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抗命時代】我們難分彼此,我們責無旁貸/蕭家怡

台港澳三地已共同走入「抗命時代」,我是澳門人,所以特意選擇這張澳門「光輝五月」。

台港澳三地已共同走入「抗命時代」,我是澳門人,所以特意選擇這張澳門「光輝五月」。

有人說:「香港已經進入了一個抗命時代。」作為一個居港澳門人,我說:「這個抗命時代,不僅僅屬於香港人,也不應只屬於香港人。」

由旁觀到落場

事情應該由我的「過客」身份說起︰一直到了今天,我仍然不覺得自己是個香港人,非但因為我不是永久居民,沒有法定意義上的「香港人」身份,更大的原因,是我對香港的陌生,對過去沒有了解,對現在沒有上心,對將來沒有想法。但同時,我也不覺得自己配做一個澳門人,因為正當我在香港為自己的學業奮鬥時,那個我曾經的家早已以光速前進,發展速度之快、變化之大,就如向我遞起紅牌,要我離場。於是,澳門不再是我的「主場」,但在香港又只能「作客」。

改變的關鍵出現在今年3月24日,那個令人躁動的晚上,我在香港的家中,一邊看著iPad,一邊按著電腦的F5鍵,希望能同步更新澳門善豐苦主佔領馬路,以及台灣太陽花學會佔領立法會的資訊,而腦海中想的,還有香港的佔領中環,因為「佔領」,將這三個地方連結起來。而後來,陳為廷、蘇嘉豪的說話也印證了我這想法︰三地的人正在互相借鏡,而三地的命運,已經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緊密狀態。

於是,我突然驚覺自己不再是被逐出場外的旁觀者,因為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更大的戰場,而我,亦被重新賦予資格,在這個「港澳台」主場中,繼續奔跑,繼續作戰。

沒有場,就自己搭一個吧!

但跑著跑著,卻在7月26日下午5時,《主場新聞》倒下,自己跑的「主場」沒有了,正當徬徨之際,「主場新聞博客群」出現,我馬上舉手加入,不是因為想消費主場剩餘的光環效應,而是因為我明白,「主場」倒下了,最好的悼念方法,就是繼續寫,不斷寫,用自己的筆去回饋「主場」曾經供給過的養分。

「主場博客」裏聚集的就是這樣的一群人,一群不服氣就這樣放下筆的人,於是,大家搭起了這個場,而我認為,這行動本身就是「抗命時代」最好的詮釋︰不要再倚靠任何人去為你做事,自己的場自己搭,自己的文自己發,自己的城自己救,在這個「抗命時代」,人人責無旁貸。

「抗命」的方式不應也不能只有一種,「抗命」的人不應也不能只有一群,這時代裏,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其「抗命」的方式,這「主場博客」網站,就是小部分人用筆抗命的地方,我們歡迎你來,與我們一同分享,也歡迎你去,用你的方式「抗命」。

 

圖︰澳門論盡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