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抗命時代】布拉格隨想 :抗爭是抗拒腐蝕/蔡錦源

Memorial to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to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to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是布拉格街頭一組雕塑,捷克雕塑家 Olbram Zoubek 、建築師 Jan Kerel 和 Zdeněk Holzel 的作品,七個同面孔的人形銅像,沿梯階分裂殘肢,展示共產時期的捷克,共產主義如何摧毀一個「人」。任何人在共產主義底下,無論軀體和靈性,都被一步一步腐蝕成碎片。

這種腐蝕,正在香港蔓延,而原港人(借用鄧達智啟用的名詞)似乎無視病毒的擴散。

為甚麼要抗爭?抗爭,不只是爭取理想制度,不只是抗拒不義強權,最重要的,是抵抗腐蝕人心的魔性入侵。

李飛來宣揚甚麼話?「立法會功能組別也是直選」,那麼立法會早就全面「直選」了,何須「循序漸進」?看著如此顛倒黑白來推銷政改框架,贊成方案等於認同歪理。若不抗爭,聽慣了這等京官的話語而默默承受,慢慢就會喪失自身的價值觀,像那些緊隨中央節奏的建制中人,人格丟失,只不過他們走在前台當木偶,你躲在宅中作羔羊吧。

屍體發臭時,蛆蟲自出現。看那個甚麼聯盟以各種威逼利誘方式組織的簽名遊行,鼓動一些連佔中是甚麼也不清楚的去「反」,卻不知羞恥的羅列為「民意」,參與,即是贊同這種弄虛作假的民意蒐集,但好些高官甚至學識不淺的人也甘於同流,連救人生命的醫生也任由人心腐壞。

抗爭,就是要抗拒這種腐朽的侵噬。而這種一直肆虐神州大地的腐朽,像《魔戒》黑暗世界裡的,潛伏在一批活死人身上,正受魔瞳呼喚集結,狙擊光明。最新一波,是呼喚「舉報」罷課學生!

文革近親朋輩互相舉報以求一己平安或攀附權力的歪道在香港借屍還魂了!當權者暗地支持一班走卒以運動形式宣揚舉報的風氣, 23 條一旦立法,指控父母的日子還會遠嗎?

Memento Park

Memento Park

當曾受共產主義荼毒的國家以各種形式提醒國民,共產主義如何腐蝕殘害人性,像布拉格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像匈牙利布達佩斯的 Memento Park,香港卻有一班人在散播獨裁政權的愚民病毒,人性的原有價值需要建立一個免疫系統。

抗爭,就是要組建這個系統。

分類:抗命時代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