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秋之火 / Edkin

autumn_fire_2

有說火是文明之始吧?

用火,也是一種成長的表現。

小孩子,一天沒有被父母允許用火,一天都是小孩子。本來在我們的生活中,小孩子應該可以自然而然地接觸到火的。煮飯的灶火,元宵孔明燈的燈火,夜祭的溝火,都是孩子們能看著火光跳躍,學習與火為朋的好機會。

但現代社會中,在一個用電磁爐的家庭你可以找不到一件能生火的器具。在一個處處使用熱能的社會,卻沒有半分火焰的影子。

無怪乎會說,天地間的精靈在城市連棲身之所都沒有。城市人都沒有神靈庇佑。

火是小孩的禁忌,玩不得的,然而就每年的中秋之夜,一年之中就這一天能破例讓小孩玩個夠。在月餅罐上從小小的一點燭光開始,看著火精靈悄悄起舞,所有小孩都會看得目眩神搖。但火就知道人類原始的慾望,只會想把火越燒越大;火的魔性延伸,誘使小孩把蠟燭一支一支加上去。最後許多支蠟燭一起燒得火光熊熊,把小孩兒看傻了眼,留下一盤血紅的燭淚。

長大了,光是看,不夠。有了控制的慾望。年長的孩子在盛載著蠟燭的月餅罐下加把火,叫火光燒得比本來要旺。小一點的孩子還不敢,眼巴巴的在後面看,看著大孩子們玩得瘋;點起了火還不止,更要把蠟燒滾,讓蠟發出渺渺白霞(成為第一課物理課了),漸次火開始在蠟上,燒出如海市蜃樓般的一抹焰火。

煲滾那一盤蠟,要論資排輩。小的只夠格去幫手點蠟燭,到燒得月餅罐都變形時,就只有經驗最老到的孩子王能勇敢地朝滾蠟噴一口水,甚至更野的會撒一泡尿,令滾蠟沙的一聲向四週飛濺,旁邊的又怕又笑的一哄而散,一夜的中秋就此結束,下一次煲蠟,又要待明年。

煲蠟是教不來的,它靠的是像從前學徒般用耳聞目視的身傳。煲蠟其實很簡單,但一年就只能學一次,實習一次,它就變得不容易了。四五歲開始呆呆地在旁邊看, 看到十一二歲就是能帶著小朋友煲蠟的大哥哥大姐姐了。有趣的是,一旦滿師,就已經不再是煲蠟的年紀;以後的中秋就反而開始變成青春期少年少女「揸正牌」出夜街的節日。

煲蠟本身無聊至極,但它卻對小孩的成長留下許多關鍵的烙印。第一次玩火的興奮,第一次蠟灼的痛楚,長幼的相交,都體現在那一煲無聊的臘裡面。從前各處都是火頭的公園,帶著一點古時祭典的夢幻與野性,生命力藉由火光從心深處奔放出來。如今,那零星落索的燭光,一步一哨的保安和循規蹈矩的孩子,只能令人想起動物園的小白獅,美麗得蒼白無力。

【頭盔mode】:

係主場寫文,政治正確乃係必然。本來想配張煲蠟圖,但免得其他人話我教壞細路,我還是用政府叫人唔好煲蠟的宣傳短片cap圖,以戴頭 盔。然而,各位你自己想想,誰沒煲過蠟?為何我們從前天不怕地不怕,但現在多點幾支蠟燭都要阿支阿左?我們對孩子的保護是否多到將來人人都係弱雞?如果可以顧及環境清理蠟漬,點一盆火又是否真的罪大惡極?

你問我?我當然會讓孩子自己玩,遠遠的看著就好。

#主場新聞博客群 #edkin #主場新聞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分類:生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