與顛覆國家政權。

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反佔中大聯盟」就是那輛輾過小悅悅胸口和頭顱的客貨車;周融就是那個兩次輾過小女孩軀體的司機;而那些支持「反佔中大聯盟」的民眾無非是那些斥責清潔女工是為了「搏媒體注意」的五毛黨(這些支持者比冷眼旁觀的路人更冷血更危險更恐怖)──如今,這輛中國特色的殺人貨車已隨著假普選假民意駛到了香港,正狠狠地輾過香港學生的身體。殺人的司機把貨車輾過孩子的胸口和頭顱之後,還理壯氣直大言不慚地說是「救救孩子」。

(回到最初的選擇題,你的選擇是?)

我很想知道,當小悅悅被貨車撞倒並輾過胸口和頭顱的那一刻,她究竟發出了怎樣的叫聲?而當她被再次輾過雙腿的那一刻,除了骨頭破裂的聲響,還有沒有別的?或許當時她的叫聲完全被城市的喧嘩聲覆蓋,以至沒有人聽見,如今也不可能再聽見。

那麼,讓我們此時此刻耐心細心地聆聽,正在被北京政權、香港政府與「反佔中大聯盟」的大貨車輾過軀體的香港孩子的叫聲;讓我們不要讓孩子抗爭的叫喊聲再次被貨車的引擎聲所覆蓋;讓我們與學生一起進入全面徹底抗爭的日子,只是為了拒絕讓香港墮入猜疑與失信的極權時代。

原刊於《物品》藝術工作室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 ,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