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抗命時代】國王的抉擇 / 姚崢嶸

一次大戰比利時戰場(圖: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via Flickr)

一次大戰比利時戰場(圖: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via Flickr)

一百年前的夏天,歐洲戰雲密佈,德國磨刀霍霍,直指死敵法國。

活在兩國夾縫中的比利時,憑中立政策,已享幾十年太平。無奈,有份確認其中立地位的德國,原來早已決定,打敗法國的關鍵,在於穿過比利時,以直插法國心臟。

比利時國王阿爾拔一世和大臣,均看穿德國狼子野心,與之交好等於「賂秦」,一心稱霸歐洲的德軍進駐後,又怎會乖乖撤退?但比利時兵力只有德國的十份一,而且經歷多年和平,軍隊缺乏實戰磨練,裝備亦短缺兼落後,與德國對抗,無異螳臂擋車。無論戰與不戰,比利時結果都會被吞拼。

德國發出最後通牒,勸籲比利時識趣「配合」,讓德軍進入,否則會視之為敵對國:

我們以最友善的態度提出此要求。能否保持兩國友好關係的決定,掌握在陛下之手。

類似的口吻,似曾相識吧?把「保持兩國友好關係」改為「有普選」,「陛下」改為「泛民」或「部份港人」就是了。天下間極權統治者,都愛用同一模式的強詞奪理。明明是撕毀基本法承諾,指鹿為馬竄改「普選」定義,也硬要說:我出於好意,不接受責任在你。

阿爾拔一世的回應是:立刻下令全國總動員,並炸毀交通要塞,拼死抵抗。副外長形容當時的情緒:「即使要被摧毀,也要光榮地被摧毀。」阿爾拔一世在前線親任總指揮,王后成了隨軍護士,14 歲王子也參軍抗敵。

結果,戰場上沒有奇蹟出現:比利時九成半國土被佔領,德軍為報復抵抗實行殘暴統治,上萬平民被殺,十萬人被押往德國當工人,幾十萬難民逃到鄰國,當中二千人被德軍在邊境建的電網電死,戰後整個國家淪為廢墟。

但是,比利時人非但沒有埋怨,還一直支持和感激國王的決定,稱他為「維護國民尊嚴的國王」。(事有湊巧,戰後阿爾拔一世在重建之同時,也推動政制民主化,落實了真普選。)

曾鈺成昨日在「AM 730」撰文說:

自古以來,人們把普羅米修斯奉為英雄,讚揚他不惜身受折磨,為人類謀福祉…這樣的評價並不公允…人類要承受宙斯施加的苦難,完全是因為普羅米修斯觸犯了天規。他應當知道宙斯心胸狹隘而擁有巨大權力,知道他自己根本沒有力量和宙斯對抗;他既有大智慧、有先見之明,怎麼看不到他的叛逆行為必然給人類帶來嚴重後果呢?

我不知道曾影射北京為「心胸狹隘」,會否給他帶來嚴重後果;但我可以肯定說一句:在很多人心目中,尊嚴和良知,必須堅守,那怕有嚴重後果。

阿爾拔一世(圖:by Unknown - The World's Work, 1919 via Wikimedia Commons)

阿爾拔一世(圖:by Unknown – The World’s Work, 1919 via Wikimedia Commons)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 ,

2 replies »

  1. 一戰時的德國人不懂遺傳學,沒有中國優越的誅九族制度。

    如果在中國,故事會是:
    結果,戰場上沒有奇蹟出現。。。阿爾拔一世被誅九族,支持他的人也被誅九族,反抗的基因大部份被消滅了,人民同意了統治者始終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社會極度和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