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保衛郊野公園系列 — 大浪四灣之西灣鹹田/羊獅虎

140817_035

大浪西灣

二零一四年炎夏一個週日,一行人由西灣經鹹田往赤徑。這行程大部份是麥理浩徑第二段,會經西灣、鹹田,先由西貢市乘車往西灣亭起步。

「司機,西灣亭唔該!」

「去沙灘要行幾耐?」

「你想去邊個沙灘?」

他似乎只知道有沙灘,但不知道其實有幾個沙灘。除了大浪四灣——西灣、鹹田、大灣、東灣——還有浪茄。

「由西灣亭落西灣大概行四十五分鐘,可原路離開。假日有小巴行走西貢市至西灣亭,在麥當奴門外上車,平日要靠的士。亦可由東霸行去浪茄,大概四十五分鐘,你可以將車(的士)泊在東霸,玩完回來取車⋯⋯」

「我聽日開始停牌,冇工開,諗住捉我老婆行山減肥⋯⋯」

停牌?眾乘客神色錯愕。為了掩飾驚訝,我繼續講沙灘。

「西灣嗰邊一連四個大沙灘,非常靚!如果冇乜點行山經驗,就唔好諗住一次去晒,先去浪茄或西灣,原路來回就好⋯⋯」

「我以前揸九龍車,依家轉揸西貢,先知道香港咁多靚地方。啲人重要週圍起丁屋,破壞晒⋯⋯」

「申請起丁屋等於買期權呀⋯⋯」

眾乘客納悶。

「夏天行山帶多啲水,一路行一路飲,咪等口渴先飲。中暑唔講得笑,會死人⋯⋯你停牌幾耐?下次可以再搵你車⋯⋯」

「半年⋯⋯」

半年?犯甚麼交通例需停牌半年?此時大家已經落車,慶幸安全到步。

140817_003

西灣亭至西灣的新路

「西灣亭」似乎不是正式地名,但的確有個涼亭,跟鑽石山不一樣。反正很長時間大家都這樣叫,說西灣亭的士司機就會載你到這裡。連接西灣亭至西灣有兩條路,「舊路」歷史較長,一起步便要上斜,自「新路」建成後,已較少遊人使用。今次我們行新路落西灣,順道看萬宜水庫。萬宜水庫原為官門水道,是西貢半島與糧船灣洲之間的海峽。七十年代港府在水道兩端築水壩蓄水,以舒緩日益嚴重的水荒。這工程令大浪四灣的經濟形態大幅改變。市區工資上升已令村落人口漸漸遷離,興建水庫集水區堵截了大浪四灣一帶的水源,令農地無法耕作。加上官門水道封閉,大浪四灣與西貢墟的水路交通要繞過糧船灣洲南面,路程遠比以前長,成本大增,該區農業自此衰落。

140817_005

萬宜水庫

140817_013

糧船灣洲,山頂的怪石稱為蟾蜍石。

從西灣亭行到吹風坳,接上麥理浩徑第二段。剛剛才跟的士司機談中暑,我們就在這裡遇上中暑人。一名中年男子不省人事,有同行者參扶也站不起來。聽說他們剛從西灣行上來。

「飛龍唔掂呀⋯⋯」

「應該係中暑,飲水啦⋯⋯」

「飲唔到呀佢,嘔返出嚟⋯⋯」

不妙,事態嚴重。但我不想說「死得人」,以他們受驚。

「中暑唔講得笑,快啲報警!」

眾人竟猶疑不決。

「報啦,你有交稅咖⋯⋯」

「我要一架救傷車⋯⋯」

他的口吻似在叫的士。我叫他們不可再行,一定要等候救援。然後我們繼續行程,希望飛龍哥平安無事。

140817_017

樓梯的盡頭是吹風坳,在此連上麥理浩徑。

每次到西灣,我一定會幫襯黎伯的海浪茶座。今次跟他談起租旅舍事宜,他說不再租了,因剛剛又再因非法經營旅館被罰款。經營如西灣的簡單旅舍竟以市區旅館的標準規管,不知應多謝還是咒罵當局。對,按市區的旅館的規格當然非常安全,但在偏遠鄉郊根本行不通,亦無必要。僵化的制度最終只會令旅舍消失,鄉民無以維生,亦不便遊人。農耕不成,便民服務又犯法,結果鄉民只剩賣地的希望。

