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3D 胎兒與 3D 難民 - 3D Printing的營銷應用 / 徐緣

隨著3D Printing技術越來越普及,有趣的相關產品應運而生,我認為最絶核的例子,是「3D 胎兒」。日本醫學工程科技公司Fasotec,與東京的Parkside Hiroo Ladies Clinic合作,用MRI技術為孕婦掃描肚中胎兒,再將數據轉化到3D Printer,做成胎兒立體模型,盛惠100,000 Yen。這個技術最新發展到可以製造出一個立體面具,清楚展示胎兒的容貌,在懷胎之際,父母已經可以拿著模型,爭拗BB貌似誰人。現在幼稚園競爭激烈,小孩未出世已經要搶先報名,若然有怪獸家長用「3D胎兒」報名,應該會相當搞笑。

fetus1020812cofetus2020812co

 

營銷界也不乏應用3D Printing的有趣點子。早前Adidas在香港就以這技術舉辦了一個「We Print Originals 3D重塑經典展覽」,為本地明星與香港懷舊物件如舊式收音機或滾軸溜冰鞋等,創製3D模型,那個放在Adidas漢口道旗艦店的半噸巨人Eason,引來傳媒追訪,即場讓顧客自製3D Figure,也引來顧客網上的瘋傳。

weprinteason adidas-originals-print-originals-3d-recap-88084 1-130ZQ42053L6  adidas-originals-we-print-originals-3d-printing-exhibition-debuts-2   adidas-originals-we-print-originals-3d-printing-exhibition-debuts-4

外國也有很多以3D Printing技術推廣品牌的案例,比利時保險公司DVV與廣告公司Happiness Brussels聯手,推出「Key Save」服務,這項服務是針對很多顧客經常丟掉鎖鑰而𧗠生。只要他們把鎖鑰作3D掃描,資料便會儲存在加密安全的資料庫中國,若然未來掉失鎖鑰,可以馬上打印一條新的出來。這樣即方便顧客,亦幫助保險公司節省平常要給付顧客更換門鎖的賠償金。

較近期的另一精彩宣傳應用,我會選聯合國難民署在南韓的推廣活動。有鑑於當地民眾對脫北者及逃亡到南韓來自不同地方難民的漠視,它們與首爾藝術博物館合作,在場館內的通道隱蔽處,擺放了很多根據真實難民掃描製成的小型3D公仔,場中另放一張宣示牆,提醒大家進場時其實忽略了這些公仔,正如他們忽視難民情況一樣。大眾其後可以如尋寶般尋找散落場館的「小難民」,找到後再透過每個公仔內的NFC裝置,連結手機觀看介紹該難民情況的短片,藉此喚起觀賞者對難民問題的關注。

invisible-people

單純製造3D Figure已不算新意,把這個技術配合其他創意點子,例如這個案例的尋寶與NFC互動元素,我相信會是未來3D Printing 在營銷宣傳應用的方向。

 

*改寫自晴報《營銷晴緣》專欄文章《3D 胎兒與 3D 難民》

分類:生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