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抗命時代】嚟真的代價/查映嵐

ernest cole 2

Ernest Cole – The House of Bondage

上周人大落閘後,不少論者宣稱全面公民抗命時代已來臨。我們問:「抗命時代」到底意味着甚麼?我們必須厘清這一點,它才不致淪為蒼白、空泛的口號。

長毛說得一針見血:我們現在正身處「嚟真」的年代。抗命,就是嚟真;「全面公民抗命時代」是尖銳的提醒--過去我們遊行時愛高唱《抗戰二十年》,彷彿鬥志高昂,其實從來不知抗戰何解。每年到時到候乖乖地依法集會、遊行,夠鐘即各自返歸,這是我們表達訴求的方式,卻算不得抗爭。再引長毛:「喺香港爭取民主再唔係冇代價」,「如果你撞到一個有能力去鎮壓你,亦都唔怕去鎮壓你嘅政權,咁一定要考慮。你冇呢個準備而話要有一個持續不斷嘅抗爭,係嘥時間。」

全面公民抗爭,即是我們不再指意別人替我們發聲,不再坐等政治領袖發號施令,而是每一個人自行埋班,做到幾多就做幾多。不懂衝量形勢、制定策略、組織和動員也可以抗爭,就以南非為例吧,這一年我們因為曼德拉而經常提及南非,但知名領袖的身影後其實還有萬千無名英雄。五十年代,南非國民黨正雄心勃勃地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另一邊廂黑人雜誌《鼓》在英國主編 Anthony Sampson 指揮下,確立以調查報導為重心,摒棄去政治化的方針,大幅報導抵制惡法運動、強制遷徙、1956年的叛國審訊等重大事件,成為以深入報導與極高質素的新聞圖片為武器,廣泛傳播壓迫與抗爭的資訊。

《鼓》培育出一代優秀新聞攝影師,Peter Magubane 與 Ernest Cole 二人即其中的表表者。Magubane 在 Sharpeville 拍攝武力鎮壓現場的照片,鼓動更多人參與抗爭,或是拾起相機當上記錄者。Ernest Cole 1967年在紐約出版首本攝影 House of Bondage,紀錄種族隔離下的社會現實,是首位向全世界揭露南非暴政的攝影師。

堅持以照片紀錄真相絕非毫無代價。Magubane 多次被捕、被囚禁、被虐待,出獄後被政府頒布禁制令,禁止他從事攝影工作五年,違反禁令後又再被捕。1976年6月為報導學生起義,他被警棍打斷鼻骨;同年,他再次被捕,居所被焚毀。Cole 的書在南非被禁,本人亦被禁止回國,至死不能再踏足南非,最後貧病交煎,死於癌症。

這二人不是政治領袖,沒有支持者,沒有組織抵抗行動,卻一樣被政權視為眼中釘:說這些不為危言聳聽。共產黨說我們朝民主邁進一步,實際上香港離高壓專制腐敗的統治又近了一點,香港人一向天真,然而到了這個時候,面對中共這個龐大的怪物,prepare for the worst 是必須的。人不可能無懼,勇者就是知所畏懼,仍能堅守原則到最後的人。抗爭時代開始,意味着我們必須面對眼前的兩條路作出抉擇:一是俯首屈膝做順民,一是考慮清楚代價嚟真抗爭。沒有袋住先,沒有權宜之計,沒有遲啲先諗,自動投降還是背水一戰,現在就是決定的時刻。

cole train

Ernest Cole – House of Bondage

ernest cole

Ernest Cole – House of Bondage

mugabane 2

Peter Mugabane – Sharpeville Funeral

mugabane

Peter Mugabane – Sharpeville Shooting

分類:抗命時代

Tagged as: , , ,

2 replies »

  1. 面對無懼鎮壓人民的政權和助紂為虐的政付,抗爭,要靠智取,要堅守意志,保持鬥志,讓,
    星火燎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