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官場的藝術迷思 /翟宗浩

MissHK-sm

選舉香港小姐講究美麗與智慧,官場卻只求平庸

香港真正擁有藝壇,大概始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再往前追認,也委實太殖民、過分monarchic …… 筆者並非美術史家,於地方藝術源頭興趣淡薄,僅渴望透過觀察及回朔溯,多添點官僚文化認知,看看位高權重者可否成功引領小島擺脫「cultural沙漠」惡譽。

搜索過程率先瀕臨考驗:港府欠缺具體策略這一條,撲面迎來各式空泛口號,教人評估無門?換句話說,不管躋身民主或極權體制,沒有文化政策的統治團隊絕無僅有,故此小島儼然別樹一幟!方針、指標、原則、視野、架構和展望蕩然的大環境,恰好替鮮有專業知識和誠意的政務官員,提供絕佳休憩場所,高幹們攀爬顯要職位必具驕人本領,豈會目光如豆,可惜制度驅策尸位者權充官宦,不出亂子即雷同平步清雲,甭談業績,衡量輕重後何妨對藝術處之泰然,等閒視之。

西九-sm

「西九」大龍鳳竟是擾民的旅遊觀光噱頭

由於統治者不備經略,文化大員閃縮曖昧,胸無大志,外行領導內行,大家齊心混日子陋習蔚然成風,試問彈丸地合上庸碌輩怎可能化身綠洲?彼岸不遠,隔壁台灣起步並不見得早,逾越一甲子衝刺,藝壇水平明顯進步,無論就藝文工作者、評論員、專業刋物、藏家、愛藝者,甚至大學老師質素,寶島同樣令HK望塵莫及,究竟什麼原因讓local art呆滯不前呢?

馮程淑儀-sm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馮程淑儀署長

俗語有云,金錢萬能…… 非也,香港確有本事把定律推翻,枉費巨額而劬勞無功!藝術本屬奢侈和decadence副產品,家無隔日糧還冗談什麼Fine Arts?一旦論及經濟,亞洲諸國裏日本、南韓大多同時代起飛,人家的創意已提升國際級數,反思本土雖說富貴迫人,緣何匱乏真善美?憑數字分析,政府按歲融資康文事務,細讀下始發現牽涉資源錯配,譬若利益既得的九大藝術社團,又或者「西九」藝術村一律豐裕,惟針對栽培個別藝術家流水賬卻微薄堪憐。Duchamp曾言道:「藝術乃個人不斷自我表達」,寓意artist原屬個體户,才華釋放,難道畢加索、趙無極必須參加畫會舞團方能發光發熱?民政局、教育司、康文署竟視硬道理猶若不見,堅持把資金泛濫文化集團,拒絕扶植弱勢,鋪排未來,讓公帑用在刀口,此舉豈獨不智,甚至類同公共罪行!

HK Disney-sm

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香港迪士尼樂園

奢華不實的措施奉行經年,讓人徹底明瞭政府熱中做「秀」,顧盼歌舞升平,搪塞市民,虛耗納稅人血汗,舉個實例,藝術節每年總愛禮聘一大瓢外國交響樂、舞蹈、話劇團,從來不曾考慮組織成有效主題,分門別類,按部就班,系統地向觀眾介紹異邦風物,培育發酵,這小小例證反映出一撮不珍惜稅收的public servants,怠惰無能!也許以impotent去形容執事們庶乎嚴峻,然則只求取悅普羅,耍手段瞞天過海,疏於肩負承擔的公僕,其心可誅。

康民署-sm

<

p style="text-align:center;">位處沙田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總部

上述治標忘本做法,重新把討論導回獨欠長線計劃議題,栽培社會的德智體群美無疑一門嚴肅課題,喪失倫理共識和公民教育,香港文明勢將倒退淪落胡亂吐痰、隨地大小二便的傳統中國模式…… 與此同時,前述Art Festival的運作暴露了監督和專業前瞻不足等紕漏,種種行政失誤,使人憶起近年政府鼓吹的溜口順:「創意產業」,企圖將creativity工業量化,幻想賦予年輕設計師小恩小惠,即能與鄰居日本強悍的視藝生產平起平坐,完全搞不明白人家創意搖籃,基建根植美術教育,再配合累積的龐大優質art population自然水漲船高!可笑東施效顰,藉着往坊間打點小本錢,瞎搞些國際design展銷會,沙上築樓,王婆賣瓜,妄言催生廣告、電影、設計、網絡、包裝、動漫、出版、建築等行業,脫胎換骨,簡直癡人夢話。

大海航行靠舵手,假使當權派還賸餘一絲社會良知,何妨重新思量「九西」真正目的,究竟誠心振興藝術,抑或打造另一tourist attraction,招徠訪港旅客,娛樂外賓,而輕率犧牲本土草根?一言蔽之,群眾眼睛雪亮,貴為最高領導的特首先生真箇欲尋連任選票,理應不問莫己知,必先為民請命,義無反顧!

( 原刊 7月1日信報 )

HKEJ-sm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