140817_019

西灣村

140817_021

西灣村

早前,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西灣村民封村抗議。二零一零年發生的大浪西灣事件,是郊野公園內「不包括土地」引起的用地衝突一例。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看似鄉郊保育一場勝仗。但其實其他數十幅「不包括土地」,大部份都不是納入郊野公園,而是以納入城市規劃,其中必會劃出土地興建小型屋。小型屋(丁屋也是小型屋)不受建築物條例規範,大量小型屋容易產生環境隱患。而很多村落的私人土地,都已賣給發展商。「套丁」等濫用丁權手法,其實都不再是秘密。就算未有發展眉目,為增加發展建屋機會,破壞生態環境之舉時有所聞,杳無人跡的荒村亦不能幸免。最新事例發生在大嶼山大蠔灣。不檢討丁屋政策,此類破壞自然環境之舉將無日無之。

140817_022

西灣村外的濕地

140817_024

西灣村

140817_028

這日山水豆腐花沽清,但有清甜椰青!

在海浪茶座吃過山水豆腐花後,可以到沙灘遊玩。若有意弄潮,務必注意安全。這一帶幾個海灘都非常美麗,但有暗湧,皆不適宜游泳,亦無救生員當值。歷年多次發生致命意外,令人惋惜。這天遊人非常多,噪音非常大。我認為重金屬音樂,與大自然不甚匹配。

140817_034

西灣

140817_030

西灣

140817_039

沙灘上的河口,橋的另一面引向雙鹿石澗。

140817_040

西灣

140817_001

沿途遇上外籍遊人註足觀看我們拍攝蜘蛛。問及此品種是否有毒,我著他自已試試。

140817_044

野牡丹

140817_047

在連接西灣、鹹田的麥理浩徑段落遠望長咀

140817_046

荒山野嶺,誰來照顧你的垃圾?請務必把垃圾帶走!

140817_050

長咀

140817_051

大洲、尖洲,行友亦稱之為史諾比島。

140817_053

在麥理浩徑第二段觀蚺蛇尖

140817_055

由西灣翻過山咀到鹹田,遊人、遊艇、噪音都沒西灣多。仍在半山便看見沙灘上這群不速之客。這麼多牛在鹹田沙灘流連,我還是第一次遇上。有牛犢以鼻觸碰遊人的草蓆,非常好奇。

140817_060

鹹田灣名物:獨木橋。Robert Capa 嘗言:「照片拍得不夠好,是因為走得不夠近。」所言甚是。

140817_064

鹹田

140817_065

大浪村

鹹田灣後的大浪村,很多村屋達百歲以上。這村保留了傳統客家村的報局,當局將之列為一級歷史建築。二零零一年城市規劃委員會批準把這村納入「鄉村式發展」地帶,可興建小型屋,但額外規定拆卸舊村屋要先得城規會批準。多年來所見,雖然產權受到限制,但村屋群仍有保養,有人使用。今次我們亦遇上在村內開設學堂推廣漁村文化的湛先生,下圖是他在村內種植的柚子。

140817_066

140817_069

至此,我們離開大浪村,走上大浪坳往赤徑。時間關係,今次未有参觀就在這屋對面的聖母無原罪小堂。到赤徑時快要入黑。我們由西灣亭起步、赤徑碼頭作結,轉乘小船往黃石碼頭。全程長不過十二公里,走了四個半鐘,全因不停影相的人拖慢行程。今次不想背重裝備,而雪櫃又有大量不知過期沒有的 120 黑白底片,我決定使用久未出勤的 Voigtländer Bessa II 相機。很多年前就發現收藏相機很麻煩,久不久要檢查鏡頭有沒有發霉、快門有沒有故障等,非常瑣碎。真遇上有故障,還得破費維修。所以我早就決定不收藏相機,少用的器材我會出讓。但有幾台相機總是捨不得賣掉,甚或是賣了又另買一台回來。這台二戰後出產的 Voigtländer Bessa II,6×9 片幅,配 Color-Skopar 鏡頭,我非常喜歡這鏡頭的成色。以前有一台配相同鏡頭的 Bessa I,賣走後不久就後悔。Bessa I 跟 Bessa II 的主要分別,是後者配有連動對焦系統,前者沒有;前者支援 6×9、645 兩種片幅,後者則只能拍 6×9。這台相機買回來後用得很少,今天天晴,有少量雲,正好銷掉雪櫃裡的黑白底片。

140817_071

赤徑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