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馬丘比丘的風塵三俠 / 姚崢嶸

Photo credit: die_dou via Flickr

Photo credit: die_dou via Flickr

John

John 來自澳洲,本是工程師,一天突然厭惡祖家的資本主義銅臭和墮落,跑到英國當探險旅行團司機兼帶團,走篇各大洲的天險和戰區後,愛上秘魯古文明,留下來自學古蹟考察,偶爾重操故業糊口。

在資訊和交通發達、旅遊商業化的世代,旅遊不再是尋幽探秘,連珠穆朗瑪峰都成了集「遊」景點。John 慨歎:二、三十年前,這類旅程是改變你一生的經歷,他的不少女團員遊過秘魯古城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後,回家辭掉厭悶的工作、飛甩粗魯的男友;但現在,遊客只是想:咭已打,可以去「對酒」了!今年最新的遊馬丘比丘主題?是在古蹟裸跑兼自拍。

Bingham

一百年前的探險旅遊,就貨真價實得多。當年,探險家正鬥快在世界各大高峰和南北極插旗,其中一位是「發現」馬丘比丘遺址的 Hiram Bingham(當然「發現」純屬歐美角度,因為附近向來有土著居住)。Bingham 本是耶魯大學歷史教授,受中年危機刺激(包括長期抵受有錢外家的白眼),決定由學者變身毅行者,還向著名女探險家下戰書,誓要搶先找到傳說中的印卡古城馬丘比丘。

Bingham 沒有明確目的地,當然也沒有地圖和路徑,身處植物生長極快的環境,隨時要用開山刀開路前進,靠的只是古籍文字記載、土著和旅行家口耳相傳加揣測、一股傻勁,還有驚人的組織頭腦:他為親自率領的「耶魯學者探險團」撰寫的團員守則中,第 18 節第 13B 項寫道:「每個團員應確保每日大便至少一次,如超過 24 小時沒有所出,需在翌日早餐前半小時服用利便藥。」 據說電影「奪寶奇兵」的主角 Indiana Jones 博士角色背景,便是取材自 Bingham 事跡。

Bingham 憑發現馬丘比丘名成利就,包括當選參議員;身故後,卻因秘魯政府指控耶魯大學和他個人非法盜竊出口文物,聲名狼藉,甚至有人質疑他有否到過馬丘比丘。

Mark

旅遊探險雜誌編輯 Mark,有穩定事業和美滿家庭。之前從未在野外睡過帳幕的他,突然「身痕」要親身重踏 Bingham 足跡,調查他的盜寶造假疑案。幾星期旅途中, Mark 見識了世外桃源般的美景,也經歷餐風飲露、上吐下瀉、長滿水泡的雙腳,亦偶遇喝香檳的富豪遊客。帶 Mark 上路的,正是文首出場的探險導遊 John,加上幾個土著挑夫和廚師。

如是者,三個中年危機男人,在不同時空的馬丘比丘遇上。「Turn Right at Machu Picchu」是遊秘魯和馬丘比丘的最佳導賞書,就算無機會去走一趟,我向大家保證,見字如見「丘」。

【原文刊蘋果日報「What We Are Reading」專欄

TurnRightAtMachuPicchu_Cover


以下與本文無關,純粹緬懷經典電影片段:

 

分類:生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